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育新: IT女杰炼成记

当有些女性的名字,被作为女儿、妻子和母亲出现在颁奖典礼的获奖感谢名单上时,有些女性,则依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了那个上台领奖的人。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 - 撰文/丁海骜

每天清晨六点,寇育新都会按时起床, 为正在读高三的女儿准备一天的饭菜。下班后,她也会等女儿晚自习放学一起回家,然后一直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休息。与大多数乐此不疲的考生家长不同的是,担任Vmware 亚太区终端用户计算研发与产品总经理的寇育新自己,并没有参加过高考——作为今天依然被列为东北大学精英校友名单中一员,寇育新1987 年是被东北大学计算机专业免试录取的。

好奇心,成就一切的开始

现在的人也许很难理解,在那个刚刚出现了鼠标的年代,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计算机这个学科到底能干什么。虽然一直喜欢生物,梦想成为一名生物学家,但是生性喜欢探索未知的好奇心最终占了上风,寇育新决定选择计算机这个“不是特别常规”的学科作为自己的专业。“我常开玩笑说,自己选择理工科是为了更容易找到一个优质男朋友,但真实情况是:我当时对计算机充满 了好奇心。”寇育新说。

就这样,凭借一时的好奇心,寇育新一直从本科读到了研究生,之后进入到中国最顶尖的科研机构——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担任助理研究员。今天的人更能够理解的一点是:计算机是一门实用学科,需要通过现实的应用去验证、迭代和优化。当时的寇育新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虽然科研非常重要,但是如何更快地将研究成果应用到具体的业务场景,并发挥作用,显然更能够发挥学科的价值。

于是,在 1997年,寇育新从研究领域进入了研发领域——正式加盟IBM中国,当时IBM 中国也刚刚成立5年,而寇育新则成为IBM 中国首批开发工程师。

应该说,当时的IT行业从软件研发到基础架构,都刚好处在起飞加速的阶段,整个IT 行业处在一个不断膨胀、大量吸纳杰出人才的时期。这样的时代给像寇育新这样初涉其中的新人,提供了一个个人发展最好的环境,让其有了大展拳脚

的用武之地。同时,也提供了一个能够做更多尝试的机会和发展空间。

不久后,中国IT行业经过高速发展进入完善期,随着行业从业者的不断增加,项目的持续推进,IT研发团队的组织架构处在一个亟需完善的状态。行业需要更多原来从事技术一线工作的优秀工程师,成为团队的管理者和领导者。寇育新有了一个从“技术后台”走到“管理前台”的机会。

2001 年,在 IBM 工作4年以后,寇育新出任开发部门一线经理。2004年升任研发高级经理,成为开发中心第一个本地高级经理。

“我们是做技术的工程师,都是高智商群体,所有的人都是千挑万选过的,带这样的团队,与管理其他类型的团队不太一样。”除了感谢当初提携自己的领导外,寇育新至今都认为,正是由于自己原本研发工程师的技术背景,使得自己更加了解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最希望的工作状态和管理风格,所以也更能胜任这样的管理工作:“这个环境是一个工程师文化,我们是 knowledge worker,需要一种更利于创新的宽松氛围,以激发每个人的潜能。所以作为管理者,要做的是多做赋能,去激励,而不是 manage by fear,施加很多压力。”用寇育新的话说,自己作为女性所天然具有的同理心、亲和力、协作精神和包容精神,使得自己的管理风格可以用“淡定”来形容。

此后,寇育新在IBM的发展顺生顺水:从北京到美国IBM总部,再回到中国研发中心。作为技术团队的管理者,最高峰时负责管理 600多人的团队,曾经带领跨国团队发布过 IBM Symphony、ibm Connections 和 IBM Docs 等全球产品。

顺势而为,职场第六感

最近的一次改变是在2012 年,寇育新为老东家 IBM 服务了 15年以后。

寇育新用了一个非常女性化,同时也非常程序员化的方式来形容她对Vmware的定义——它做非常时髦的技术。“当时猎头找到我时,我觉得这个工作几乎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样。”之所以觉得是量身定制的工作,除了这间公司的技术非常酷外,还因为离家不远,可以减少路上消耗的时间,在专注于工作的同时,兼顾家庭。“当然也有顾虑,但是我想:还是可以尝试一下。这就 是好奇心,我好像永远都有这种好奇心,有点好像不怕未知的那种感觉。”

2012 年 9月初,寇育新正式入职Vmware,担任 Vmware高级研发总监,负责 Vmware 旗下三个核心业务部门之一的终端用户计算(EUC)产品研发。包括 Vmware著名的核心产品线Horizon的大部分产品和模块、Vmware的旗舰产品 Workstation 和 Fusion的全部研发,以及由中国团队原创的桌面云服务Cloud Monitoring Services 等。

