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金融的经济理论分析

数字金融监管应当着重于检验产业增长的根源,确保产业增长来自于技术与创新,而非监管套利或隐性风险

Caijing Magazine - - 目录 Contents - 文/张博扬(编辑:陆玲)张博扬作者为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数字金融监管应当着重于检验产业增长的根源,确保产业增长来自于技术与创新,而非监管套利或隐性风险

数字金融为支付技术和普惠金融带来了巨大的创新与变革,对实体经济和金融产业意义重大。金融业相对薄弱的发展中国家,到底应该遵循发达国家在金融发展方面的既有路径,还是可以仰赖科技进步带来的新的突破口?数字金融在中国的相关经验无疑对发展中国家极具启发性与借鉴意义。

经济研究的核心问题是资源的有效配置,以及相应的市场结构、传导机制和政策建议。市场利用价格作为信号,协调各行业对资源进行最优配置,这一点在金融业也不例外。

简而言之,金融行业对实体经济的重大意义可以概括为解决了三类问题:信用错配、流动性错配与期限错配。在这三方面,数字金融都对既有金融业带来了创新与变革。正如科技之于实体经济,金融创新对金融业与整体经济都十分重要。

信用错配是金融业为实体经济解决的第一类问题。金融业对接的两端,一面是渴望获得低风险的债权方或投资方,另一面是存在风险的债务方或被投资方。信用错配的根源在于不对称信息,金融业利用自身的专长和规模经济,进行尽职调查以缓解不对称信息,促进了信贷和投资,最终提高了资源的有效配置。这方面数字金融依赖其科技优势,为传统金融业提供了有效的补充。比如,很多新兴的消费贷款机构利用GPS定位和人工智能技术,实时掌控抵押物的地点和状态,减少了监督成本和信贷风险。

流动性错配是金融业为实体经济解决 的第二类问题。一面是渴望获得高流动性的债权方或投资方,另一面是流动性较差的债务方或被投资方。流动性错配的根源在于经济分工与差异性偏好。融资方的目的是将资金转化为投资或者消费,并利用未来的现金流补偿出资方,因此往往不能满足出资方的流动性需求。另一类流动性错配体现在规模经济上,融资方资金需求量大而出资方资金供给量小,导致融资方难以提供预期的高流动性。

金融业利用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和杠杆优势,缓解流动性错配问题。这方面数字金融可利用大数据更好地预测用户的资金流转需求,缩减闲置资金,增加使用效率。如余额宝、钱大掌柜等平台,利用互联网技术创新带来的规模经济解决流动性错配的问题。

期限错配是金融业为实体经济解决的第三类问题。出资方希望较短的资金占用周期,而融资方希望较长的资金使用周期。金融业利用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和风险管理优势,缓解期限错配的问题并促进资金流转。典型例子就是商业银行吸纳短期存款同时投资长期贷款项目。如果数字金融可以利用大数据和量化分析更好地管理期限错配风险,那将进一步推进市场有效竞争,降低存贷款利差的金融摩擦,有助于资源的有效配置。

数字金融对实体经济的贡献,主要是解决以上三个错配问题。而数字金融监管应当着重于检验产业增长的根源,确保产业增长来自于技术与创新,而非监管套利或隐性风险。

首先,针对信用错配问题,优质的数字 金融企业利用技术手段解决不对称信息,消减信用风险。而劣质的数字金融企业则忽视信用风险,盲目扩张,通过令出资方承担未知的信用风险拉动增长,这样的行为应当被有效监管,防止劣币驱逐良币。

其次,针对流动性错配问题,优质的数字金融企业利用技术手段预测流动性需求,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而劣质的数字金融企业则缺乏有效的流动性管理,在许诺高回报的同时令出资方承担潜在的流动性风险。监管部门应当对数字金融企业的流动性状况加以监控,以确保行业快速增长不是建立在高流动性风险的前提下。同时,针对优质的数字金融企业,当存在真实的短期流动性需求,应当允许其开辟同业融资的渠道。

最后,针对期限错配问题,优质的数字金融企业利用技术优势合理管理期限风险,确保资产负债表的安全稳定。而劣质的数字金融企业则忽视期限错配风险,令出资方暴露在潜在风险之下。同样的,相关部门应当对数字金融企业提供风险警示和教育,并进行合理监管。

综上,快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和现代科技为数字金融产业提供了空前的机遇期,健康发展的数字金融产业也将进一步促进中国经济的转型与发展。不过这一切都有赖于持续的技术创新与合理的政策保障和监管。在合理的监管和良性的市场环境下,相信优质的数字金融企业可以依赖自身的创新与技术进步脱颖而出,为中国经济添砖加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