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Duck 沈學耀尋常小吃致富路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Interview | People - 上海騰訊創業基地創業導師曾任香港仁濟醫院及博愛醫院總理

人沒夢想,同條鹹魚有何分別?這是今日已講到「爛」的人生金句,現在開始有人講其進化版:連做鹹魚,亦要做最鹹那一條!說話人人都會講,做得到又可以實行的,才是重點。夢想從來不只是「想」,是要做出來的。新加坡鹹蛋薯片及鹹蛋魚皮品牌「金鴨」( The Golden Duck)於 2015 年由兩位年青人——沈學耀( Jonathan)及黃友偉( Chris)一同創立,前者更擁多五次創業的經驗,因此這盤小吃生意,已不是為了達成夢想般簡單,是更多的經驗累積,而成功背後,是對每個細節的執著,才令生意持續發展。

當年殖民地政府發現香港島和九龍半島的土地不敷使用時,便伸手進界限街以北和九龍群山以南的新九龍,亦即今天的荔枝角、長沙灣、深水埗、石硤尾、九龍塘、九龍城、黃大仙、新蒲崗、牛頭角和觀塘區。這些地區全部都是當年「新界」的範圍。而不少村落,則給淹沒和遷置,以建設支援市區發展的水塘。隨著新九龍的開發完成,一代又一代的新市鎮:荃灣/葵涌、沙田、屯門、大埔、元朗、粉嶺 / 上水、將軍澳、馬鞍山、天水圍和東涌,陸陸續續發展起來。而新市鎮的土地來源,離不開移山填海,與及農田、鄉宅和沼澤的轉換。

在郊野公園以外,已有法定規劃圖覆蓋的440平方公里新界土地(不計葵涌和荃灣但包括其它新市鎮)當中,有三分一給劃作農業用途和綠化地帶,兩成是自然保育用地,一成二左右是包括機場、軍事用地和堆填區等特殊指定用途,一成一左右是包括鄉村式發展的低至極低密度住宅,露天倉儲用地則不到百分之一。時至今日,新界東北新發展區、洪水橋新市鎮和東涌新市鎮拓展等計劃,依舊是將以往未轉變成大規模發展用地

發展新界若說「新界」只有120年歷史,大家必然不相信。但事實上「新界」這名稱,只是在1898年時滿清政府與英國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由九龍界限街以北,至深圳河以南土地,連同233個島嶼之後才出現。現時香港整體土地面積約為1,100平方公里,新界的範圍佔了八成六以上,就算撇除包括大嶼山的離島區,仍佔了七成的比重。

現時癌症標準治療包括三大療法(外科療法、放射線療法、化學療法),這些療法都是從外部的力量殺死癌細胞,同時地正常細胞也會被殺死或受傷。癌症免疫細胞治療,是用患者自身的免疫細胞攻擊癌細胞,不會攻擊正常細胞,副作用較輕微,而且可以和三大標準療法聯合使用。研究證明,免疫細胞治療可以提高三大標準療法的效果,提高患者的生存期,改善患者的生存品質,癌症免疫療法的崛起不只改變了惡性腫瘤的臨床治療,更帶給病友與其家人治癒的希望。

然而,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由美國的 James P. Allison 博士與日本的本庶佑教授則推動了免疫學研究的進程,開啟了一個全新的癌症治療領域,促使了癌症治療領域革命性新藥物面世,現在已經應用於癌症臨床治療。這療法是利用人體自身的免疫系統追捕並殺死癌細胞。當病患罹癌時,免疫系統或許不會攻擊腫瘤,甚至不把癌症細胞當成外來入侵者,其中一部分原因是 T 細胞上名為 CTLA-4 的蛋白質,它的主要功能就是抑制 T細胞,使之不會攻擊健康細胞。Allison 博士及其團隊發現一個有效方法—用藥物阻斷 CTLA-4 作用,等同於打開免疫系統的「煞車功能」,使人體免疫系統得以攻擊癌細胞。

