于晶纯:视频广告女王

我们往往只会赞美天鹅在水面上的优雅和从容,却选择性忽略了她在水下的努力。但事实上,她的所有赞美都源自那些从来不被瞩目的努力和坚持。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 - 撰文/丁海骜

“我觉得,我最伟大的时刻是我成为母亲的时候,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太神奇了。”当被问及关于个人成就的话题时,与很多取得卓越工作成绩的女性一样,家庭对于晶纯意味着很多:在讲到女儿的时候,于晶纯嘴角的笑意增添了更多的温情,眼里满是母爱。你几乎可以想象,这也许就是她女儿平常看到的于晶纯的样子。

与取得的事业成功相比,于晶纯的工作经历可以用一句话说清楚:大学毕业后,先是在Doubleclick 工作了 10年,然后自己创立了一家公司——Freewheel,7 年后,Freewheel 被电视网络巨头 Comcast 收购,于晶纯目前依然担任Freewheel 的首席技术官和联合创始人,但承担着更大的责任。

“我现在要做的事请,就是跟我的团队一起,给正在飞行中的飞机更换引擎。而且,我们有多架不同的飞机需要把引擎换掉。”自从成为Comcast旗下广告技术公司的CTO,于晶纯的工作重点, 就是要以 Freewheel 的产品为基础,将 Comcast旗下原本属于多个广告技术公司的不同系统,在不影响用户使用的情况下,进行整合重建。“更挑战的还有在原本几家公司完全不同的文化基础上,建立一个One Culture One Team 的公司文化。”于晶纯说。

闯入网络广告圈

上个世纪90年代,互联网经济席卷全球,不仅一夕之间改变了技术本身的走向,更是对整个商业环境进行了一次彻底的颠覆,广告行业首当其冲——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广告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对用户的发掘和精准投放,因此取得的商业反馈会更直接有效。一时间,不仅传统的媒体纷纷尝试网络广告的模式,而且更多互联网公司也将其作为用户变现的主要手段。

Doubleclick 就是一家创立1996年的网络广告平台,其通过向网络广告发布商、代理机构、

广告主提供多种广告管理和投放解决方案,帮助他们完成对网络广告的集中策划、执行、监控和追踪。

1998 年, 刚 刚 毕 业 的 于 晶 纯 进 入 了Doubleclick。“我每天在各种工作中,总是能够看到我以前没看到的东西,这样我觉得很有意思,总会觉得学到了新的东西。总是保持一颗好奇的心,让我非常喜欢自己的工作。”

作为一家实际上的初创公司,Doubleclick 和于晶纯同样面对的是一个相对刚刚起步的网络广告圈,这给了他们彼此更多的宽容和成长空间。不仅让于晶纯在9年的时间里积累了更多的行业经验、管理智慧和行业判断能力,同时,也让她有机会可以一路从普通IT工程师、技术团队管理者到核心决策团队成员,以不同视角,近距离感受、体会和参与一家公司整个生命周期真实的跌宕起伏,为日后创立 Freewheel 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9 年 后,2007 年 7 月,Doubleclick 被 谷歌收购,时任 Doubleclick技术副总裁的于晶纯向公司提交了辞呈,与两位合作伙伴创立了Freewheel——一个视频广告技术平台,专门提供互联网视频广告投放、监测、预测、增值等关键解决方案,帮助电视行业的主要参与者在多样化的视频播放设备(包括个人电脑、移动设备、OTT机顶盒及传统电视等各种设备和平台)上最大化挖掘其视频内容每年近千亿美元的广告价值。

成长,从来都是没有那么理所当然

每个人的成长,都一定于大的环境有关,就如同小船之于大海。不同之处在于:有些人会在变化当中积累经验,激流勇进;有人则随波逐流, 终至倾覆。

于晶纯至今都能以一种非常感性的方式,回忆起在 Doubleclick 从面试到离职的每一个场景,细致入微,这或许是源自女性对环境敏锐感知的本能。而不断进行的理性思考,或许对成就今天的于晶纯发挥了同样的作用。

“你可以说我运气也好,一帆风顺也罢。实际上,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些运气,是跟以前的积累密切相关的:以前所有经验能够帮助、引导我们,在创建 Freewheel 时,避免原来曾经犯过的错误。”于晶纯最常谈起的是在2000年,遭遇互联网泡沫的 Doubleclick 第一次面临严峻的生存考验。

当时,作为首席工程师和团队领导者,于晶纯面对的情况是:身边同事一轮接一轮地被裁员,最后整个团队只剩她一个人。她后来在自己撰写的文章当中写到:在一次次的痛苦经历中,我深刻地意识到生存的残酷,裁员结束后,我一个人到麻省的一个叫 Nantucket 的小岛上呆了一周,以平复心情。

从失去团队和同事的痛苦中摆脱出来的于晶纯,开始思考一个更高层面的问题:一家公司在发展顺遂时,该如何控制理智的发展节奏?在遇到困难时,该如何保存技术实力?而作为一名技术团队的领导者,于晶纯在后来的工作中,想得更多、实践更多的,是如何发掘技术团队的潜力和效率,用最小的成本赢得最大的价值。