“我们正在用最先进的云计算软件技术,打造一个绿色的、数字化的、移动化的、安全的工作环境。”为了回答笔者采访提纲当中的一个问题,寇育新想了很久,试图用这样一种阐述来让没有IT背景的人明白,她目前所研发的技术到底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价值。

事实上,帮助 Vmware EUC集团打下最初市场地位的桌面虚拟化技术,目前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实现对企业现有资源的优化和管理,更多地,是为了满足企业用户从旧的IT架构平稳地向以云

计算为代表的新IT架构的转型,并在此过程中,能够获得更多生产力和安全方面的提升——例如移动业务、移动办公等。

不能否认,不同行业对 IT技术的需求是存在明显差异的。但是如果只依照用户选择新兴IT技术普遍规律,从覆盖范围、应用难度和业务效益的角度去判断的话,“终端用户计算显然对Vmware的另外两项核心业务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Software Defined Data Center)和“混合云”(Hybrid Could)的深入推广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寇育新所带领的研发团队,除了向全球交付产品之外,还跟中国和亚太地区的销售团队及合作伙伴进行深度合作,在满足战略客户的需求的同时,其中的创新技术又反哺到Vmware 其他产品中。同样在这支团队的支持下,Vmware对EUC进行了较大调整:不仅推出了 Workspace ONE产品线,而且还在原来桌面产品中,集成融合了Airwatch。桌面和移动的无缝融合,解决了跨越平台的一致性体验问题。

“不同的时代,需要不同的英雄在舞台上表演。”寇育新这样来形容IT技术的发展,所带来的整个 IT市场格局和商业格局的改变。在她看来,云计算时代的蓬勃发展,给了Vmware 这类公司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她们活跃、具有创新精神, “所有的人都热衷于创新,每个人的意见都更容易被听到,所以参与度会更高,可以主导的部分会更多。”

无意识偏见,你有吗?

在人们相对固化的认识当中,成功的女性领导人,普遍都是像劳伦·魏丝伯格在《穿普拉达的女王》里描写的女总编米兰达一样,除了要强势、敏感,而且在家庭和事业之间,一定选择事业。然而在采访寇育新的过程当中,笔者总是能够不时感受到其对于家庭的重视,以及对周遭敏锐的观察:“如果工作和家庭存在强烈的冲突,我一定倾向于选择家庭。但是每个人的条件不一样,这其中的平衡,要每个女性职场人自己拿捏好这个度。”后一句话,是对当时在场的其他女性说的。

事实上,随着社会的进步,在职场当中,越来越少见到直接的性别歧视,取而代之的,是深入到认识习惯当中去的所谓“无意识偏见”—— 这是一种来自习惯的心理状态,并无好坏之分,只是有些偏见,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人,因此需要去主观修正。

不久前,苏丹裔澳大利亚人、工程师兼作家Yassmin Abdel-magied 在一次公开演讲当中讲了一个故事:一个男孩和他的父亲遭遇了一场车祸,父亲当场去世了,重伤的儿子被火速送到医院,当负责抢救的主治医生看到儿子时说,我不能抢救他,因为他是我的儿子。Yassmin AbdelMagied现场提问说:有谁听到这个故事时,第一反应是,这怎么可能?如果你有这样的反应,那么其实你就是存在“无意识偏见”——因为女性也可以成为主治医生。

虽然笔者一直认为,寇育新在工作当中总是非常刻意地避免被“额外关照”,也是一种“无意识偏见”在女性自己身上的反应。但是寇育新真正注意到这一问题,是在其职业生涯早期出席了一个女性论坛后。“很多女性在职业成长的过程当中,会有很多困惑,需要人帮助。”从那以后,她像对待工作一样,投入了相当多的热情在参与各种女性发展公益活动,为职场女性、尤其是IT 行业从业的女性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帮助。

“在 IT行业,注重女性多元化的公司很多。但Vmware有一个非常大的不同:就是 Vmware 不止将其固定在口号上,或者通过各种活动的方式来增强这方面的意识,而是通过将这种意识转化为业务指标,作为各级领导的考核项。”寇育新介绍说,现在Vmware,从招聘开始,检查每一份招聘信息以避免有性别歧视的描述,并鼓励各部门招收更多比例的女性员工,接下来的人才评估、工资待遇、福利奖项、升职加薪等每一项涉人事决策,都会专门通过数据对比的方式,来审查有没有女性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情况。“目前我们在全球范围男女员工同工同酬率已达到99%,”寇育新说。

在寇育新看来,实际上IT行业非常适合女性的职业发展:写代码和做测试,女性的细腻和缜密会带来更好的代码质量和开发效率;做产品经理、交互设计等,女性格外强烈的同理心和更好的审美角度,更容易提升软件的用户体验,帮助产品获得成功。“只要具有一定的智商基础、保持足够好奇心和学习能力,再加上有榜样的带领和提携,女性同样可以化茧成蝶。”寇育新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