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0点A股危局

目前A股内忧外患,既受到外围市场低迷和经贸争议等外部因素影响,更受到企业减税政策执行不力、实体经济部分行业表现不及预期等内部因素影响

Caijing Magazine - - 第一页 - 文 /本刊记者杨秀红郭楠王颖 编辑 / 陆玲

单日大跌5.2% ! 10月11日上午10点49分,沪指轻松击破2638点,跌出2015年以来的新低,午后1点09分,加速击穿2600点,沪深股市恐慌蔓延,寒意袭人。

当天下午2点半,“让我们为脱离苦海碰一下吧”,在偏居西南一隅的成都,浣花溪畔风景如画。两位资深的A股投资人在荣宝斋咖啡茶室静心品茗,“没想到在跌破2638点当日相会。”奇怪的是,两人却不谈股市,因为“已经很久不看盘了”。

股市老炮信心尚且如此,普通投资者选择离场者更众。

对于此次大跌原因,《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专家和分析师认为,目前A股内忧外患,既受到外围市场低迷、贸易争议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也受到包括针对企业的减税政策执行力度不够、实体经济部分产业表现不及预期等内部因素影响,熊市色彩浓厚。

《财经》记者获悉,已有权威人士和专家学者加紧调研,拟向监管层建言,希望再次考虑设立万亿级股市平准基金,并进一步放宽保险资金和养老金的股市投资比例。

据悉,相关建议还包括改进股市分红制度,提高现金分红比例等。亦有专 家建议实行T+0交易制度以及放开期指对冲风险等措施。

股指屡创新低

“现在才明白万科的‘活下去’战略是对A股股民说的。”10月11日,上海一家私募公司的从业人员在投资群中调侃说。

此间,央行在国庆期间释放的降准利好也没能抵过市场的恐慌性抛压。10月首周,A股市场遭遇重挫,单周跌幅逼近9%,创下今年2月单周大跌9.6%以来年内第二大周跌幅。10月11日,在隔夜美股大跌等内外因素影响下,A股市场深度调整,跌穿2016年创下的2638点的“熔断底”,千股跌停局面再现。

这是自2015年6月A股市场调整以来,沪指创下的又一新低。此前市场一度认为,2015年-2016年的大调整中,沪指创下的2638点的阶段低点,是市场大底,也是政策大底。

同日,港股也未能幸免。香港恒生指数跌破26000点,午后跌幅一度扩大至4%,最终收跌3.54%至25266.37点。其中,港股明星股腾讯控股跌近7%,较年内高点跌约45%,市值跌破2.6万亿港元;美团点评跌逾10.14%,小米跌7.99%。

造成当日市场下跌的导火索,源自 隔夜欧美股市的重挫。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欧美股市遭遇恐慌性抛售,道指大跌3.2%,创两个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纳指收跌4.08%,创逾两年来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收跌3.3%。泛欧斯托克600指数下跌1.53%,创下6月来最大单日跌幅。

大跌来临令很多人始料未及,多名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对市场短期如此快速大跌出乎意料。

“其实主要是大家对中美贸易战的爆发准备得不够充分,反应比预期要负面得多。”平安证券首席策略师魏伟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部分投资者已提前撤离。“预判到市场行情不好,我们在去年底已撤离A股。”上海一位业界知名的私募大佬10月11日晚对《财经》记者表示。但是这些幸运者毕竟是少数。

内外因素叠加

短短四个交易日,沪指痛失近300点,A股何以失血如此严重?《财经》记者采访到的多位专家表示,这是多重负面因素累加的结果。

“主要是市场对中美关系悲观”,鹏扬基金总经理杨爱斌告诉《财经》记者,受贸易摩擦和去杠杆的影响,经济下行

压力将逐步体现,上市公司盈利下调预期开始上升。此外,股市持续下跌,质押爆雷风险很大,资金不愿进入股市,外资在人民币贬值、中美冲突背景下不愿进入甚至卖出。

“近期地缘政治发展与美国经济数据,对中国经济和股市构成多重负面影响。”天弘基金智能投资部高级投资经理戴险峰表示。

他分析称,美国与墨西哥和加拿大达成贸易协定(USMCA),从而使得美国可以集中精力与中国打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及股市为负面;美国副总统Mike Pence在最新演讲中系统性阐述对中国的警惕与敌意,使得市场对中美关系以及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进一步担忧,对中国股市负面。

