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期中考

特朗普即将接受一次大范围信任公投,11月6日的中期选举成败也将成为检验“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一标志性口号的试金石

Caijing Magazine - - Cover Story - ᪴ ᱙ܷ䃝㔲⢸ᮀ᳘叱ឬྔ㩎ྤ䉨 㑃䒾 䘊≟

六年前,在奥巴马赢得总统连任后的第二天,特朗普就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一标志性号召,只不过那时候几乎没有人在意这位从未涉足过政界的房地产商。

时光流转,如今已成为总统的特朗普即将接受选民的一次大范围信任公投,11月6日的中期选举成败也将成为检验这一共识号召的试金石。

本次中期选举恰逢中美贸易摩擦难解,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成为此次选举关注的重要议题之一。皮尤研究中心民调显示,贸易政策的重要性在两党选民内得到无差别认可,55%的共和党支持者和57%的民主党支持者认可贸易政策是本次选举重要议题。

关税贸易战是近几十年来美国中期选举鲜少遇到的问题,著名政治媒体Politico文章认为,特朗普与中国、加拿大、墨西哥以及欧盟大打贸易战所带来的经济损失使共和党选情加难,让民主党有机会去剥离那些长期支持共和党却蒙受损失的重要行业选民。

“本次选举不是选择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而是选择一个关心你的钱袋子发生了什么(实际利益)的人,这才是主要信息。”选举信息网站Inside Elections分析师利亚·阿斯卡丽那姆(Leah Askarinam)认为。

阿斯卡丽那姆所言是指贸易关税政策重要性虽然不能和教育、医疗和国内经济等传统选举议题相比,但却是动员选情的抓手,特别是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一切可能影响选情的因素都很重要。

豆农受损严重,但不一定倒戈

美国商会(USCC)统计了除华盛顿特区之外全美50个州出口产品因关税受损失情况。《财经》记者经过梳理发现,在2016年大选中支持特朗普与共和党的30个州当中,在对华出口中因被施加惩罚性关税而损失530亿美元,平均每 州损失18亿美元,23个州被列为损失程度最高等级。得克萨斯州损失尤为严重,高达110亿美元。支持希拉里与民主党的20个州也被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殃及,对华出口产品共遭受405亿美元损失,平均每州损失20亿美元,其中加利福尼亚州损失最高,高达130亿美元。

毗邻五大湖的中西部12个州也是重灾区,在这场关税战中,这里的对华出口产品损失高达180亿美元,大豆是主要受损产品。作为美国主要农业经济区,该地区选民既是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的关键票仓,也是“让美国再次伟大”战略最坚定的拥护者。如今,关税让这里笼罩着失望的情绪。

“这个秋天我绝不会给任何共和党人投票,任何支持特朗普关税政策的人都休想得到我的选票。”明尼苏达州农民蒂姆·杜福特(Tim Dufault)对《财经》记者无奈地表示,他对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很失望,他没预料到关税会带来这样的后果。

今年58岁的杜福特是典型的美国农民,他和妻子居住在距美加边境145公里的小镇克鲁克斯顿(Crookston),自从19世纪末,杜福特家族就在这片土地上务农。他拥有1万多亩农场,并种植大豆和小麦。他所在的明尼苏达州是遭受损失最严重的州之一,数额高达18亿美元。该州农业人口聚居的选区在2016年大选压倒性投票支持特朗普,杜福特也是特朗普与共和党支持者,但关税带来的经济损失却在悄然改变他对本次选举的态度。

10月初的克鲁克斯顿气温已接近零摄氏度,让杜福特感到寒意刺骨的不仅是天气还有持续下跌的大豆交易行情。

每年此时,豆农们都在忙着让刚收割的大豆进入出口交易市场,美国是世界第二大大豆出口国,约占全球份额40%。50%左右的大豆供应出口市场,因此豆农们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来自出口贸 易。今年的行情却让豆农一筹莫展,因为中国对包括大豆在内的106项美国商品加征25%关税,以回应特朗普的贸易政策。

美国2017年大豆对华出口量为3286万吨,占其总出口量62%,关税政策调整给农民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

