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分崩离析

大型组织或官僚机构失败是因为它们变得过于复杂和相互关联,所有人如同坐井观天一般各自为战,没有人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图景,没有人承担责任

Caijing Magazine - - CONTENTS - ᪴ ↵㖁⋈ ↵㖁⋈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翻译:臧博,编辑:袁满)

大型组织或官僚机构失败是因为它们变得过 于复杂和相互关联,所有人如同坐井观天一般各自为战,没有人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图景,没有人承担责任

数字金融

2018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1919年,诗人叶芝在他的诗歌《第二次降临》中写下了下述名句:“万物分离;中心再也不能支撑;只有混乱在尘世流散,血污的浪潮脱缰而出;到处,无辜者的坟茔被淹没;最优秀者全然无坚信,而最恶者充满热烈的激情。”

这些话同样适用于当前的混乱局面,因为美中贸易战似乎在多层面上升格为对抗。在任何地方,政治和信条的核心都已无法支撑,而两极现象日益强化。

叶芝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感到震惊,而我们似乎正处在一个以最大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平等为特征的极度繁荣的黄金时代之退场期。美联储资金流向数据显示,到2018年中期,家庭债务已增至106.9万亿美元,两倍于十年前的数字。另一方面,美国的总债务已经增长到50.7万亿美元,占GDP的248.5%,其中增长最快的部分是17.5万亿美元的联邦债务,占GDP的85.7%。

与此同时,贫富差距扩大,最新数据显示,美国0.1%最富有家庭的财富,与90%的底层家庭财富总额相当。这种趋势是全球性的,助长了民粹主义的崛起。用英国前财政大臣和现任《标准晚报》编辑乔治·奥斯本的话来说,“精英们已经失败了,建制派也已经失败,我们需要拆毁国家的所有政治、经济格局。”

因此,在过去30年中形塑了温和中间派的共识,已经被分化为一个需要更多保护主义的右翼和一个争取更多福利支出来改善包容性的左翼。民粹主义的变革愿望带来了新 的“强人”领袖,他们将毫不犹豫地打破现状。

正是这种中间地带的崩溃,造成了岌岌可危的联盟或支离破碎的政府,这些政府保护从绿党到极右者的利益。德国正在进行的选举反映了这一趋势,因为两大政党的大量选票流失到了绿党和德国选择党(一个极右翼党派)手中。

斯坦福大学的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新著中称此为身份政治的兴起,因为部落主义开始出现,并拒绝接受全球化对所有人都有利的观念。这种信任丧失的原因在于,包括政府官僚机构在内的当局,本应保护弱势群体,却沉陷于政治当中。

1983年,哈佛社会学教授查尔斯·佩罗研究了复杂组织,以及为什么其中许多组织会失败,特别是在处理危机情况时。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和2011年日本福岛核危机——官方调查得出的结论表明,上述两次危机都是人为的、可以避免的。但不知何故,该行业及其监管机构都未能尽责。为什么?

在研究了许多公司和监管失败案例之后,佩罗得出结论:大型组织或官僚机构失败是因为它们变得过于复杂和相互关联,所有人如同坐井观天一般各自为战,没有人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图景,没有人承担责任,而这背后存在一个共同因素,他称之为“紧耦合”。

组织变得越来越复杂,因为它们必须不断适应新的情况。每当发生某些事情时,都会增加新的规则、人员和程序,使结构、 流程和工作变得越来越复杂。工作人员被要求遵守规则手册,由于人为错误常常受到指责,没有人愿意承认这是制度造成的失误。紧耦合意味着解决每个问题的方法是编写更多规则或自动化流程,直到所有人都失去了转圜的空间。假以时日,官僚机构为所有事情编写规则,好像规则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并避免责罚。结果是普通人觉得“专家”距离人性和常识越来越远。这些机构变得僵化、脆弱,容易发生崩溃和危机。

英国退欧的原因是英国人民投票决定摆脱布鲁塞尔欧盟委员会官僚机构的“紧耦合”。促进理想化的“以规则为基础的欧洲”,意味着国家层面的自由裁量权(自由度)越来越少。欧盟必须在英国脱欧方面施以更大强度的“紧耦合”,因为让英国轻松脱欧,会鼓励更多国家逃离,从而导致欧洲的分裂。

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正在推翻复杂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减税、脱离各种国际贸易和其他协议。美国正在回归“松耦合”,以允许自己在双边而非多边层面谈判出更划算的交易,达到新自由度。在有秩序的情况下,不守秩序者将获胜。在这一系列不守秩序的攻势中,那些试图维持旧秩序的人将处于守势。

万物分崩离析,因为旧秩序在脱嵌。新秩序带来了新的机遇,但也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危险。本周全球市场下跌反映了这种紧张情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