另一方面,国内相关减税政策措施不够积极、实体经济难以回暖、A股较H股溢价太高、A股估值仍偏高等因素则被认为是近来促使A股下跌的内部因素。

申万宏源证券首席市场分析师桂浩明告诉《财经》记者,国内主流评测机构对今年DGP增长的预测都比较悲观,经济增长困难对投资者信心影响比较大。此外,今年以来市场资金总体偏紧。近期股票下跌引发了融资盘的平仓,部分股票闪崩引发了投资者的悲观情绪。

“国内相关政策措施的执行落实尚不够有力,也是一大主要因素。”一位外资投行资深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针对企业的结构性减税政策仍需要进一步落实到位,继续减税的空间还很大,如果没有实质性振兴企业的政策措施,广大民营企业容易失去信心。

关注财经政策的投资人官先生认为, A股当前估值偏高亦是市场大跌的主因。他说,大家可能接受不了,跌了这么多,为什么还说估值高?因为当前A股市场估值不能反映真实市场状况,在剔除银行保险、钢铁等低估值板块后,A股市场估值在全球范围内仍然偏高。

他说,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主要是此前几年国内发行的创业板和中小板等股票的发行市盈率偏高,上市爆炒一步到位都在50倍以上,有的甚至高达百倍,尽管经历了近两三年来市场的大幅调整,这部分股票的估值仍然偏高。即使是四大行等低估值公司,其H股仍然低于A股,海外资金当然更愿意选择进出更方便的H股。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李志林博士11日中午进一步指出问题的实质,当前市场各方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在中国股市缺乏中长线机构投资者情况下,盲目地搞扩容大跃进、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和大小非减持制度不合理,会对股市、资本市场、实体经济、投资者利益,造成很大的伤害。

争议救市之道

在沪指跌穿2600点后,市场上潜藏的危机再度浮现。以股权质押为例,伴随股价下跌,更多股票质押将面临爆仓风险。在此情形下,救市呼声再起。但究竟应当如何救市,则存在多种争议。

《财经》记者获悉,近期有权威人士和专家学者分头调研,酝酿向监管层建言,提议再次考虑设立万亿级股市平准基金,并进一步放宽保险资金和养老金的股市投资比例,相关建议还包括改进股市分红制度,提高现金分红比例等。

在杨爱斌看来,靠市场力量企稳很难,需要政策改变预期,信心重于黄金。他建议,可设计平准基金,但需公开透明,买入公开,卖出在市场稳定后透明撤出,不能与民抢利。此外,尽快落实减税降社保费,稳定企业。

针对A股分红现状,一家年度盈利十亿级的上市公司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表示,大幅度提高现金分红很有必要,他们今年盈利情况继续看好,将考虑把至少一半的盈利用于股东们的现金分红,从而把股息率提高到5%-6%的较好水 平,这样长期投资者就不必过于担心股市行情的大幅动荡,有利于稳定投资者预期。

另一位上市公司负责人表示,很多盈利能力不错的上市公司,都具备更大比例现金分红的能力,在行情低迷时,适度加强上市公司现金分红的监管指导,也有必要。

亦有投资界人士对于出台短期救市政策表示担忧,他们认为,A股历史上曾有过多次针对股市下跌的政策行为,有的短期见了效果,但长期并不见效,有的连短期也没有太明显的效果,这在2015年曾有深刻教训。

这些人士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从根本上改变A股预期,让市场对不同业绩的上市公司进行区别对待,中国股市规模已达几十万亿元,传统救市方式并不可靠。

前述外资投行资深分析师认为,当前国家应尽快推动减税政策落地,促进实体经济逐渐回暖。

国金期货上海芳甸路营业部总经理贺达则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他对《财经》记者表示,“近日市场的大幅下跌,一部分原因来自A股市场缺乏有效的对冲工具。当前的股指期货交易规则限定得太死,导致其无法发挥对冲工具的作用。”

贺达建议尽快放开对股指期货等对冲工具的限制。“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才能使股指期货发挥应有的作用。”他同时表示,即使国家设立平准基金,最好的渠道也应该是投资股指期货,因为股指期货具备杠杆,相对于在A股现货市场买进股票而言,买入股指期货可以通过较少的资金撬动市场。同时,还可以有效规避在现货市场买入股票后难以退出的尴尬。

《财经》记者注意到,关于恢复股指期货常态化交易,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今年7月也曾提及,今年9月中旬,方

星海还在公开场合进一步提出,要抓紧推进股指期货对外开放。“这或许意味着监管层正在考虑放开股指期货限制。”上述官先生表示,贺达的建议暗合了方星海的讲话精神。

更有业内专家认为,放开注册制,才是解决当前A股市场顽疾的良药。该专家认为,当前A股市场估值偏高,只有推出注册制,让市场实现优胜劣汰,市场估值才能回归合理水平,虽然短期阵痛,但从长期看,A股市场才能最终摆脱持续下跌的梦魇。