“今年形势不好,出口的大豆找不到买家。”杜福特叹了一口气。他给《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关税刚开始征收时,运往海外市场的大豆每蒲式耳(约合36.37公升)少赚2美元,比此前少赚20%。为了改变这一局面,美国曾尝试通过出口他国并转口将大豆卖给中国,但杜福特认为这行不通,阿根廷曾购买美国大豆并试图卖给中国,但中国表示不会买原产自美国的大豆。

更让杜福特糟心的是中美贸易战对豆农的影响不只是交易价格大幅下跌,而且还重创了农场现金流,因为农民需要卖更多大豆才能支付肥料、机械贷款和燃油等费用,这是一个生产链条,缺少现金将难以为继,所有这些费用加起来压垮了豆农。

大豆滞销对经济影响重大,也会波及政治。像杜福特这样的农民原本寄希望重商的特朗普与共和党能为他们带来更多经济利益,然而关税政策反而让他们成为最直接受害者。

为了安抚农业群体,特朗普政府宣布向受贸易战影响的美国农民提供120亿美元紧急补贴,用来援助贸易战中受损的美国农民,但这项计划遭到许多国会议员、农业协会代表和农场主的反对。

“要贸易,不要援助。”杜福特也不认同这个折中方案,“美国农民想要市场收入,而非政府补贴。这些援助或许有用,但不能弥补关税带来的损失。关税已经给美国农民造成数十亿美元损失,其他美国纳税人同样遭受损失,因为120亿美元补贴是他们买单。”

大豆生产大州艾奥瓦州也是贸易

战的重灾区。来到艾奥瓦州助选时,特朗普对选民宣布取消对汽油中乙醛含量15%(简称E15)限制。“我们实现了竞选时和初选时的承诺,你们要投给共和党。”特朗普在助选演讲时重申。

对于特朗普宣布的优惠政策,59岁的豆农希普利(Bill Shipley)却认为,“这是早就应该做的事。”希普利告诉《财经》记者,“我投票的标准是基于我相信的价值。我关心的议题是医保、税负,然后是经济发展。”

艾奥瓦第四选区的另一名大豆农夫桑德(Randy Souder)也有同样看法, “这种优惠政策不会影响我投票。当这项政策真正落实时,或许对他2020选举有所帮助。”桑德强调他投票时,考虑的是候选人是否在乎农业、和农夫讲话自不自在。

希普利所在的艾奥瓦州第三选区 属于选情激烈的选区,民主党可能在这个传统红色州拿下席次。共和党对该区选情高度重视,总统特朗普、副总统彭斯和即将卸任的国会议长保罗·瑞恩都到此为寻求连任的共和党议员大卫·杨(David Young)助选。

而有志于参与2020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政治人物,包括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加州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将艾奥瓦州当作重点助选州。

如今,美国农业正在经历近八年以来最低获利水平,农产品大量滞销促使一些农民像杜福特那样选择不投票,但有些人则选择相信特朗普,他们仍期待特朗普能尽快与中国达成一个成功的贸易协定。

著名农业杂志DTN/The Progressive Farmer民调诠释了这种矛盾的抉 择,虽然仅有30%农民认为特朗普对农业足够重视,五成农民认为他已偏离目标,但70%农民表示仍然不会倒戈支持民主党。

制造业的失望情绪

除了彷徨中的农民,关税也让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战略的另一重要拥护者——亲共和党的商会和制造业行业协会骑虎难下。一位在知名制造业行业协会工作的事务官员私下对《财经》记者抱怨,美国决策者不了解制造业和贸易规则,关税不是解决贸易问题的最好手段,这种局面让他们很难办。

这些商会和行业协会一方面要继续支持共和党候选人,另一方面还要想尽办法减少关税带来的损失并安抚选民。亚利桑那州商会CEO格兰·汉莫(Glenn Hamer)是共和党支持者,他有着在政

