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范基础设施投资无效增长

2011年及以前,中国每新增一单位基础设施投资,平均可以增加0.5个单位的GDP,但2012年以后,新增基础设施投资的边际产出显著下降。2013年至2014年间,基础设施投资边际产出降至0.13个单位的GDP,2015年和2016年几乎为0

Caijing Magazine - - CONTENTS - ᪴ ٰङ䃥

近年来基础设施促进经济增长的效应已经大幅度降低,要防止政策惯性,坚持高质量增长的效益导向,着力优化政府支出结构。

今年以来,全国投资增长速度下降幅度较大,1月-7月累计投资增长速度仅为5.5%。基础设施投资下降幅度尤为显著,1月-7月,统计局公布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为5.7%,比去年同期下降15.2个百分点。在此背景下,提振基础设施投资似乎成了刺激经济的不二选择。

但是,基础设施投资需要大量资本投入,其成本效益难以直接衡量,要高度防范由于政策惯性而导致无效增长。

近年来基础设施投资促增长的效果持续下降,已不再能显著拉动经济增长。

(一)

从扩大需求的角度看,近年来基础设施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效果已经不再显著。我们基于GDP支出结构,构建了1994年-2016年省一级名义GDP增长率的增长模型,用以检验各类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发现,总体上看,政府消费、居民消费、出口和“不包括基础设施的其他投资”都有显著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其中,居民消费的拉动作用最强。但是,2012年以后,基础设施投资已经

不再能显著拉动经济增长。

从扩大生产能力的供给角度看,基础设施投资的边际产出也已经大幅度下滑。研究人员经常用增量资本产出比来直观表示投资效率的变化情况。所谓增量资本产出比就是每新增一个单位的产出,需要增加多少个单位的资本。从全部资本的角度,这一指标容易计算,只要用每年新增资本存量除以每年新增GDP就可以了,但是这种方法不能区分出基础设施投资的贡献,因为新增的GDP是由新增的基础设施投资和新增的

非基础设施投资共同完成的,在两种类型资本的效率不一样时,不能直接算出基础设施投资的贡献。

为了分析基础设施对经济增长的边际效应,我们建立了一个包括基础设施变量的经济增长模型,根据回归结果就可以剔除劳动力、其他投资和生产要素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从而直接测算基础设施投资的边际产出(见表)。

根据表的计算结果,2011年及以前,我国每新增一单位基础设施投资,平均可以增加0.5个单位的GDP,但2012年

经济高质量发展和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要求优化投资结构,防范无效投资。图/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