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厉制裁笼罩伊朗,

但中国可以继续从伊朗买石油

Caijing Magazine - - CONTENTS - ᪴ ᱙ܷ䃝㔲⢸ᮀ᳘ 㑃䒾 䘊≟

豁免名单上的国家都是伊朗石油重要买家,让这些国家归零谈何容易。伊朗石油含硫量很高,停止进口会让专门针对伊朗石油的炼油设施荒废或耗资巨大进行改造,这些国家会受到很大损失

美国政府从11月5日起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措施。为了迫使伊朗就范,美国此次祭出史上最严厉的制裁措施,制裁名单中新增包括伊朗中央银行、多家私人金融机构以及国营港口和船运公司等在内的700个实体和个人。

这是特朗普今年5月决定退出伊核协议以来,对伊朗恢复实施的第二轮制裁措施。此番制裁的重点锁定在伊朗的石油出口能力及其获取外汇的条件。

伊朗是OPEC第三大产油国,2017年原油产量381万桶/天,约占全球产量的 4%,出口量约210万桶/天。中国是伊朗石油的主要买家之一,对伊朗原油进口保持在66万桶/天。不仅如此,中国还与伊朗保持稳定的贸易关系,2017年两国的贸易额为370亿美元。

中国与伊朗的经贸和政治关系一直令美国无法完全实现孤立伊朗的目的。联合国2010年通过对伊朗制裁决议后,中国并未像日、韩、印度和欧盟等国一样减少进口,相反增加了从伊朗的石油进口量,而且为了避免以美元交易结算,双方采取以物易物的方式。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此次制裁后中国仍将和伊朗保持贸易关系,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可能还会是以物易物的形式。

由于美方制裁将对伊朗金融支付体系带来严重打击,影响不可小觑。任何公司和个人一旦违反美国对伊制裁条款,其在美国的经营活动将有可能受到重罚。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和伊朗有重要经贸关系,除了石油,还有投资、进口等其他交易。以石油进口为例,目前已经在下降,中国在伊朗的正常经营活动也受到消极影响,一些在伊朗的中资企业表达了这种担忧,随着制裁临近,它们的资金已经不能正常流转,正常交易受到干扰。

不仅对于中国,美国恢复制裁对欧盟、日韩等美国盟友也带来重大影响,在盟友们的强烈抵制态度面前,美国不得不提出缓和方案。据路透社报道,在制裁生效的当天,美国向中国大陆、中国台湾、日本、印度、韩国、意大利、希腊、土耳其发放了豁免许可,允许这八个国家和地区继续购买伊朗石油,但是每六个月要重新申请豁免许可。

豁免安排并非意外

伊核协议正式名称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中、美、法、德、英、俄六国(外加欧盟)与伊朗在2015年签署,同意暂停对伊制裁以换取伊朗暂停其核武计划。然而,特朗普对该协议非常不满,斥之为美国外交史上“最糟糕的协议”,自2017年上台后对伊朗不断打压围堵,并最终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恢复针对伊朗的所有制裁以及针对其他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二级制裁。

第一轮制裁已于今年8月7日生效,锁定伊朗各种出口货品、金融体系以及其进入全球金融体系的能力。第二轮制裁重点是将伊朗能源出口归零。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核心是切断其石油出口途径,限制海外对伊朗投资,从经济方面压垮伊朗,从而削弱其在中东地区政治影响力。

对于美国恢复对伊制裁以及给予中国豁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1月5日重申中方一贯反对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的立场。她强调,中国和伊朗在国际法框架下开展正常合作,合理、合法,理应得到尊重和维护。

美国一方面高调对伊朗实施最严厉制裁,另一方面却开出豁免名单。李绍先认为,这并不意外,美国此前也曾这么做。奥巴马总统2015年向多个国家发放伊朗石油制裁豁免。再加上美国单方面制裁退出伊核协议,而非基于联合国决议,并不占理,因此豁免在意料之中。

豁免名单上的印度、日本、韩国均为伊朗石油主要买家,且能源需求巨大。例如,印度目前是伊朗石油的第二大买家,伊朗则是印度的第三大石油进口来源国, 2017年印度从伊朗进口石油达47.1万桶/天。不仅如此,作为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印度能源需求在2017年保持上升趋势,进口数量达到破纪录的437万桶/天。若不能获得豁免,仅因减少进口产生的转换合同一项就需要巨大时间和金钱成本,更不要说对经济生产带来的影响。

“第一轮制裁后,印度虽然进口量有所缩减,但仍在继续购买,据悉印度11月将购买900万桶伊朗原油,而日韩表示将停止进口,但日本赶在限期前加大采购量,8月从伊朗进口的原油同比增长近65.3%。伊朗是重要石油输出国,原油价格也相对便宜,各国如果迫于美国压力中断或减少进口伊朗原油,很难找到其他合适的替代进口源,将给自己国家带来损失,所以各国还是会权衡利弊来决定是否听从美国。”前海期货投资研究中心研究员张蕾对《财经》记者解释说。