商两界20年的从业经验。上任之初,特朗普打出减税、去监管和制造业回流这三张牌,这让制造业从业者一片欢呼。

汉莫对《财经》记者高度赞扬特朗普的三把火,在他看来,这是自1986里根政府以来最有效的减税方案,特朗普政府也是美国历史上改革监管政策最具进取心的政府,这为经济创造了舒适的发展环境,从上至下给经济彻底松绑。

今年初,无论是就业指数还是PMI (采购经理人指数)都显示美国制造业呈现强劲复苏势头,《华尔街日报》认为这是数十年来美国制造业最强劲时期。不过,关税踩了一个急刹车。关税带来的原材料上涨、供应链断裂、利润下降等问题纷至沓来,一些中小企业不得不裁员减产、缩减开支来对冲成本提升。

亚利桑那州也不例外,汉莫表示不明白为何要在经济行情看涨势头下搞贸易战,他担忧新政策会给美国赖以繁荣的贸易系统带来后退,而且不知道最终结果会如何。

“亚利桑那州向中国出口半导体、铜矿以及牛肉猪肉等产品,我们不希望这些产品被施加关税,希望能够寻求更多出口机会。”汉莫说,关税是“税”的客套说法,消除贸易壁垒才能使自由贸易畅通无阻,实施关税会对美国制造业和消费者带来不好影响,贸易应该是双赢的,而不是寻求出口多于进口。

据汉莫估算,亚利桑那州出口产品因为关税至少损失2.6亿美元。美国商会数据则显示更多,仅对华出口产品就损失高达6亿美元,损失惨重的产品是半导体和农产品。

制造业和农业是亚利桑那州支柱产业,也是最大就业来源,数千家中小企业和农场靠此营生。而这些人是共和党在本州的基本盘。

汉莫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因为民主党正在全美各地竞选中拿关税问题做文章,特别是在那些竞争激烈且遭受关 税打击严重的州,例如,田纳西州、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等,民主党通过推动贸易议题试图撬动这些传统意义上的“红州”。

以亚利桑那州为例,这个长期以来的红州在本次中期选举中成为民主党与共和党争夺最激烈的州之一,且被认为有翻盘可能,两党将在1个参议员席位和9个众议员席位上展开竞争。

《财经》记者曾接触亚利桑那州几位民主党候选人,例如,竞选参议员的克里斯滕·希尼玛(Kyrsten Sinema)和竞选众议员的格雷格·斯坦顿(Greg Stanton),他们都不赞成关税。斯坦顿担任首府凤凰城市长时曾对《财经》记者表示,与中国发展经贸关系是其首要工作重心,他要加强与中国合作促进本地经济发展。

今年7月,希尼玛在国会推动H.R. 6337法案力求遏制关税等不良贸易措施,这项法案使希尼玛和同僚议员可以审阅关税提议,如有必要可以叫停。她表示,为了创造就业机会和发展州经济,亚利桑那州企业和农场需要从华府的混乱贸易政策中得到缓解,关税将扼杀就业且提升家庭生活成本。

目前,共和党候选人玛莎·麦克莎莉(Martha McSally)仅以0.7个百分点领先希尼玛。

除了希尼玛,在密苏里州争夺参议员席位的民主党人克莱尔·麦克斯基(Claire McCaskill)也多次用贸易议题攻击共和党对手,因为关税政策在那里不受欢迎。蒙大拿州民主党籍参议员乔恩·泰斯塔(Jon Tester)多次提及关税的负面效应,因为蒙大拿州有很多受影响的农民。

南达科他州也是选战激烈的农业红州,寻求连任的民主党籍参议员海蒂·海特坎普(Heidi Heitkamp)斥资数十万美元拍摄一部30秒广告在CNBC电 视台向全州播放数周,批评其共和党竞选对手凯文·克莱默(Kevin Cramer)全然不顾农民利益,对农民遭受关税损失置之不理。

面对民主党的攻势,特朗普与共和党试图减轻关税对中期选举带来的负面效应。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对《财经》记者指出,很多负面效应不会在中期之前显现出来,可以进行一些操作,实现短期获益。例如,特朗普为了不让公众深刻感受到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他在实施2000亿美元关税时先征收10%,在明年1月才增加至25%。