“我的管理原则,就是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一个管理软件工程师的人。”于晶纯在采访当中谈到最多的是一个词是“信任”,她认为这对于一个团队、一个公司都非常重要,不仅能够为一个团队的人营造一个宽松、柔性的工作氛围和环境,提高所有人的工作效率,而且也是一个公司所谓“企业文化”最根本的核心:“如果我相信一个人,我就会100%支持,去授权这个人——只有当他们知道有我的支持,才能真正发挥每个人最大的潜力,而不是用各种各样的指标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壁垒。”

从“信任”开始,Freewheel 企业文化表现出一种包容、坦诚和彼此的无条件支持。而处于“被信任”状态的 Freewheel 员工,则表现出对团队和企业更多的认同感,主动性更强。

“想想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这就是公司的文化,不在于在墙上写什么口号。”于晶纯说。

做自己地盘的女王

“Freewheel 产品的灵感是Jon 先有的,他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人,而且对产品其实有非常清晰的把握……Jon真是一个能够提前看到很多用户需求的人。”2007 年初,Doug Knopper 和 Jon Heller飞到芝加哥,游说于晶纯一起共同创业。

Doug Knopper 和Jon Heller曾经是于晶纯多年的同事和朋友,三个人足足谈了一天。讨论的结果是:随着网络广告行业竞争的加剧,独立的第三方网络平台一定可以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同时,进阶到第二代的移动互联网、社交互联网,视频网络广告一定是未来可见的趋势。

三人最后决定:由 Doug Knopper 负责市场营销与管理,Jon Heller 负责产品策划与定位,于晶纯刚则负责组建IT团队和开发产品。基于以往工作的经验,于晶纯只提了一个要求:构建一个全球远程分布的技术团队,而且要充分保障技术团队在企业发展过程当中的话语权,“没有这些做基础,再好的想法、再聪明的团队都没用。”事实证明,三个人当时的判断是正确的。Freewheel 刚一成立,仅凭对未来产品的规划,Freewheel 就赢得包括CBS在内的三个客户订单。很快,在于晶纯的领导下,Freewheel 在美国纽约和中国北京两地迅速搭建起产品研发团队。不到六个月的时间,Freewheel 的一款核心产品MRM正式面世并开始部署第一批的用户。

“Freewheel的目标用户圈子很小,所以在最初很长的时间都没有专业的销售人员,完全靠用户之间的口碑,我们的产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了最初的市场拓展传播。”陆续地,MLB.TV、FOX、NBC Universal、sky、turner 和 VEVO等多家电视网络和视频媒体的名字就出现在了Freewheel 的客户名单中。

除了 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使得Freewheel 遭遇了短暂的融资困难,从一个创业公司的角度看,Freewheel 一路的发展始终保持了一种理性、克制的高速增长。

“Freewheel 在发展过程中有过很多次被收购的机会,从公司初期就开始有这样的机会。”于晶纯强调,成为 Comcast旗下的一部分, Freewheel 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我们三个人创立这个公司的时候,是希望我们创造的变现系统,能够支持所有的高端视频内容生态,最好是 能够影响TV大屏。直到后来我们意识到,TV大屏这个圈子一直被几大巨头垄断着,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要想影响TV大屏,确实难度比较高。Comcast刚好能够帮助我们加速进入到传统电视领域。”

与上次遇到公司被收购不同,这次于晶纯选择留下来,因为在她看来,亲自操刀完成Comcast旗下的多家公司、不同技术平台的完全重组,“这种挑战前所未有”。

在她的计划当中:2018年要确定所有产品线的基本融合模型,首先是要将用于传统电视广告的技术平台转移到Freewheel的平台上来。而全部产品和用户的迁移,将是2019 年的重点工作目标。“当时谷歌收购 Doubleclick 后,用了7 年的时间把 Doubleclick 的平台重新建立在谷歌的平台上,我要求我的团队,在三年内完成,而且我们有信心比谷歌做得更好。”说到这,于晶纯又笑了。

写在最后

采访被安排在下午3:30,坐在笔者对面的于晶纯神采奕奕,丝毫看不出刚刚从美国回来,又刚刚完成了排得满满的一整天日程的疲惫。事实上,自从Freewheel在北京建立了研发中心以来,于晶纯就彻底开始了“双城生活”——常年在纽约和北京之间奔波,而这样的工作节奏,她已经坚持了 10 年。

“我也有过很多时候自己躲起来哭的经历,比如刚参加工作讨论事情的时候被人误解,比如我认为应该为团队争取到的事情,但我没有争取到,或者不被客户理解……我都会特别在意,会觉得很委屈。但是我的好处在于,我不会因为受了委屈就垂头丧气,我会把这个东西放下,第二天还会同样精神饱满地坚持自己想做而且认为对的事情,因为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公司还是要运营下去。我想可能就是这样一种坚持让我能够克服很多困难。”

事实上,整个采访过程中,于晶纯一直保持着微笑,只是这笑容背后,有些是职业素养,有些真情流露;有些是内敛的骄傲,有些是面对挑战的从容,当然也有对过往的无可奈何……其中的微妙差异,不仅细致微妙,而且耐人寻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