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能源贸易的潜力

美国能源开采技术的革命性应用导致供给猛增,在未来3年-5年内中美两国间的能源贸易有潜力实现大幅增长

Caijing Magazine - - 目录 - 文 /特约撰稿人王晓波 编辑 / 郝洲

美国能源开采技术的革命性应用导致供给 猛增,在未来3年-5年内中美两国间的能源贸易有潜力实现大幅增长

中美贸易争端在G20的习特会后峰回路转。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介绍中美两国元首会晤情况时称,中方愿意根据国内市场和人民的需要扩大进口,包括从美国购买适销对路的商品,逐步缓解贸易不平衡问题。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12月3日对CNBC电视台表示,中国将进口超过1.2万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包括农产品、能源、工业及其他产品。

在市场条件下,中国能否有意义地增加进口美国能源产品?

中国经济发展和民生环保升级导致能源需求增加,美国能源开采技术的革命性应用导致供给猛增,两者恰好在时点上相配合,在未来3年-5年内中美两国间的能源贸易有潜力实现大幅增长。

据招商证券研究预测,到2020年,中国从美国进口原油可达300亿美元;液化天然气可达40亿-50亿美元左右;而乙烯、聚乙烯、乙烷等石化产品自美国进口也存在约40亿美元的增量空间,中国能源化工产品自美国进口在五年内有约400亿美元的增量。据国泰君安证券研究,假设未来五年中国的天然气及其副产物的新增需求全部由美国供给,可以减少贸易逆差约300亿-500亿美元。而据光大证券研究所估算,自美国进口能源、化工产品可以增加近900亿 美元金额,其中原油近600亿美元,天然气约160亿美元。

有的美国研究者比中国同行还乐观。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的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表示,能源产品贸易增长能削减中美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他认为,这么做能够使美国巨大的增产匹配中国旺盛的需求,又能够避免贸易战。而且,美国对华贸易赤字是按照销售日期入账的,与中国企业普遍采用的权责发生制会计处理方法一致,在交货前即可立竿见影地体现在会计账目上。

美国能源产品急寻买家

2015年,美国因为页岩油气革命逐步迈向能源独立并取消了已实施40年之久的原油出口禁令。从那以后,美国油气出口迅猛发展。在2018年末,美国正式转身成为石油进出口国。美国能源信息署预计2019年美国石油产量将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到2023年美国原油出口水平可达日均500万桶,目前美国油企日均出口260万桶原油。国际能源署预测,未来十年世界石油供给增量的80%以上将来自美国。

美国能源产品出口的另一大项是天然气。从美国的生产和输出能力来看,页岩气革命使得美国天然气生产能力大 增。美国已成为世界最大产气国,占全球产量的20%,也是中国的第六大来源国。据国际能源署预测,2018年美国天然气出口将升至228亿立方米,2019年出口量将翻倍达到456亿立方米,2022年有望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据能源咨询机构Wood Mackenzie预测,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能力在2020年将达850亿立方米,2025年将达1700亿立方米。

从美国政治经济层面来看,特朗普政府较前任奥巴马更强调化石能源和促进就业的重要性。特朗普称,页岩油气产业可在未来七年内为美国增加200万个就业岗位,开放联邦所属化石能源开发可创造28万个就业岗位,仅Keystone XL管道项目(编者注:可将加拿大的重油输送至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再经其他管线运往墨西哥湾沿岸的炼油厂)就可创造4.2万个就业岗位。此外,油气产业的发展从总体上可每年创造40万个就业岗位。

特朗普希望向全世界扩大能源出口,并不仅仅对中国提出要求。今年4月,他要求德国放弃对输送俄罗斯天然气的北溪管道2号线的支持。7月出访欧洲参加北约峰会时,他讽刺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德国成为了俄罗斯的“俘虏”,再次施压欧洲,要求欧洲建设9个至11个液化

天然气接收站以进口美国天然气。但与西欧洲直接接壤的俄罗斯通过管道输送天然气具有天然的价格优势,尽管美国液化天然气在欧洲是零关税进口,也难以快速打开欧洲市场。

中国的能源缺口有增无减

中国是富煤、贫油、少气的国家,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和最大原油进口国,进口依存度达68%。到2030年,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可能达到80%。

2017年,中国进口原油4.19亿吨(日均840万桶),进口金额达1623亿美元,其中从美国进口仅为32亿美元,仅占不到2%。2018年1月至10月,中国原油进口日均906万桶,增速达到7.9%。保守估计,若中国原油进口年均增速维持在6%,到2023年将达到1200万桶/日,届 时美国原油产品在中国原油进口版图中的比例将进一步提升。

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同样增加迅猛。经济发展产生需求之外,中国的环保意识不断加强,进一步推动了天然气的需求量增长。中国各地的煤改气工程正在进行,上百万家庭从燃烧煤炭取暖改为燃烧天然气取暖。中国的发展需要大量清洁能源,天然气作为煤的替代能源,需求增长是大势所趋。根据我国规划,到2020年天然气占一次能源的消费比重将提高至8%-10%。由此计算,到2020年我国天然气供应缺口将达1200亿-1500亿立方米,进口依存度将达40%。根据国际能源署预测,未来五年内世界天然气需求增量的40%将来自中国。

2017年,中国的天然气进口量达6857万吨,其中液化天然气进口3829万吨, 占总进口量的56%,同比猛增48%,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2018年前八个月,中国共进口天然气789亿立方米,同比增长38.6%。

