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表明贸易战中没有赢家

——专访全球贸易协会总干事艾伟德“他定义自己的规则,定义自己的‘交易的艺术’,那也许在商界奏效,但在国际贸易场合并不适用。”

Caijing Magazine - - 目录 - 文 /本刊记者江玮 编辑 / 郝洲

——专访全球贸易协会总干事艾伟德“他定义自己的规则,定义自己的‘交易的艺术’,那也许在商界奏效,但在国际贸易场合并不适用。”

在美国对欧盟征收的钢铝关税于6月1日生效之后,欧盟关上了与美国的谈判大门。欧盟贸易委员塞西莉亚·马尔姆斯特伦表示,欧盟将不再就贸易自由化议题继续与美国谈判。欧盟对美国的反制措施将7月生效,大约28亿欧元的美国产品将受到影响。

作为昔日全球自由贸易的领导者,美国如今陷入了多条战线的贸易冲突。

6月初举行的七国集团(G7)财长会议上,美国与其他六国因为钢铝关税问题出现明显裂痕,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形容说,美国遭到了孤立,七国集团变成了六国加美国(G6+1)。特朗普频繁以加征关税作为威胁,但欧盟明确表示不会在威胁下进行谈判。

在中美最新一轮贸易谈判中,中国也表示,如果美方出台包括加征关税在内的贸易制裁措施,双方谈判达成的所有经贸成果将不会生效。

“贸易冲突已经发生,以牙还牙的事情也将发生,这种情况迟早可能会以贸易战收场,尤其是特朗普可能会再发起额外的关税措施或者配额限制。”全球贸易协会总干事艾伟德(Christian Ewert)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悲观地表示,尽管贸易战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作为一家致力于促进自由贸易的机 构,全球贸易协会拥有来自欧洲、美国、中国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会员,包括大中小型的零售商和进口商。它的总部位于布鲁塞尔,前身是欧洲对外贸易协会。

是什么导致了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财经》:你认为美国开始对欧盟和

加拿大、墨西哥征收钢铝关税,后者宣布各自的报复措施之后,贸易战就算是爆发了?

艾伟德:我不认为贸易战已经爆发,

但我们的确已经陷入贸易冲突。

特朗普对待美国最亲密的盟友——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的方式实属罕见。在他看来,即使是最亲密的盟友(与美国有贸易纠纷)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6月1日对国际贸易而言是非常黑暗的一天。

欧盟和同在北美自贸区中的加拿大和墨西哥略有不同,加拿大回应美国的关税举措将从7月1日生效,欧盟的报复措施也将从7日开始生效。欧盟已经在世界贸易组织发起两项诉讼,一项是针对美国,还有一项针对中国的技术转让。

贸易冲突已经发生,以牙还牙的事情也将发生,这种情况(若持续拖延下去)迟早会以贸易战收场,尤其是特朗 普可能会再发起额外的关税措施或者配额限制。

《财经》:在欧盟报复性关税生效后,

欧盟和美国之间还有没有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艾伟德:解决办法总能找到,但这

取决于双方的意愿。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是美国总统缺乏经验,又不愿意听别人的意见,反对国际普遍接受的标准和规则。他定义自己的规则,定义自己的“交易的艺术”,那也许在商界奏效,但在国际贸易场合并不适用。

尽管欧盟表示在关税的威胁下,他们不会展开谈判,但我认为不能停止对话,只有通过交流和谈判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财经》:为了避免钢铝关税,德国

之前提出过缩减版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的方案,你认为这可行吗?

艾伟德:你看欧盟过去20年在自由贸易协定方面取得的进展,它们变得更加全面,包括了更多深入的章节,比如可持续发展。我不是说只拣容易的议题达成协议就好了,但在设定更高标准前,需要做好准备工作。就像跳高,如果把杆设在2米的位置,需要很多练习才能达到,但调整到1.5米的高度也算不错,

你可以在相对合理的时间内练成。

我认为探索让我们尽快达成协议的机会是可行的,可以搁置协议中一些棘手的内容,但不是说把所有难题都搁置。

《财经》:德国和法国之间在这个问题

上有分歧,法国不倾向于谈一个缩减版的TTIP,认为这是对美国的妥协。

艾伟德:作为欧盟最大的两个经济

体,法国和德国在很多问题上是一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个性上各不相同,但他们都认为只有朝向同一个方向才能取得积极进展。总是会有不同意见,但我看到更多的是法德两国领导层之间的结盟。

《财经》:已经生效的这些关税举措

是否影响到你们的会员企业?