自 2000年開始,研究人員測試了由 Allison 博士所開發的抗CTLA-4 抗體 Ipilimumab,又稱 IPI,應用在數百位黑色素瘤患者身上。這些患者的癌細胞都已經轉移,一般來說,他們的存活率大部分都不到一年。雖然當時在臨床實驗中,僅有少數患者對IPI 有反應,但研究人員探究,這些有成效的患者能夠活多久,結果是,超過 20% 的黑色素瘤患者病情得以好轉。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在 2011 年核淮了免疫療法抗癌藥物 Ipilimumab,商品名為 Yervoy,此後陸續有更多患者因此痊癒。

中國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周院長和 MD Anderson 癌症中心合 作,在治療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 Glioblastoma,簡稱GBM)時通過資料發現,患者存活的長短與體內 PD-1 的多寡有絕對的關係, PD-1 數值偏高者,存活率則低,過了第三年,存活率為零。關於 PD-1 的研究,正是今年與 Allison 博士一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日本京都大學高等研究院副院長本庶佑教授的研究範疇。

根據本庶佑教授的研究,身體內的免疫細胞會對外來的病毒進行攻擊,但是在遇到癌細胞的時候,免疫細胞卻不會發動攻擊。他還發現,免疫細胞上有一種稱為 PD-1 的蛋白質,是除了CTLA-4 之外的另一個免疫細胞「煞車裝置」,癌細胞就是利用PD-1 關閉 T 細胞的攻擊。基於這項研究成果,本庶佑教授研究出了一種免疫治療藥物,能激發人體的免疫細胞重新啟動,自主對抗癌細胞,這個藥名為 Opdivo,是一種新型態的癌症免疫治療藥物。

現今的免疫療法,除了兩位諾貝爾獎得主使用的免疫檢查點阻斷療法外,還有CAR- T免疫細胞治療。治療開始時,醫護人員會抽取患者自己的T細胞改造成為能夠識別腫瘤細胞抗原並攻擊腫瘤細胞的戰士,再會輸回體內對抗癌症。法國 Cellectis CEO 兼創始人 Andre Choulika 博士稱這種方法為精準治療,所謂精準是因為利用了特殊的蛋白質,類似在 T 細胞上裝上彈頭,能夠識別特定細胞。整個過程大約需要三周,而且 T 細胞的改造只能在特殊的醫療中心實驗室進行。

現時全世界可以說整個癌症治療領域已經開始接受免疫療法,並視之為放射線治療手術以及化療之外的另一種癌症療法。各國研究人員也在不斷提高這種治療的效力,不少科學家們都正在研究將多個免疫療法聯合使用以提升效果,隨著大量臨床試驗的展開,相信在住後的數年,免疫細胞療法將為癌症患者帶來更多的福音。

癌症治療新趨勢免疫療法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由美國的詹姆士·艾立遜博士( James P. Allison)與日本免疫學家本庶佑教授( Tasuku Honjo)共同獲得,以表彰兩人發現通過抑制停止免疫調節的癌症療法。

在加密貨幣採礦(或稱為挖礦劫持)行動當中,網絡罪犯盜用另一用家的瀏覽器,並進行不正當的採礦行為,或製作加密貨幣。另外,用作劫持挖礦的軟件讓用家複製常用的網站,以及發動濫發的行動。

加密貨幣採礦者亦可利用殭屍網絡,而連接網絡的裝置包括電腦、伺服器和被常見的惡意程式所感染或控制的流動裝置來進行採礦。企業往往都是加密貨幣採礦的首要目標,因為相比一般的家用或個人電腦,企業擁有較先進和強大的系統,能為駭客帶來更可觀的收入。