除了来自盟友的压力,从操作层面上讲,特朗普政府也不得不采取豁免这个缓兵之计。李绍先指出,豁免名单上的国家都是伊朗石油重要买家,让这些国家归零谈何容易。从技术层面上都达不到,伊朗石油含硫量很高,因此与伊朗长期进行石油交易国家的炼油厂设备都专门针对伊朗原油这个特性,停止进口会让炼油设施荒废或耗资巨大进行改造,这些国家会受到很大损失,因此不可能完全停止进口伊朗石油。种种情况让美国只能退而求其次,要求这些国家减少进口。

支付系统大战

虽然美国要对一些国家给予豁免,但伊朗通过石油出口获取外汇的难度在急剧攀升。

豁免条款要求这些国家必须以各自货币而非美元从伊朗购买石油,并将付款存入第三方委付账户,不能直接付给伊朗。而这些资金只能用于让伊朗从这些国家购买食品、药物和其他非制裁商品。彭博社认为,美国发放豁免是试图维持一个脆弱平衡,既确保国际石油市场获得足够原油避免价格高升,又要保障伊朗不能获得足够资金,否则制裁将失效。

这种脆弱的平衡很难维持,伊朗主要石油买家也不会坐以待毙,欧盟已经开始实施规避措施,因为制裁措施将与伊朗有生意往来的第三国公司也涵盖进来,许多 欧洲公司受到影响。

欧盟8月份已经通过阻断法案,试图让欧盟公司免受美国对伊朗制裁带来的影响。欧盟还在研究建立特殊支付通道——“特别目的载体”(SPV),以确保企业在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后仍能继续和伊朗进行贸易。SPV将针对与伊朗出口的相关支付,尤其是石油,也将对其他国家开放,这一举措在联合国部长级会议中得到中、英、法、德、俄等国支持,伊朗自己也表示赞成。

“这体现出欧盟与美国之间分歧正不断扩大,如果特殊支付通道得以付诸实施,不仅会削弱美国制裁效力,还将严重威胁到美元霸权地位,从而导致美国利益大幅受损。一旦成功开辟,美国利益受到威胁,或将考虑升级对欧盟中参与国家的贸易摩擦,并对其经济施加压力和干预,特别是在原油和天然气领域的大企业也有可能受到制裁。”张蕾说。

正因为考虑到特别支付通道带来的负面效应,据NBC新闻报道,特朗普政府预计仍将允许伊朗继续通过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系统进行某些交易。该体系被视为国际金融生命线,华府鹰派曾提议彻底将伊朗踢出该系统。

面对美国恢复制裁,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巴拉姆·卡西米(Bahram Qasemi)对此并不感到担忧,他强调,在美国制裁下,伊朗也有能力管理好经济事务。“通过这些制裁,美国能够实现其经济目标可能性非常小,更不可能通过这些制裁实现政治目标。”

伊朗方面正在积极应对制裁,除了争取国际社会支持,并通过降价来吸引更多买家外,伊朗还多管齐下力求减少制裁带来的损失。张蕾表示,伊朗已经通过国内能源交易所向国际买家直接销售石油,已有28万桶被成功售出,买家必须用伊朗货币里亚尔支付所购原油总额的20%,剩余款项则在装货后以外币支付,极有可能是欧元或人民币,买方姓名和身份细节 保密。另外,伊朗船只目前已关闭追踪系统,真实出口情况和买家情况难追踪。伊朗还会借道其他国家贴牌转口出售,尽管这会小幅增加采购方成本,但相比供给减少的影响则要小很多。通过美元之外的结算方式出口石油也是策略之一,可以与欧盟、中国、俄罗斯在内的买家建立新支付体系。

虽然国际社会和伊朗方面采取种种措施止损,但美国对伊朗制裁效果已经有所显现,OPEC最新月报显示,9月份伊朗原油出口量下降20万桶/天,目前为160万桶/天,降幅达12.1%,产量较今年4月缩减近40%。

为了弥补伊朗减产带来的原油市场缺口,OPEC近几个月持续增产,沙特9月原油产量已增至1051.2万桶/天,并承诺可在不到三个月时间内达到1200万桶/天。再加上美国原油产量维持在1100万桶/天,已超过沙特和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而且随着钻机数量增加,产量还将继续提升。

上述情况表明,伊朗制裁生效后可能短期内推升油价,但出现供给严重短缺的可能性不大,除非爆发新的地缘危机或者突发事件导致供应中断。“沙特记者卡舒吉被害”就是一例黑天鹅事件。李绍先指出,卡舒吉事件在全球引发公愤,但特朗普态度依然暧昧,这体现出特朗普依赖沙特应对伊朗的策略。

沙特通过积极增产得到美国支持,以对冲卡舒吉事件带来的震动。然而,此事仍存变数。张蕾指出,沙特政权稳定性增强的同时才能稳定原油生产,反之,若特朗普受到国内压力,对沙特进行经济制裁,那么沙特政权稳定性则会下降,并可能会引起市场对原油产量稳定性的担忧促使油价上升。如果美国因此与沙特关系紧张,中东的政治格局也会变得更复杂多变。因此在制裁伊朗这个紧要关口,为了双方利益,美国和沙特间仍会维持一种战略合作关系。

伊朗方面正在积极应对制裁,除了争取国际社会支持,并通过降价来吸引更多买家外,伊朗还多管齐下力求减少制裁带来的损失。图/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