艾伟德:目前生效的关税主要是钢

铁和铝产品,我们的会员对这两个行业涉足不多。但从整体而言,这会带来消极影响。

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我们唯一的答案应该是欧洲团结起来。因为只有一小部分人会从他的关税举措中受益,更多数的美国人将蒙受损失。产品会变得更加昂贵,选择也变少。他所说的美国优先是一种保护主义。

历史表明贸易冲突或者贸易战中没有赢家。特朗普缺乏国际贸易的常识,又不听劝告,这将面临严重的后果。

《财经》:特朗普说自己得到了选民的

支持,现在是否存在对自由贸易的误解?

艾伟德:首先,我认为多数选民其

实没有投他的票,他的胜出是因为美国的选举制度。美国社会出现一些失望情绪,一些州的蓝领工人在特朗普的竞选承诺那里找到了共鸣,这些州因为产业转移而受到了影响。但这一趋势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了,当时产业转移到了日本,现在到了中国。

特朗普提议的举措不会带来什么根本改变。因为发达国家只会出现更多自动化和机器人应用。美国现在创造就业 的机会更多来自服务业,而非工业生产。

但在特朗普那里,事实和数据并不重要。他说要把制造业带回美国,我把这称为“假新闻”。他只告诉听众想听到的,而没有经过证实的事实可以指向那一方向。煤矿业已经被机器所取代;在工业应用上,考虑到成本,除了在自动化上进行更多投资,人们别无选择。

《财经》:你认为是什么导致了贸易保

护主义的兴起?

艾伟德:一个原因是民族主义运动

的复兴。这在美国和欧洲都有发生。斯洛文尼亚在刚刚结束的选举中,转向了右翼、反移民。这是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美国和欧洲的政府要仔细思考,到底是什么引起了这一切,如何让公民恢复信心,看到大局,而不是小的、孤立的利益。

一些个体在“美国优先”的理念那里找到了共鸣,但在更大的背景下,世界需要团结。

推动中欧自贸协定《财经》:欧盟在世贸组织发起一项

针对中国的诉讼。你如何看待中国与欧盟的贸易关系?

艾伟德:中国和欧洲的贸易关系可以追溯到1975年,过去40多年里取得巨大进展。但我认为还有两件事情需要找到机会加速推动。第一是双边投资协定,我们在四年前就开始谈判,已经拖了很久,没有取得真正的进展。我们需要尽快达成一项全面的协议,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

中国和欧盟之间更让人期待的是谈判一项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我们在2016年委托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表明,在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下,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增加1.87%,欧盟的国内生产总值则会增加0.76%。

我相信现在拥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尤其考虑到美国现在的行事方式。

中国是欧盟最大的供应市场,除食品类商品以外,欧盟40%的进口来自中国;欧盟是中国最大进口来源。我们可以利用现在的机会加速推进这一议程。不过在那之前先要完成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编者注:始于2013年底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迄今已经进行了17轮谈判。去年,中欧双方共举行了4轮正式谈判。今年5月,双方在北京进行了第17轮谈判)。

《财经》:对中国和欧盟之间商谈一份

自由贸易协定的时机你怎么判断?

艾伟德:过去十年,中欧之间的贸易

不平衡在扩大而不是减小。这其中肯定有问题需要解决。如何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让外国投资者和本地投资者可以享受同等的机会。双边投资协定和自由贸易协定是促进贸易和投资的重要工具。

商谈自贸协定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复杂的过程,这取决于双方希望这份自贸协定有多全面。重要的是双方都应该致力于决定何时展开这样的谈判。但从顺序上来说,在开始自贸协定谈判之前,需要先完成双边投资协定。

《财经》:你认为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谈

判的胶着点在哪里?

艾伟德:重要的是对等待遇。2016年中国在欧盟的投资将近400亿欧元,欧盟在华投资仅为80亿欧元,仅为前者的五分之一。中国对欧盟的投资几乎没有限制,但欧盟投资进入中国还存在壁垒。这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财经》:欧盟也在制定一个外资审查

框架,这被一些观点解读为针对中国。

艾伟德:对外资的审查机制现在还

没有完成,但有可能在今年底出台。

针对外国投资的最后决定取决于投资所在国家,无论是德国、法国、意大利还是丹麦,但欧盟委员会将参与决策进程。原则是,如果在双边合作中,一方“滥用”合作关系,这种审查机制的建立是不可避免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