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加入国际人才争夺战

英国大学联合会认为,恢复PSW签证能够将国际学生带给英国的利益最大化,实现英

Caijing Magazine - - CONTENTS - ᪴ ᱙ܷ䃝㔲叱ឬྔ 㑃䒾 䘊≟

9月开学季,英国的大学校长们齐聚一堂,参加今年在谢菲尔德举行的英国大学年会。宴会上他们不禁为英国逐渐丧失对海外留学生的吸引力而感到担忧。

过去十年间,赴美国留学的海外学生人数增长了40%,澳大利亚增长了45%,加拿大猛涨了57%。同期相比,来英国的海外留学生只微升3%。

英国传统上是国际留学生的首选国家之一,赴英留学生人数一直排在美国之后,稳居第二位,但伦敦大学学院(UCL)今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这 一地位已经被澳大利亚取代。

英国大学校长们称,十年间的此消彼长,PSW签 证(Post-Study Work Visa)是关键因素之一。美国和加拿大为国际学生提供毕业后留下并工作最多达三年的机会,澳大利亚则最长四年。新西兰最近也宣布了学生签证政策的改革,允许国际毕业生留下和工作多达三年,并无需雇主赞助。

代表了136所大学的英国大学联合会(Universities UK)集体呼吁政府改变现行的签证制度,恢复深受海外学生欢迎的PSW签证,允许来英国留学的海外学生在毕业后能滞留两年寻找工作机会。

这些教育工作者认为,恢复PSW签证能增强英国大学在拼抢激烈的国际留学生市场上的竞争力。英国大学联合会前主席史密斯(Steve Smith)更把PSW签证看作是英国脱欧后重要的软实力。

振兴软实力计划

PSW签证诞生于2008年6月,凭借该签证,在英国大学读书的本科及本科以上的国际学生在毕业之后有两年的时间在英国寻找工作或者开展商业活动。

2012年, 留学生眼中的“留学杀手”——时任内政大臣、现任英国首相的特雷莎·梅——断送了国际留学生毕业后留在英国工作的念想,将留学生纳入“净移民人数”,宣布取消PSW签证。

当时受金融危机冲击的英国经济表现不佳,处于经济低谷的民众将失业怨气撒到移民头上。那时的英国遵从欧盟人口自由流动原则,无法对欧盟移民下手,在多重压力下,特雷莎·梅以“工党滥用移民政策,在其执政时期英国累计移民超过220万”为由,首先拿留学生开刀——发布了取消PSW的改革动议。

当PSW签证系统终止后,获得学位的国际毕业生只有找到一份合法雇主提供的、最低年薪2万英镑的工作,才能获得T2工作签证,继续留在英国。

英国大学联合会认为,脱欧为英国政府提供了重新考虑移民政策的机会。2019年3月29日英国将正式脱欧,无论软脱还是硬脱,欧盟人口或无法像现在这样自由流动,英国也因此能更加自主地决定自己的移民政策。

该联合会分析认为,恢复PSW签证能够将国际学生带给英国的利益最大化,实现英国教育产业出口为政府带来300亿英镑贡献这一目标,并且实现通过人才来支持英国地区和产业政策的发展。

英国财政部2016年公布的未来五年政府开支审查报告显示,英国政府将继续支持来自欧盟以外的学生的申请,实现2020年达300亿英镑教育出口的计划。另根据英国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机构和卡普兰国际通讯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国际留学生2015-2016学年给英国经济带来的收益价值203亿英镑。

政府如今无法无视这些提议,在英国,国际学生缴纳的学费是本土学生的2倍-3倍。持续的经济增长疲软让政府也坐不住了。英国2017年经济增速为1.8%,为2012年以来的最慢水平。在欧洲,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扩张速度均轻松超过英国。

去年8月,时任英国内政大臣安珀?路德(Amber Rudd)要求移民咨询委员会(Migration Advisory Committee)评估“国际学生能为英国带来何等经济贡献和社会影响”,后者为英国政府提供有关移民政策的独立建议。

吸引人才和限制移民之间

9月11日,英国移民咨询委员会发布报告,同意英国政府大幅放宽针对毕业留学生在英国工作权利的限制,但是拒绝建议直接恢复留学生从高校毕业后自

动获准在英国工作两年的政策。

作为替代政策,该委员会建议政府对不同级别的留学生加以区分,例如:留学博士生应在完成学业后自动获得在英国工作12个月的权利,硕士毕业生应获准在英国工作6个月。

报告还建议,那些完成大学本科学位的学生在毕业后应获得优先申请两年期高技术移民签证的权利,同时放宽申请T2签证的部分限制条件。

内政部表示,将认真考虑该报告的建议,预计这些研究将为英国内政部推迟已久的移民白皮书提供启示,继而影响有关高等教育移民方面的政府政策。

教育团体和企业代表对这份最能对留学政策产生影响的报告表现出不满。“虽然报告承认国际学生对英国生活的巨大贡献,但我们对其主要建议感到失望。”英国大学联合会现任主席珍尼特·比尔(Janet Beer)表示。“我们同意,政府和教育行业应继续合作增加留学生数量,但只有在我们的移民体系鼓励优秀留学生选择英国的情况下,增长才可能实现。”

