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出台,互联网医疗得重新讲故事

实体医疗机构为主、互联网医疗公司为辅的发展模式已经基本定调,这与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发展逻辑并不相同,在监管加持之下,互联网医疗公司面临着一场大考

Caijing Magazine - - CONTENTS - ᪴ ᱙ܷ䃝㔲ᑍ ݖ 㑃䒾 ⢸ᄼ

9月12日,随着三个互联网医疗相关文件的公布,圈内飘出一片欢欣雀跃声,这让北京迈普锡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程远宇难以理解,“业内人都叫好?”

三个文件由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印发,为《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以及《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

在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负责人卢清君看来,新规的颁发,小方面看,明确了医院来做什么,企业做什么;大方面,则确定了新型的生产关系。

新规为互联网医疗公司划出一个圈,互联网医疗的未来形态基本定调。至此,互联网医疗行业将是实体医疗机构为主、互联网医疗公司为辅的发展模式,这与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发展逻辑并不同,在监管加持之下,这些公司面临着一场大考。

ߕγ䄮⮱Ą ຣ䚗ą

细则文件的出台让程远宇又喜又愁,愁大于喜。对于像他这样创业潮中涌现出的一批互联网医疗公司而言,喜的是有了政策保护伞,在规范范围内可以放开步子做事。

“没有明确的政府指令,还是有风险 的,知道今天不知道明天,不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而现在就很清楚,这些事情可以做,剩下的,公司在技术、运营等方面都可以创新。”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告诉《财经》记者。

忧的是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互联网医疗模式创新的可能。新规延续既有的监管思路,对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实行准入制,互联网诊疗必须基于实体医疗机构开展。具体到一些诊疗细节上,如首诊不得在线诊疗,而慢性病和常见病,在已有诊断病例的条件下,准许在线处方的开立,并可授权第三方实现配送等。

“‘线上线下一致性监管的思路’限制了‘新医疗服务模式’的创新潜力。”春雨医生CEO张琨在其个人公众号撰文如是称。

在这种模式下,互联网诊疗主体变为实体医院,那些不符合政策定位的企业以及业务不得不做出调整。一些曾经风靡一时的互联网医疗创新模式变得不合规。“最简单的,轻问诊算什么?”卢清君分析,轻问诊从字面上说是医疗行为,但按新规,医疗行为的提供者应该是实体医疗机构。

互联网医疗行业人一直试图做的,是把线下的医疗商业模式搬到线上,而 如今新规将线下对实体医疗机构的监管规矩搬到线上,增加了一些互联网的内容。

定价是关键。卢清君向《财经》记者透露,互联网医疗项目纳入医保的事宜也在起草中。大致思路是区分出什么是医疗项目,什么不是医疗项目而属于健康服务项目,区分之后,医疗项目由国家定价;而非医疗项目可以市场定价。

新规划定了互联网医疗的基本业务模式、管理模式,明确其中包含多少业务单元,消耗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定下价格,之后才能确定个人、政府医保、商业保险的支付情况。卢清君表示,“物价定下来,才能有合法的资金流通通道。”

ᩬゃ䷻ξ

在最近举办的一次互联网医疗大会上,出席的各公司CEO不论商业、不谈用户,成了医改政策的解读者。“政策是决定性的。”一位业内人士说。特别是在医疗领域,政策的冷暖直接决定了行业的青黄。

去年5月,曾有一份非正式、非公开的征求意见稿在网上流传,该征求意见稿中显示,国家对互联网诊疗活动将实行严格准入管理,对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地方监管部门、执业医生、服务内容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