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运作产能问题 电动汽车的未来真有待商榷吗?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 - 撰文/张帅

《纽约时报》曾专访马斯克时提到,在一个小时里的采访中,马斯克多次哽咽。特斯拉怎么了?原来因为监管方的调查、私有化传闻以及股票大跌再加上身体透支,需服用安眠药助力睡眠等各方面的压力。马斯克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似乎在刻意控制情绪。

某财经媒体对此写道,在马斯克一番至情至性的哭诉后,特斯拉股价以大跌回应。市场看到的可能不止是马斯克多拼搏、空头带给他多少痛苦,还有他作为管理者给公司留下的隐患,以及监管压力越来越大的现实。

其实,特斯拉在各大国际品牌价值榜单上的估值,始终都排在汽车品牌的前15名,远超过同样来自美国的凯迪拉克和林肯。不过早在20世纪 90年代,通用等多家企业已在电动车技术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恰巧的是,特斯拉成功迎面赶上传统燃油车的变革时代,成为近几年的知名电动汽车厂商。

但此次的行情状况,似乎是特斯拉在一路狂奔,或者说是马斯克事必躬亲后的一次沉重打击。有人说特斯拉是短时间内无法实现盈利,长远来看也有待商榷。

Model 3先让电动汽车走入了未来

2012 年 6 月 22日,特斯拉真正意义上的首款车型 Model S进入市场,随后 Model X/3 相继进入市场。其中Model S的官方指导价在84.99147.32 万,是特斯拉旗舰款高级轿车,行驶里程 469-579,由于 2017 年 10月下旬的软件升级,百公里加速时间从5.2 秒缩短至 4.2 秒,多显示屏和个性化配置,为其添加了足够的安全性保障。

相对于 Model S,model X的官方指导价在92.72-157.22 元,不过 SUV款式加上自动车门以及富有科技感的内饰,让其化身为会“跳舞”车,并迅速在网络爆红。如何让赋予想象中的科技,参与到人们的生活中,作用于某项领域可能是唯一的方式,例如 Alphago 和近几月在微信小程序内的“小歌猜图”,当然还有各种智能语音助手,也包括被人称为“智障”的Siri,这些产品在人们的生活场景下,无意间成为以某种方法辅助或者成为人们与娱乐的方式。

特斯拉正是在人工智能等科技技术环境下现代思维的车企,它与寻常的燃油车有着不同之处在于不受制于传统的思维的左右,从内饰中的

大屏、半透光的挡风玻璃设计到电力提速、电子助力等等,基于传统燃油车的理念,但在解决方案实施上又大不相同,或者可以说从电动汽车的身上可以看到传统燃油车的影子,然而从燃油车的角度上很难采用电动汽车的解决方案。

电动汽车融资后的反馈,该拿出什么业绩?

打破传统需要有新的思维模式,当初乔布斯拿出 iphone、ipad 以及 Macbook Air 时,无疑是在用户的惯有思维中,加入了便捷的功能,以新的方式来操作使用。对于车企来说,依然如此。虽然马克斯的 Model系列车型并未掀起犹如乔布斯那样的影响力,但电动汽车必将与燃油车平分市场,从近10来不断出现的百度智能驾驶、Uber、乐视、蔚蓝、小鹏这些厂商来看,虽有“疯狂”的意思存在,却是一个铁定的事实。

剩下的,只是技术沉淀与资本运作的问题。首先从技术角度来看,电动汽车的发展在史料记载中并不晚于燃油车的发展,但是却止步的过早,以至于错过了最佳的发展期,带来了续航、电力成本控制以及电桩的部署无法得到技术的改善或弥补。所以,不仅对于特斯拉,蔚来、小鹏汽车等绝大多数电动汽车厂商的产能问题也相对爆出。产能问题的出现,除了有技术问题受限以外,资本运作也成了主要原因之一。

据统计,2015 年,全球电动汽车市场格局发生较大变化,其中中国市场尤为突出,呈现井喷式增长,以 51.49% 的市场份额跃居全球首位。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公开表示:“造车就是一个很烧钱的事,所以新创企业想要造车,至少需要 200亿以上的资金准备,否则别想做好。”

电动汽车领域,是一个容易讲故事,相对而言也带来更多的前景。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的造车新势力已经超过60家,但是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一共16家,其中仅有7家已经登上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大部分都还是处于生产基地建设阶段。年轻的蔚来汽车目前融资累计已经超过160亿元,离创始人李斌所言的最低门槛还差40亿;奇点汽车截止至今年4月份,累计融资金额达到170亿人民币。

那么融资下来的这么多钱,都用在哪里了? 答案真的是在造车。特斯拉为了提高Model 3的产量,不仅在生产 Model 3的美国加州 Fremont工厂和超级电池工厂1号持续投入现金,同时因为的全天候运行原因,增加的雇员、倒班以及支付给员工更多的加班费等,都增加了特斯拉的成本。除此之外,据报道虽然特斯拉持续在亏损,但其电池供应商却赚得盆满钵满。以松下为例,在作为特斯拉惟一电池供应商阶段,特斯拉至少50%以上的利润被松下拿下。

结语

历来,在技术不够成熟的时代,想要推动新产业的发展,资金运作是最为关键的部分。因为连续亏损,Model 3的量产问题让特斯拉显得捉襟见肘,但特斯拉却依然屹立不倒。这就能够理解,为什么马斯克在《纽约时报》会一度哽咽,也能够理解马斯克为什么会发私有化推文。

在一个举步维艰的时刻中,如果无法找出周转的方式,必然会前功尽弃,毕竟在这个燃油车把控市场、电动汽车技术还有待完善的年代下,愿意改变尝试新鲜事物的个人用户占之少数,从这点来看,也大概能够理解贾跃亭为何跑去美国不愿回国。但目前的电动车市场的产能并不代表着未来还有待商榷,自动汽车必然会在一个时间段下,占据着汽车市场的一定份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