相对于中国天然气需求的迅速增加,中国目前的一些主要进口来源国的供应可能无法同步跟上,给美国对华出口提供了机会。管道天然气进口即使在2030年前全部完工,按照规划上的全负荷运行也只能满足预测天然气进口量的42%。实际上更因为受季节、经济、技术和政治等因素影响,通常导致对管道输送的产能利用率不足。去年管道进口的产能利用率仅达55%。2017年冬季气荒时,中方希望土库曼斯坦增加30%供应,但因种种原因,至2018年1月底,中亚管道供气反而减少了40%多。

去年分别占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份额11%和8%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

亚因为储量有限外加国内消费增长,在2020年出口量将可能开始减少,印度尼西亚甚至预计在2023年成为净进口国。

除了上述国家的例子外,中国对能源安全也要长远考虑。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说,中国的油气一向多来自于地缘政治动荡的中东,对能源安全是一个隐患,多样化能源进口肯定是一件好事。

美国能源贵不贵?

从成本的角度来看,美国出口油气到中国在目前市场环境中具备可行性。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国际经济资深研究员赛瑟尔(Brad Setser)说,目前大多数致密油田的盈亏平衡点在40美元-50美元/桶之间,因此当国际油价高于50美元/桶时,原油出口有利可图。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旭说,在油价70美元/桶左右的情景中,美国公司出口石油有充足的获利空间。从中国买家的角度看,由于目前布伦特-WTI价差在8美元/桶左右,足以抵消约从得克萨斯州西部产地到中国目的港与北海原油到港之间4美元/桶的运输成本差,美国原油因此比其他来源国出口到中国的原油便宜得多。与之形成对照的是,沙特阿拉伯上调了向亚洲的出口价格,导致沙特阿拉伯原油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提升甚微。

天然气成本方面,能源市场数据提供商普氏能源的能源定价地区主任班尼斯特(Alan Bannister)认为,从美国墨西哥湾沿岸运输液化天然气到中国不经济。他说,中国最可能还是从澳大利亚和卡塔尔进口,而美国的产品则会出口到欧洲。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到岸价为305美元每千立方米,超过澳大利亚的259美元每千立方米,但低于卡塔尔的323美元每千立方米。

不过,液化天然气现货价格主要是 由消费地的天然气交易所确定的,不区分来源地。尽管目前现货购买量逐渐增大,但长协仍占主导地位。照目前Henry Hub气价和布伦特油价计算,美国液化天然气的长协价格约为9美元-11美元每百万英热单位。

另外,与管道进口相比,其他价格影响因素不论,单单中国国内运输成本和运输储存能力的瓶颈就使得进口液化天然气在中国东南部价格比西北、西南陆地边界进口的管道天然气具有竞争力。数据显示,新疆至广东的管道天然气因国内运输费用比液化气入境价格贵约7倍。

林伯强认为,目前美国对华能源出口目标也不是很确定,可能还有待进一步谈判。他指出,在美国能源产品有相对竞争力的前提下,出口量应该是渐进地增加,在三五年内达到400亿-500亿美元问题不大。中国天然气消费目前处在年均增长15%的高速发展阶段,美国的市场份额增加不太会压缩其他贸易伙伴的出口量。

不过,刘旭告诫说,美国政府和企业的决策关系是分开的,企业未必一定要实现政府的增长目标,一切还是以商业考虑为基础。进一步的谈判有很多变数,未来的美国LNG供货是继续以现货为主还是签订长达几十年的长期合同,价格机制如何确定都还是未知数。他还提醒,美国的能源出口对中国的需求是一个有益补充,但不会成为主要进口来源。

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原油仅占中国进口量的1.8%。去年中国进口原油最多的国家是俄罗斯,占中国总进口量的14.2%,紧接着是安哥拉和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天然气进口约一半来自于土库曼斯坦为主的管道进口。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中,澳大利亚占45%,卡塔尔占20%。美国从2016年9月才开始向中国出口液化天然气,2017年出口量已达 152.91万吨,占中国总进口量的4%。

基础设施瓶颈

虽然有很多中美研究者对中美能源贸易增长的前景期望很大,但另外一些研究者发表了较谨慎的看法。东帆石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陈卫东说,由于基础设施瓶颈等制约因素,他不认为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能源产品可以在特朗普第一个任期达到500亿美元。

目前,运输瓶颈是限制未来美国液化天然气对华出口快速增长的因素之一,但在建和待建项目有望在不远的将来缓解或消除运输瓶颈。除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外的美国其余48个州有两个已运营的出口气站。到2019年末,还将有3个气站投入运营,年出口能力将从2017年的1350万吨增至6600万吨。除了在建项目外,第二批的4个出口气站计划在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建设,设计容量与第一批相当。还有两批共12个气站在计划审查中,多数位于墨西哥湾沿岸。

目前美国总计申请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规划总产能超2亿吨。原油方面,根据PIRA数据,截至2017年底美国墨西哥湾出口能力约为271万桶/日。除了出口能力之外,库容能力、管道输送能力、装卸能力等也有待完善,基础设施限制可能在中短期内制约美国原油出口增长空间。为了提高出口能力,路易斯安那州海上油港已经在现今世界上最大的油轮上完成了原油装载。这种运力达200万桶的巨型油轮不再需要转运,可以节约运输成本。美国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能否跟上油气开发和出口增速值有待继续观察。

在关税争端前,中国进口美国能源产品呈现良好增长势头。2018年前四个月,美国对华出口原油日均33万桶,同比增加57%,而金额达24亿美元,同比翻番。今年上半年中国自美国原油进口金额已超过去年全年金额。

美国加州的一家炼油厂。在2018年末,美国正式转身成为石油进出口国。图/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