早在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就已明确提出,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但时至今日,注册制改革迟迟未能落地。2016年3月12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表示,注册制是不可以单兵突进的。两年来,刘士余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

上述专家表示,“推行注册制并非一蹴而就,需要等待宏观经济环境企稳和外部环境好转,绝不能盲目推出,需慎之又慎。”

“目前中国A股已经严重超跌,现在差不多是时候应该出台有力措施提振股市信心了。只有减税和深化改革,才能切实提振经济信心、提振股市信心。”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向《财经》记者表示。

在光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高看来,股市的问题不在股市上,而是国内的去杠杆政策过于严厉,对内需增长构成了极强的阻力。所以使得中国经济对外需的依赖增加,因而导致国内市场对外部市场的波动非常敏感。只要放弃盲目去杠杆的倾向,经济预期改善,市场自然就会好转。

后期走势难料

对于市场后期走势,市场分析人士则 各持己见。

“在没有宏观经济政策出现好转的倾向,没有出现全球经济的复苏预期前,市场难以真正站起来走牛。”前述已经撤离A股的私募大佬表示。

“目前市场趋势已经走坏,后期要看股指能否反弹。”一位市场分析人士称。从技术角度来看,沪指几乎处于所有均线之下,且距离年线3124点和半年线2895点越来越远。

一些证券分析机构亦提醒,大幅下跌之后,市场恐慌情绪或有可能延续,但还是应当看到中国经济基本面、货币供应总量以及大部分上市公司的业绩并无实质性变化,即使再有大幅下跌,也可视为暂时的情绪性表现,并不能反映A股的真实状况。李志林教授也认为市场存在非理性下跌。

所谓福祸相依,在一些分析师看来,市场大跌并非全是坏事。方正证券首席市场分析师赵伟对《财经》记者表示, “市场在恐慌中才会完成筑底,10月11日大跌当日市场成交量大幅上升,表明市场筹码正在交换。”

展望未来,前述外资投行资深分析师认为,未来A股行情并没有那么悲观,如果相关减税政策能落地,实体经济将逐渐回暖,股市止跌回升也就具有了更扎实的基础,至于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对于多数上市公司而言,可能没有那么严重,心理性压力更大而已。

外资的流入也会给A股市场带来一定积极影响。国庆节前,方星海曾表示, “今年以来,外资进入中国A股已经达到2300亿元”。今年前七个月,外资净流入A股为1616亿元,这意味着,在A股低迷的八九月,有近700亿元外资流入A股,按月份平均流入资金看,这两个月平均每月流入约350亿元,远多于前七个月平均每月231亿元水平,即在市场低迷之际,外资抄底A股有增无减。

在监管层看来,A股市场目前需要长 期资金的引导。9月底,方星海对外表示, “中国股市不缺资金,缺的是长期资金,缺的是不需要每年底都要计算盈亏的长期资金。我们一定会实现长期资金主导中国投资的目标。”

就美股而言,市场会不会继续下跌影响A股走势?

摩根资产管理全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仍维持对美国经济基本面的正面判断,如果美国经济增长符合预期,那这次的调整可能和一季度类似,是一个估值回归均值的技术调整,当市场确认经济和企业盈利没有问题后,可能恢复缓慢上行。但是现在和一季度有一个不同,就是贸易战的发酵,IMF最近也警告了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如果贸易战继续恶化,那么市场情绪可能继续恶化。

朱超平称:“我们需要密切关注美股新的财报季,企业对2019年的展望会是影响市场情绪的很重要的因素。”

“短期不用太悲观,市场受外部影响已经跌得比较多了。但市场怎么样才能走出困境可能还要观察一段时间。”魏伟说。

一家欧洲大型资产管理公司的基金经理认为,当前全球股票市场情绪十分低迷,市场恐慌程度创近年来新高,根据过往经验判断,新兴市场未来12个月有80%的可能性会出现上涨,此时买入胜算很大。况且,中国A股市场上一些优质蓝筹股,公司的资本收益率接近50%,现金储备相当充裕,而市盈率却还不到15倍。相比之下,一些欧美同类股票,资本收益率仅有10%,同时背有负债,市盈率也在20倍甚至更高。

10月12日,市场行情有所好转。当日港股高开1%,恒生指数收盘上涨%, A股市场方面,沪指、深成指和创业板指也均有小幅反弹。A股在继续下探2536点后一路返身向上,收盘在2600点上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