“也许还需要一年,农民和其他行业从业者才能完全感受到特朗普关税政策带来的损失。”曾在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郡民主党机构工作的吉尔戈(Gary Gilger)说。

贸易议题对投票有多大影响

贸易战的负面效应逐步显现,使共和党巩固众议院和参议院多数席位的努力将面临不利因素,尤其是考虑到民主党与共和党在参议院只有4个席位之差,可谓寸土必争。

NBC和Marist Poll的联合民调显示,在争夺参议员席位的六个关键州——田纳西州、伊利诺伊州、印第安纳州、密苏里州、宾夕法尼亚州、得克萨斯州,超过四成选民认识到关税会伤及美国经济,不到三成仍相信关税会保护美国经济。

在全美范围内,认为自由贸易有利于美国经济的选民上升到五成,比2017年同期高出7个百分点,而认同“自由贸易吃亏论”的选民比例则由34%下降至23%。

贸易议题可以起到动员作用,但这种动员如何左右选情尚无定论。虽然关税也对制造业从业者造成冲击,但他们中很多人仍然认同特朗普与共和党。

亚利桑那州中小企业领袖、美国制造

业协会董事会成员但丁·费洛斯(Dante Fierros)是共和党支持者,已故参议员麦凯恩竞选时曾来他的工厂拜票。他和同行在2016年时投票支持特朗普,因为他们认为特朗普会为制造业带来更多红利。

对于关税带来的损失,费洛斯对《财经》记者表示,政策变动带来的后果并非立即显而易见,而是会逐渐显现,最终会顺流而下转嫁给小公司。特朗普关税政策尚未影响他的工厂,因为他们不从中国采购,但会影响那些从中国采购的公司。然而无论如何他和同行还是支持共和党与特朗普,因为这是一种传统,即制造业企业在共和党执政时期经营状况都不错,民主党时期则不行。

钢铁行业被认为是关税战最大受益者,据咨询公司全球贸易伙伴(Trade Partnership Worldwide)估算,特朗普关税政策为钢铁行业带来3万个工作岗位。

今年7月,特朗普亲临伊利诺伊州花岗岩城,参加在那里举行的美国钢铁公司炼钢厂重新开张仪式,这为当地蓝领工人带来500个工作岗位,并还有300个后续岗位。特朗普在讲话中表示,工人们回到岗位,再次将美国钢材注入国家脊梁。特朗普的讲话让一些因行业衰落而失业已久的工人激动得流下眼泪。

戴夫·福尼(Dave Fohney)在钢铁行业打拼25年,看尽行业兴衰。2015年钢厂关门时,他收到解聘书。“在职业生涯中出现这种情况是毁灭性的,你计划了一切但生活突然改变了你。”福尼感慨地说。如今,钢厂重开让他和工友们欢欣鼓舞,因为他们的生活又回来了。

同样回到钢厂的丹·拉勒芒(Dan Lallement)则想告诉那些抗议者,让他们好好看看经济发展情况。第三代钢铁工人托尼更是激动地表示,“我们终于找到一个人为我们保住工作,这对我们来说很艰难。”当被问及最想就特朗普和美国经济说哪一句话,他干脆地说,“我们回来了。”

Machining Technology是家生产零部件的制造企业,它的所有者德康宁克(Laurent Deconinck)自称是特朗普政策狂热爱好者,他的工厂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圣保罗北郊。“好处随处可见。”他说。

特朗普对钢铁和铝进口的关税可能会推高金属成本,但德康宁克认为他可以将这些损失转嫁给顾客。与此同时,共和党减税、鼓励投资的政策已经使现金流得到了解放,这些现金现在可以用于购置制造用的金属部件,他本人打算购买价值30万美元的机器。

“许多人不想与特朗普联系在一起,因为他们不支持他所说的那些糟糕语言,但他们确实认可他的行动。”德康宁克认为特朗普正在“尝试新事物”。

事实上,制造业是明尼苏达州的关键部门,去年增加了7400多个工作岗位,建筑业人数增加了6800多人。招聘职位同比增长16%,创下历史新高。

不太合格的工人如今也感受到更多的优待。根据明州政府的数据,针对只有高中学历资格的候选人,广告正打得如火如荼——平均时薪14美元,这一数字在过去两年中增长了15%。

为何农业和制造业从业者因关税受损失但仍对特朗普与共和党不离不弃?