国际教育机构联盟“教育目的地”的主要负责人詹姆斯·皮特曼(James Pitman)说:“这份报告所呈现的内容将错失加强英国国际教育的机会……我们曾希望委员会提出有意义的建议,以帮助英国恢复市场份额。维持现状无助于恢复英国在教育出口方面的领导地位。”

但报告的撰写团队有不同的考虑。移民咨询委员会主席曼宁艾伦·曼宁(Alan Manning)在报告中表示,我们知道教育界会对我们的建议感到失望,但是对英国教育的需求不应该建立在能带来工作的基础上,如果毕业生在毕业后两年享有不被限制的工作权利,那么对于英国学位的需求,尤其是一年制硕士的需求,就不仅仅是根据这个学位的价值本身出发,而是基于这份学历能带来的暂时的工作机会。

该委员会之所以拒绝完成学业后获得工作签证的呼吁,是因为很多符合资格的学生不太可能具备高技能,一些非欧盟毕业生在毕业后几年的收入似乎低得出奇。

该报告另一引起争议的建议是留学生应被包含在政府提出的“每年10万净移民人数”目标之内——特雷莎·梅长期以来一直坚持将留学生算在净移民人数之内,并且在2020年之前,要将英国每年的净移民人数控制在10万以内。

对此,曼宁表示,没有人提出如何把学生从移民数据中剔除的现实方法,技术上来说,净移民数据几乎没有影响——绝大多数学生在完成课程后回国,不必被计算在内。

英国脱欧后的人员流动问题也会对这一事实构成额外挑战。目前还不清楚,来自欧盟国家的学生在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后的待遇如何,他们是否像其他国际学生一样需要留学签证目前仍是未知。

挽留人才已在实践

英国加速开放留学生签证以提振国家经济正值美国不断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政策。据多数美国媒体报道称,到美国大学研读机器人技术、航空和高科技制造(STEM)等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签证有效期将被限制在1年。

与美国态度正好相反,英国对STEM学生则更加青睐。曼宁呼吁,国际学生是技术型劳动力的重要来源,特别是在STEM项目的学生以及博士生,所以给他们提供一个合适的机会,让他们在英国找到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至关重要的。

其实目前,英国的非欧盟应届生毕业后也有机会留下工作,但却面临着诸多门槛,比如毕业生的薪水、时间限制和雇主赞助等条件。通常而言,英国是9月份结束课程和考试,但毕业典礼会在次年1月举行,中间的五个月是唯一能获 得工作机会的时间。由于时间太短、雇用外国人需额外程序等原因,雇主通常不太愿意雇这部分国际学生。所以一般情况下,国际学生大都在9月结束考试后就回国,等到次年1月再抽空回来参加毕业典礼。

杨文是2017年从英国南安普顿大学毕业的学生,尽管非常想获得一段时间比较久的工作经历加持简历,但她也不得不在签证到期之际辞掉工作回国。

不过,杨文告诉《财经》记者,她觉得自己还算幸运,由于圣诞节公司业务量增大急需用人,她当时在伦敦一家百货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并在一开始就告知老板“签证到期日就得离职”。

而她的学弟学妹们则比她更幸运。2016年,英国内政部在牛津、剑桥、巴斯、帝国理工四所大学试点,精简国际研究生签证申请流程。项目包括协助学生更换签证类型,允许学生在毕业后六个月内留在英国求职。

2017年底,内政部宣布在第一期试点的四所大学基础上新增包括华威大学、杜伦大学等在内的23所大学,为2018-2019学年的新留学生扩大试点学校范围。

杨文所在的南安普顿大学就包含在扩大的范围内,她的下一届同学们已经具有多停留六个月的资格。

尽管当前的签证政策不利于国际学生留在英国工作,但这些年中国留学生对英国的经济和英国高校的贡献仍然首屈一指。根据移民咨询委员会的统计, 2016年-2017年,来自欧盟国家的留学生加起来共占了英国所有国际学生人数的27%,但仅中国一个国家就占了28%。

负责为中国学生提供英国留学咨询服务的刘爱青也认为中国学生对于是否能留下工作不太在意。她告诉《财经》记者,即使要恢复PSW签证,肯定也是先选一批顶尖高校作为试点学校,不太可能一下子铺开。

2016年-2017年,来自欧盟国家的留学生加起来共占了英国所有国际学生人数的27%,但仅中国一个国家就占了28%。图/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