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Stand.bernie Wong ·引領數碼營銷之路

資訊科技的發展,助長了社交媒體的興起,令數碼平台成為了新的商業戰場。面對網絡上海量的資訊,由上線到下線兩者無縫融合,為要令商業品牌在數碼平台上傳頌千里,已不是一般既有的傳統思維方式可以應付。擁有豐富數碼媒體營銷經驗的Social Stand創辦人黃啟亮 (Bernie Wong)指出,就算數碼平台如何在變,但當中以創意內容做推廣策略是不會變的。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Contents - Text / Toby Chan Photo / Sam Kwong

社交媒體的出現,改變了營商生態,從前是鬥規模、鬥資源、鬥品牌,但隨著資訊科技進步,減少了經營成本上的門欄,只須充分展示創意及掌握市場趨勢,拉近了大小公司之間的距離,令小公司亦足以打贏跨國公司,成為市場上的Change maker,熱愛社交媒體,總是創新意念不斷的 Bernie,自然是其中之一。

從大公司到蚊型小公司

Bernie入行十多年,一直都在數碼媒體的行業發展。他表示,在大學時期修讀創意媒體,畢業後曾從事網頁編輯,其後加入美國雅虎搜尋網站,為跨國廣告客戶做宣傳工作,之後再加入國際著名廣告公司WPP集團,卻於5年前毅然放棄大公司的優薪厚職,獨立門戶創立Social Stand。

由大公司到小公司,規模自然是差天共地,但當中的滿足感及公司發展前景,卻推動他一直往前邁進。「市場已改變了,客戶聘用廣告公司的趨勢亦有所改變。我們的公司只有十多人,怎與市場上的大型4A廣告公司競爭呢?我亦是從那些大型廣告公司出來的,故此明白到,品牌已經開始相信,『蚊型』廣告代理的彈性會更大,亦更容易抓緊市場上社交媒體的最新趨勢。那令我們更能明白客戶的需要,並快速配合,只要客人同意了,就很快可以將之展示出來。」訪問期間,發覺辦公室一角的電視上長期播放Bloomberg 節目,他指出,那亦是為了緊貼美國市場的最新動向,一有風吹草動,就可以將有用資訊傳遞給客戶,同時亦有助激發靈感。公司同事都是年青人,工作方式亦與傳統不同,如常以Stand-up meeting方式開會,為的就是令工作更有效率;有時輕鬆地傾談一番,而新的意念就往往在此間蘊釀出來。

與客戶建立長遠關係

大凡大品牌,一般都會有發展及推廣上的制肘,那是基於國際市場及地區之間的發展策略之 不同。Social Stand 如何去贏取大客戶大品牌的心 ? Bernie 指出:「我時常都強調,要做好的內容,而品牌及客戶之所以記得我們,亦因為我們可以將品牌故事和產品,以創意手法於社交媒體平台上演譯出來。我們有很多同事都是曾從事大型廣告公司,與很多跨國品牌公司合作過,因此會明白到跨國品牌有其限制,不過若果不將品牌的推廣策略向本地化調整,便會有很嚴重的後果。此時同事的豐富經驗就可以幫到客戶,大家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的,客戶可以放心,我們既可以符合品牌的全球市場方向,亦可以在本地市場順利執行,並做出成績。」客戶對 Social Stand的認同,不止來自其對市場的精準拿捏,還有對客戶、對品牌的深入認識。「當一開始,我們就會花很多時間了解品牌的DNA。」因此有很多客戶,都是長期合作的,如 Tempo 紙巾、GAP、Starbucks 等。他笑說:「市場上選擇多,我們如何與客戶維持如此長遠的合作關係?事實上我們沒有刻意去做甚麼,只是經常會將社交媒體的新趨勢,告訴給我們的客戶,共同制訂策略應對。」

商業發展,向來著重業務多元性, Bernie 卻深明專注的重要性,公司一直只專心做好數碼營銷上的工作。「我們想專注地去做,至於其他工作,則可以交給其他合作夥伴,通過彼此的協同合作,希望將件事情做得更好。」數碼媒體不斷在變,由平台、技術、內容,以至受眾,都是日新月異的,如何面對變化?「的確是在變,但有兩方面是向來不變的,那就是優質內容及制訂策略。當然在變化面前,我亦會驚的,因此我是每一日都在學習的,如在電台做主持、在大學教書等,希望將經驗傳授給新一代讀廣告的年青人,同時亦可以偷師,從他們身上得悉年青一代的想法及消費行為。另外通過教導從事市場推廣工作的人,令他們的知識得以提升,從中可以明白到,甚麼才是最好的數碼媒體內容。」

01 在本年度由香港互動市務商會舉辦的「The 6th Medi a Convergence Awards」中, Bernie獲 頒「MCA Digital Marketer」獎項。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