刁大明解释说,他们支持特朗普并非只是因为经济利益,很大程度上是价值观驱动,这种情况下,他们很可能会减少投票率,但不可能投民主党,因为接受不了一些价值观。如果理念相符的共和党候选人不太理想,因此可能选择不投票。

另外,民主党在此次选举中将身份认同政治最大化,对蓝领中下层白人吸引力有限,该群体也不会回归民主党。因此,民主党虽然在中期选举中势头强劲,但不代表共和党对蓝领中下层白人选民吸引力下降。

除了蓝领工人和农民,共和党内还存在温和派且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他 们是否会受贸易等议题驱动跑票,还是也选择作壁上观?刁大明认为,特朗普在共和党内民调很稳定,可能从共和党翻盘至民主党的是一些城郊选区或大城市周边卫星城席位,这些席位聚集很多白领白人,受教育程度高、中产收入水平,他们对一些社会议题看法较温和,对政府干预经济比较保守,可能会在本次选举中对特朗普带来压力,自2016年以来这些人对特朗普积聚了不满情绪,如果这些席位能够翻转,那意味着特朗普在党内并不是铁板一块。但也不能排除这些白领白人反对特朗普但并不倒向民主党,他们可能也会不投票。

加利福尼亚州第49选区就是可能发生这种情况的地区之一,该选区覆盖圣迭戈县北部沿海和橙县一部分地区,居住在这里的共和党选民多秉持罗姆尼式理念而非特朗普式理念,在大选中长期支持共和党候选人,例如,小布什、麦凯恩和罗姆尼。

本次选举中,共和党在该选区选情不乐观,已九次担任国会众议员的达雷尔·伊萨(Darrell Issa)选择早早退选。

伊萨和特朗普一样都是贸易鹰派,他们认为关税是改变中美贸易规则的合理手段。然而加州是遭受关税打击最严重的州之一,这一选区也不例外。该选区经济支柱由高科技产业、旅游业、服务业等构成,中国是该区第二大货物贸易出口市场和第一大服务贸易出口市场。

美国著名运动耳机品牌制造商Jlab Audio首席执行官温·克雷默(Win Cramer)称,政府本应保护他们,然而如今的贸易政策已危及其生计。计划加关税的产品涉及其80%生意往来,他不得不解雇12名员工,今后还会裁员更多。

与克雷默一样,该选区众议员候选人民主党人麦克·李文(Mike Levin)也不认同特朗普对中国施加关税,因为这给美国消费者带来物价提升和工作机会减少等负面效应。李文强调,该选区大

多数选民不赞同关税,他们深知本地经济取决于良好、自由和公平的贸易。

目前,李文在该选区支持率遥遥领先,民调分析网站538(FiveThirtyEight)甚至认为民主党赢得这一选区可能性是94.7%,而李文对手共和党籍候选人戴安·哈吉(Diane Harkey)仅为5.3%。鉴于该选区曾有在2016年大选中倒戈支持希拉里的先例,此次中期选举中也很可能会继续翻盘的趋势。

相比动员共和党选民所存在的多种可能性,北艾奥瓦州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弗· 拉里莫(Christopher Larimer) 认为,关税议题反而可以有效动员民主党人,特别是动员那些一般不会在中期选举投票的民主党人。

抑制共和党选民投票热情的同时刺激更多民主党选民投票将对选举结果产生重大影响。很多分析人士认为,希拉里2016年败选不是因为特朗普成功动员了共和党蓝领选民,而是她没能成功动员民主党选民,特别是她对城市、少数族裔、女性和年轻人等民主党基本盘选民没太大吸引力。如今若能利用贸易关税等热点议题调动这些选民将对特朗普的反对转变为对民主党的选票,那么会有利于民主党的选情。

