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ware的企业数字化转型蓝本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 | 目录 - 撰文/丁海骜

今天的企业级用户,虽然面对更多的 IT 新兴技术,但是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实际还是一样的:如何让 IT 技术与企业业务彼此正向的激励,而不是互不相关,甚至互相拖累。

一方面,随着应用型技术的不断出现,企业业务本身的变化处在一个加速迭代的过程,因此企业所采用的IT 架构需要足够灵活,以应对业务的改变;另一方面,企业用户面对的是一个变化更为剧烈的IT环境,原本的秩序已经被打破,新的秩序正在形成——企业需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去解决从数据中心硬件设备协同工作,到以多种方式管理多个云资源,再到管理所有具有 IOT 属性移动终端的各种问题……

弥合以上各个环节之间的裂缝尚属强人所难,更何况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范畴,已经从云端延展到了边缘。因此与软件时代存在信息孤岛一样,云时代的企业数字化转型依然知易行难。

“只要我们还处在一个异构化的世界,无论是硬件、公有云,还是网络设备,那就一定需要用到 Vmware。除非有 一天,全世界从笔记本电脑到手机,再到数据中心、服务器,都统一成一家公司的产品,那也许就不需要 Vmware 了。”Sanjay Poonen,vmware 首席运营官,一位不喜欢对着PPT 做演讲,却总是能够把故事讲得简洁有力,且生动有趣的人。

Sanjay Poonen 是在出席5月9日Vmware“迈向数字化之巅”大中华区 CIO高峰论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这句话。而他所强调的,正是 Vmware对于未来技术、产品和自身商业价值的定位:在一个异构的 IT世界里,为用户提供一个统一的应用环境——这或许能够为目前企业级用户数字化转型提供一些有益的思路。

从 1998 年成立算起,Vmware到今年已经经历了20年。在过去的这 20 年当中,凭借虚拟化技术,Vmware快速成长为一个年营收达到了80亿美元,市值达到了550亿美元的领导型企业。而了解 Vmware 的人都知道,目前 Vmware 的业务,主要分布在:软

件定义数据中心、混合云和终端用户的数字化工作空间三个部分。

其中,对数据中心的改造,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是2012 年 7月,帕特·基尔辛格正式被任命担任Vmware 首席执行官后,Vmware推出的一项自身技术和产品进阶战略,也就是从Vmware 的看家本领服务器虚拟化厂商向数据中心虚拟化厂商进阶。

“数据中心一般包括计算、存储、网络这三个主要的模块,在此之上,我们再去叠加部署一个管理层。做个比喻,如果数据中心比做是烘烤蛋糕,那么我们需要的三个基本要素是面粉、鸡蛋和糖,然后也是在上面加上一层去烘烤。”

沿着 Sanjay Poonen 的比喻,我们可以说,从 20年前开始, Vmware作为第一个明确提出服务器虚拟化的公司,手中就一直拥有品质相当不错的面粉 vsphere。而通过 2014 年发布的软件定义存储产品 VSAN,2013 年收购 Nicira 后发布的网络虚拟化产品NSX,VMWARE正式成为行业当中既拥有面粉,又拥有鸡蛋和糖的一个厂商。

拥有了面粉、鸡蛋和糖,再加上 vrealize 作为一个管理层,现在的 Vmware实际上已经拥有了提供一个完整的、基于超融合基础架构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能力——在这个Vmware 所定义的数据中心,用户只需通过软件即可完成对底层计算、存储和网络功能的构建,并实现对计算、存储、网络和应用的管理、调度、运维以及其他复杂的操作。

从而,使得企业级用户彻底摆脱了来自硬件的限制,无论他们是来自哪个厂商——戴尔、IBM、HP、联想,或者提供网络设备的思科。

如果具有了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能力,是在弥合异构硬件之间 的鸿沟,解决的是企业级用户对硬件设备的依赖。那么,在此基础上推出的混合云方案,则是从应用的角度,帮助企业用户实现从自有数据中心、私有云到公有云的贯通,解决异构的云应用之间的融合问题。

多云环境,混合应用,已经成为企业级用户对于云计算技术和服务最常见的方式。而且在短期内,也很难有突破性的改变。

Vmware的混合云战略就是要通过一个统一的软件平台,实现从私有云到公有云的混用,甚至连接所有的公有云平台为用户打造一个完全没有技术和应用壁垒的云环境——无论提供公有云服务的,是亚马逊、谷歌,或者阿里巴巴。

于是在过去的两年当中, Vmware不遗余力地努力从提供IT基础设施,向云技术和云原生态应用方向转型。

一方面,Vmware与各个公有云提供商保持了密切的合作,包括排名前四的AWS、微软Azure、谷歌和IBM,都与Vmware实现了不同深度的合作。其中,与AWS的合作,是直接通过在AWS的裸机基础架构中运行Vmware SDDC,将Vmware的 Vmware vsphere直接从本地延伸至公有云。

另一方面,在 2017 年, Vmware 先 后 发 布 了 全新的Vmware Cloud Provider、P i v o t a l Container Service (PKS) 和 Vmware Cloud Services,分别面向合作伙伴、原生应用开发者和终端用户提供更具针对性的政策、技术和产品,从而希望能够最大程度

激活 Vmware混合云解决方案的可用性和拓展性,最终实现为终端企业用户提供一个集运维、自动化、安全性和监管等方面功能在内的、面向多云系统的云管理平台,使得终端用户能够在公有云之间、公有云与本地环境之间,实现网络和安全的一致性。

“随着数字化转型的往前发展,我们已经很难明确传统数据中心的边界。加上未来会有跟多的应用会向物联网、边缘计算上发展,这也是跟传统数据中心的定义是完全不一样的。”Vmware大中华区战略发展副总裁李映博士认为,随着越来越多智能移动设备的出现,企业的IT 外延在不断扩展当中,企业级用户对于IT架构的延展性要求是显而易见的。因此,Vmware所提出的数字化工作空间,“目的是打造成一个不再以传统数据中心为边界、真正属于用户的数字化转型的赋能平台,或者叫做数字化平台。我觉得这是跟原来传统数据中心的边界完全不一样的。”

而 从 Vmware 制 定 的“any cloud,any application,any device” 的 战 略 来 理 解, Workspace ONE实际上是为企业级终端用户提供了一个从边缘到云端,再从应用、云端直达用户终端设备的业务通路。这不仅实现了以一个统一的移动管理平台,来管理员工的所有终端设备 的目的,而且也为企业提供一个应用的发布和应用安全的平台。

至此,Vmware目前的产品和服务,横向上已经遍布在企业级用户从数据中心、私有云平台一直到跨云的公有云服务的各个异构IT 架构上;从纵向看,对企业业务的渗透从数据中心到用户终端,从云端到边缘。正在或者已经能够帮助企业级用户实现从数据中心、混合云和数字化终端各个环节的融合,并将其统一在Vmware 的应用环境当中。从而为企业解决掉技术层面的数字化转型问题,为商业模式的数字化转型提供足够的想象空间。

“我不喜欢弯道超车这种说法,听起来就比较危险。我更喜欢孙子兵法说的,以正合,以奇胜。”Vmware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郭尊华在演讲当中强调,对于企业来讲,把以往所有的 IT投资都推倒重来,是很难下决心的。但是,与其等待更稳妥有效的方式,不如通过有效的方式,把目前的基础架构升级成数字化平台,数字业务的创新平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一定不是一己之力能完成,要借助外界的力量。Vmware要做的,就是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组织者、推动者和使能者。”郭尊华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