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重组

美国及其传统盟友间的分裂如果成为全球新秩序的永久特点,必将导致市场经济国家陷入更深的分裂之中。随着中国稳步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这无疑将会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改变长期的权力平衡

Caijing Magazine - - 目录 - 文 /迈克尔·斯宾塞迈克尔·斯宾塞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2018,编辑:许瑶)

美国及其传统盟友间的分裂如果成为全球 新秩序的永久特点,必将导致市场经济国家陷入更深的分裂之中。随着中国稳步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这无疑将会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改变长期的权力平衡

全球经济正在经历具有深刻影响的转型。各国人员、生产率、财富、权力和志向的改变催生了变化,而美国总统特朗普重塑供应链结构、改变跨境投资激励机制以及限制人员和技术跨境流动的各项举措,则加速了这样的转型。

上述改变所造成的紧张局势,明确体现在贸易争端的不断升级中。尽管新兴经济体出现了某些混乱,但迄今为止市场对这种针锋相对收取关税的反应仍然相对柔和。投资者可能认为这仅仅是重新谈判过程的组成部分,而上述重新谈判过程将最终制定全球商业接触的新规则,而这种规则可能更有利于强者。

但上述假设可能低估了问题的复杂性,首当其冲的就是政治敏感事务。如果将关税和贸易壁垒视为短暂的谈判策略,将不会显著改变全球投资模式或全球供应链及就业结构。特朗普等保护主义者认为,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的力量在于能遏制作弊和搭便车。这意味着这些措施有助于消除与全球化相关的紧张局势、不平衡和两极分化。

当然“作弊”是旁观者的看法。针对特定行业的国家补贴,包括国有企业的优惠待遇,均有可能被视为作弊的举动。同样可能被视为作弊的还有要求以技术转让换取市场准入、汇率操纵等。搭便车的界定方法是相对于一个国家的能力,它是否对提供全球公共产品,如国防和安全、科学和技术知识、减缓气候变化和吸收难民所做的贡献太少。以上问题成就了搭便车者。

无论作弊或搭便车带来何等危害,处理这些行为都不太可能令导致经济、社会和政治两极化的条件彻底解除。毕竟劳动套利一直是全球供应链组织的核心驱动力。假使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遵守世贸组织规定,就认定它们融入全球经济所带来的分配效应会就此消失似乎不太可能。

那么关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特朗普感兴趣的或许只是公平竞争,在实现公平竞争的情况下,他将接受全球市场结果。更合理的是,这仅仅是其战略的组成部分,就是 通过主张国家优先和主权来赢得选票。上述努力正在推动世界日益巴尔干化。

此外,技术进步,特别是数字技术在国家安全和经济表现方面所带来的挑战和担忧,也在驱使世界各国进一步走向分散化。诸如数据隐私和安全、社会分裂及外国干预选举等一系列问题,各国不愿放弃监管互联网,但它们同样不愿将监管委托给一个超国家机构。结果导致许多国家将权力掌控在自己手中,从而使各国在互联网监管方面的分歧日益加大。为体现上述计划的国家安全倾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权力和监管范围最近得到了扩大。

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但现实依然是创新无法被国家边境所阻挡。相反,未来全球化最重要的领域可能就是思想的传播。虽然这可能加剧国家安全计划的复杂性,但也创造出巨大的商业新机遇。现在已经出现了大量创新的数字化商业模式,尤其是在新兴经济体,其中不少可以成为包容性发展的强劲引擎。拥有巨大经济潜力的新兴模式的一个例子,是具有开放式构架和低门槛的数字化生态系统。还有一种关键力量将决定未来数十年全球经济将如何发展——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全球经济的每个组成部分都将受到合作及竞争组合的影响。

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人们可能期待美国会推行一种战略——重点是建立、扩大并巩固与天然盟友的联盟。相反,特朗普却疏远了长期盟友并攻击多边框架和机构,并同时在迅速演变为双方敌对的局面下对抗中国。

这一策略十分怪异。无论特朗普认为通过对抗天然盟友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好处,但与由此造成的损失相比都将相形见绌。美国及其传统盟友间的分裂如果成为全球新秩序的永久特点,必将导致市场经济国家陷入更深的分裂之中。随着中国稳步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这无疑将会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改变长期的权力平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