民调机构普遍认为,民主党的投票率有望高于以往,今年中期选举的投票率可能会创半个世纪以来历史新高。

皮尤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三分之二的民主党选民表示比以往更有投票热情,这一比例高于之前三届中期选举。反之, 59%的共和党选民有投票热情,这一数字比2014年(52%)略高,不到五成的共和党选民表示投票是为了支持特朗普。

假如民主党重掌众议院

根据现行选举规则,国会众议员由民众直选,参议员则由各州议会间接选出,很多美国媒体和分析师预测,此次选举结果很可能是民主党在众议院实现 翻盘,而在参议院仍是维持共和党居多数的现状。

民主党重新执掌众议院可能对很多政治议题带来改变,特别是在国内议题上给特朗普造成更多掣肘,例如,不仅阻挠立法、预算和法官提名的通过,还会推动通俄门调查甚至增加启动弹劾议程的可能性。

“众议院在财政问题上有较大话语权,因此特朗普在推动建墙、基建和二次税改等议题时会面临比较困难局面。”刁大明分析说。若特朗普对2020大选有期待,那么可能会在接下来两年推动外部议题,因为总统在外部议题上优先权更强。外部议题包括他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提及的大国博弈等问题。特朗普会试图通过外部议题创造“聚旗效应”(Rally around the flag effect),并要确保可控,短时间内完成目标。否则拖到2020年大选还无法解决就骑虎难下了。

纵观美国历史,中期选举的性质是国会改选,对国内议题产生影响要远大于外部议题,除非是遇到战争等特殊情况。例如,2006年,小布什在第二任期中期选举中丢掉国会两院,这导致民主党主导的国会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对小布什发难。2007年,国会虽然通过战争拨款法案,但同时附带美军从伊拉克撤军时间表,这遭到小布什拒绝,并动用总统否决权。

若民主党获胜,有观点认为,他们可能会如法炮制通过议程设置对特朗普贸易政策施压。对于这种观点,即将卸任众议员的达雷尔·伊萨(Darrell Issa)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对《财经》记者表示,选举结果不会对特朗普政府的中美贸易政策产生影响,因为总统不会用选票决定国际战略,他忠实于美国民众寄望其终止以往“错误实践”的愿望,特朗普对信守承诺非常坚定,他承诺要为美国人民在双边谈判中获得平等条件。

至于国会能否限制特朗普以国家安 全名义设置贸易壁垒的权力,伊萨则坦言,没有这样的先例。同行的印第安纳州共和党众议员托德·罗基塔(Todd Rokita)也对《财经》记者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即特朗普在践行“美国优先”战略,因此中期选举之前之后都是如此,不会有改变。对于民主党获胜是否会提升弹劾的可能性,他提醒说,总统不会因为没做错事情而被弹劾。

就在伊萨回答《财经》记者问题的当天,他本人被提名为美国贸易发展署(USTDA)主任,美国著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曾指出,USTDA可以帮助美国企业与中国公司在海外展开竞争。《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认为,该提名若通过将为特朗普打贸易战带来一员干将。

除了特朗普个人因素,民主党长期以来支持贸易保护主义的理念也为其是否会在中期选举后阻挠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画上问号。刁大明认为,即便民主党掌握众议院对特朗普形成制衡,也可能只是制衡他如何处理与美国盟友在安全和贸易议题上的关系,使之更符合建制派观点,不太会产生有利于中国的制衡。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更是认为,民主党比共和党更重贸易保护主义,因此民主党可能在贸易问题上更加针对中国,所以没理由认为中期选举会改变局面。

虽然不看好政策调整,但史剑道对《财经》记者提出一种对中国有利的可能性,即中期选举结果可能导致特朗普政府分散注意力。“因为若民主党胜选,两党冲突就会更尖锐,这会间接分散对中国的注意力。”

至于中美贸易和中美关系会在中期选举后走向何方,史剑道坦言,特朗普是一个很有政治天赋的人,他对经济的理解也基于政治,但他只有长期政治计划,而无长期经济策略,所以他应该没有抑制中国的长期打算。

为了安抚农业群体,特朗普政府宣布向受贸易战影响的美国农民提供120亿美元紧急补贴,用来援助贸易战中受损的美国农民,图/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