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向左?向右?向前看

一次例行的中期选举为何会让美国的政客和选民如此紧张?这次选举会给美国政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它会改变美国对中国越来越强硬的政策吗?它会帮助完善问题重重的美国民主制度吗?

Caijing Magazine - - Cover Story - ᪴ ݅χь 㑃䒾 䘊≟

投票和选举是美国人民政治生活中一个重要的、司空见惯的组成部分。2018年11月6日,美国将举行特朗普总统第一任期内的中期选举,从参与选举的候选人和选民的情绪来看,这次选举仿佛格外重要,与美国的国运有关。

特朗普总统隔几天就参加一次助选集会,声嘶力竭地动员共和党人提前投票或在选举日投票,否则民主党就会“卷土重来”,他们肯定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民主党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和前副总统拜登也不辞劳苦地走南闯北,告诉民主党的支持者,选举是有后果的,如果他们还要有医保、救济、流产的权利,如果他们还希望美国不对来自五湖四海的移民关闭大门,他们必须把共和党人“赶出”国会、州政府和州议会。

最近一个月来,只要在美国拿起报纸、打开电视或收音机,读到的、看到的和听到的都与竞选有关。一次例行的选举为何会让美国的政客和选民如此紧张?这次选举会给美国政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它会改变美国对中国越来越强硬的政策吗?它会帮助完善问题重重的美国民主制度吗?

历史的镜子

在美国,每两年一次的中期选举不 如每四年一次的总统大选那么激动人心,但它的重要性一点不弱于大选。首先,它牵涉国会众议院435名议员、参议院100名参议员当中的三分之一和近30多个州长及州议会成员的席位;其次,它是选民给白宫主人做出的重要操行评语;第三,它决定未来两年美国政治的走向;最后,它反映两年之后总统选举的态势。

美国历史不乏一次中期选举改变美国当时“国运”的例子。1858年,刚刚成立四年的共和党借着国内日益高涨的反奴隶制浪潮,一举在众议院中获得多数席位,彻底改变了美国就奴隶制的立法态势,使得一直拥护奴隶制的民主党突然处于守势。美国南方各州的领导人放话说,如果共和党人在两年后入主白宫,他们就会出走和另行建国。两年后,共和党人林肯当选总统,美国南方11个州独立,美国内战爆发。

从1858年起一直控制着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在1874年的中期选举中一下丢掉96个席位,民主党再次控制立法权,由共和党主导的旨在恢复种族平等、把黑人纳入政治和社会主流的南方重建运动戛然而止。南方进入一个对黑人歧视和欺压超过奴隶制时代的新种族隔离时代。

在1964年总统大选中把共和党打得落花流水的民主党人于1966年在众议院 丢了47个席位,在参议院丢了3个席位,多年失势的共和党利用民众对民权和反战运动的不满及厌倦,高举恢复稳定和治安的大旗,再次控制了立法权,结束了罗斯福总统在1933年启动的“新政”,并为两年后尼克松当选总统铺平了道路。

1994年,由共和党人金里奇(Newt Gingrich)统领的“共和党革命”通过猛烈抨击克林顿和启用崭新的草根政治动员造成民主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丢了53个和7个席位,使得共和党自1952年以来第一次同时掌控参众两院。克林顿总统痛定思痛,及时打右舵,将曾急剧左转的民主党拉回到中间道路,终于在1996年获得连任,但未能阻止共和党1998年对他的弹劾。

2010年,在奥巴马总统主导下通过的奥巴马医改法案成了共和党和新近崛起的茶党攻击民主党的主要靶子,共和党在选举中一举夺回67个众议院席位和6个参议院席位,彻底打乱了奥巴马政府的立法和执政节奏,一个本来可以改变美国的领导人不但没有改变美国,反而最终导致了特朗普的上台。

民主政治不是一场游戏

不少人认为民主政治就是金钱交易和暗箱操作,就是政客的无理吵闹和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