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能否掀起蓝色浪潮?

美国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极化政治,选民在意识形态和支持政党上极度分化,传统上跨党派投票的紫色选民不存在。赢得选举的关键在于辨识出对候选人政党忠诚的选民,这些选民的投票率越高越好

Caijing Magazine - - Cover Story - ᪴ ᱙ܷ䃝㔲㩎ྤ䉨⢸ᮀ᳘叱ឬྔ 㑃䒾 䘊≟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在两次总统选举之间举行的改选部分席次的国会选举被称为“中期选举”。

定于11月6日举行的此次中期选举,美国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和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个席位将进行改选, 36个州的州长(外加3个属地的行政长 官)和地区性选举也将一同举行。

中期选举的本质是地方选举,但美国仍将中期选举视为对总统头两年执政表现的公投,会被当作下届总统大选的

风向标。然而历史资料表明,这二者之间没有正相关。

自从美国南北战争以来,绝大多数总统都在中期选举时经历民意下滑,导致支持者投票率降低,从而使总统所在党派败选。过去100年间,只有罗斯福在1934年和小布什在2002年的中期选举时出现执政党赢得国会两院情况,这两次皆与战争有关——第二次世界大战和“9·11”恐怖袭击。

自“二战”以来,总统所在政党平均要在众议院丢失26个席位,在参议院丢失3个或4个席位。更有甚者,奥巴马和克林顿分别在各自第一任期的中期选举时输掉63个和52个众议院席位。虽然这是“二战”后最严重惨败,但也不妨碍他们在两年后的总统选举中获得连任,这就意味着总统连任与中期选举结果没有正相关。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过去近半个世纪以来,相较于总统大选,民众对中期选举中参议员、众议员及州长竞选的投票热情不高,投票率往往在40%左右。历史上,1970年达47%的投票率、1966年的49%投票率都属高点。2014年的中期选举投票率仅为36.4%,为1942年以来的新低。

投票率将左右结果

今年投票率可能因为美国正经历的政治极化趋势而落在高点,甚至创下历史新高。

佛罗里达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麦克唐纳(Michael McDonal)预测,这次投票率可能达到45%-50%,他的原因包括:特别选举的创纪录投票率、初选投票和早期投票的高投票率以及选民们自述的对选举的高度兴趣等。

根据SurveyMonkey、theSkimm和Hive Poll三个机构10月初公布的联合调查结果,67%的选民指出,他们绝对会去投票,其中58%指出特朗普总统是促 使他们一定会投票的动因。皮尤研究中心民调显示,与往年不同,选民投票热情将在此次中期选举中达到近20年来最高,60%的选民表示将会用选票表达对特朗普的支持或反对。

另一个民调NBC/Genforward显示, 55%的千禧一代选民打算投票,如果这些选民确实付诸行动投下自己的选票,将大幅提高投票率;2014年选举时,30岁以下选民投票率只达13%、2010年则只有12%。而27%不打算投票的选民表示,他们对传统新闻媒体、网站新闻、候选人网站内容都不信任。

2016年总统大选之后,民调专家和机构对选举中的变因更为谨慎,选民对民调和新闻报道也带着怀疑态度。根据美国公共意见研究中心在2016年选举后的研究显示,13%的摇摆州选民:威斯康星州、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在最后一周决定投给特朗普,而大部分民调机构未察觉到这个现象的重要性。

研究归结,避免类似结果的方法,只有持续进行民调到最后一刻。

因为2016年的教训,民调公布的数据更为仔细和谨慎,从实际调查人数、可能投票选民,到调查方法、使用模型和未决定选民都进一步透明化。

选举预测网站538创始人席尔沃(Nate Silver)强调,对民调专家而言,最大的挑战就是无法预期投票率,特别是中期选举有很多国会议员的选区多年缺乏竞争,其投票率更难预测。

华盛顿州大学政治学教授李道特(Travis Ridout)对《财经》记者指出,总统特朗普可能是促使两党支持者都投票的原因,从选民支持度上看来,他比众议院的一些资深议员还受欢迎,而他的选战语言也可能刺激愤怒的民主党选民的投票欲望。

随着选举进入倒计时,特朗普白天要忙着在华盛顿处理公务,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搭着专机前往选情激烈的选区为 共和党候选人助选。选前两周,特朗普宣布将再参加10场助选活动,使其总助选场次超过30场,成为近年来助选最积极的总统。相比之下,2002年小布什参加了28场助选活动,2010年奥巴马参加了24场助选活动。

佐治亚大学众议院研究专家拉萨鲁斯(Jeffrey Lazarus)对《财经》记者指出,如果投票率在高点,那意味着选民对政治参与的兴趣高过平常;民主党可能会成为受益者,因为民调目前显示民主党支持者比共和党支持者更热情。但如果共和党支持者投票不踊跃,投票率可能不会超过45%。

决战众议院

由于共和党目前控制参议院51个席次,其中42个席次不在此次选举范围,民主党拿下参议院的多数困难重重,全面改选的众议院因而成为这次选举的对决主战场。

特朗普自10月中旬开始将焦点放在众议院保卫战,民主党若在目前基础上,再多拿下23席就能拿下众议院。

435席当前的分布状态是共和党237席、民主党193席和5席空缺(3席共和党,2席民主党),民主党若逆转23席就能拿回众议院;独立政治媒体《库克政治报告》预测,民主党可能拿下20席-40席之间。

根据选举网站Ballotpedia选前两周的分析,全美国有80个选区为激烈选区。这些激烈选区主要分布在华盛顿州、加利福尼亚州、弗吉尼亚州、宾夕法尼亚州、纽约州、新泽西州、伊利诺伊州、佛罗里达州等传统摇摆州,但数个红色州选区,包括艾奥瓦州、肯塔基州、明尼苏达州、亚利桑那州、阿拉斯加州、佐治亚州、得克萨斯州等也可能面临被民主党拿下的危险。

加利福尼亚州的七个选区可能成为民主党取得众议院多数席位的滩头堡。

选前两周,特朗普宣布将再参加10场助选活动,使其总助选场次超过30场,成为近年来助选最积极的总统。图/法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