殭屍網絡於 2014年首次被利用作為比特幣挖礦工具,近年它也被用來挖掘更新型及容易挖礦的加密貨幣如門羅幣。加密貨幣採礦攻擊多在受害者不知情下進行。現時香港甚至全世界面對最強大的網絡威脅之一是勒索軟件,它影響全球每個行業,任何一位用家都是潛在的目標。勒索軟件攻擊初步針對Windows系統,但攻擊者已開始把目標擴展至其他平台,說明網絡攻擊正以高速發展。

加密貨幣的交易以匿名方式進行,因此網絡罪犯的身份越來越難以偵測。今天,任何人都可以建立加密貨幣,甚至可以輕易在不同加密貨幣之間進行轉換,以隱藏其身份。

然而,訂立有關加密貨幣的法規是棘手的問題,亦可導致巨大的損失。門羅幣使用比比特幣更難以追蹤的區塊鏈,亦較容易與不同單位進行轉換。比特幣具有協助勒索軟件成功的付款機制。雖然早期使用這機制的勒索軟件已被終止運作或被管制,但是比特幣並未設中央機構讓法規部門採取針對行動。在不被規管而且不安全的數碼貨幣世界,它為網絡罪犯開展更多機會來針對任何用家,並更快捷和輕易地從中獲利。

加密貨幣採礦惡意程式往往利用偽冒的連結及軟件,或透過網上廣告及看似正規的電郵以矇騙受害者上當。一旦成功入侵,他們便可利用受害者的中央處理器或圖像處理器資源進行採礦。在已有的工作附載上,這種高強度的活動有時可佔用終 端用家多於一半的中央處理器能力。因此,這需要更多資源來支援額外的工作負載,並冷卻被過度使用的系統,以致電力成本上升、增加硬件的損耗,最終更可影響企業的聲譽。

雖然難以完全防止非法採礦,時刻保持警惕和使用有效防範其他惡意程式的統一技術和政策將是良策。用家可以安裝廣告阻截器來制止有意圖進入網絡瀏覽器的挖礦劫持的程式語言。另外,有些現有的網絡瀏覽擴充功能也可以有效阻截瀏覽器上的不當採礦。有些攻擊發生於瀏覽網站或受感染的彈出式廣告,只要離開網站並把視窗關閉就可停止這些挖礦行動。

另外,分辨裝置有否被感染的方法之一是留意手提電腦或電腦的散熱器所發出的聲響。除了運作變得遲緩,受感染的裝置需要更強的冷卻;處理器過熱和冷卻器高速轉動便可能是加密貨幣採礦攻擊的現象。

在企業層面而言,使用中央處理器的效能和網絡管控工具是有效而快速偵測攻擊的方法。系統用家和服務團隊應定期接受訓練,讓他們可在短時間內偵測到挖礦劫持活動,以及作出快速的回應。與其他網絡安全威脅一樣,加強教育是預防和盡早偵測到加密貨幣採礦最有效的方法 。

港企需提防加密貨幣採礦威脅去年年底,我們偵測到一個大型的加密貨幣採礦活動,以開源工具XMRIG 進行門羅幣( Monero)採礦。估計全球高達一千五百萬人受影響,而實際受影響人數有機會高達三千萬,這反映同類活動所帶來的驚人影響。

近世紀,成功的國際企業均不是單靠一人之力,大部份由兩個或以上的創辦人組合,如微軟、蘋果、阿里巴巴、騰訊等等。無獨有偶,大部份拍檔在公司真正成名前已經拆伙。如 Paul Allen 與 Bill Gates 於 1975年創辦微軟公司後,前者掌管了公司前8年的技術營運。不過, 1982 年 12 月, Paul Allen與 Bill Gates 和他的新副手 Steve Ballmer 有所爭執,並在1983年離開微軟,不過他一直留在微軟董事會直到2000 年。有別於其他合伙人, Paul Allen一直持有微軟股份,才可成為超級富豪,令他後半餘生能投入數十億美元在遊艇、藝術、搖滾樂、運動隊伍、大腦研究及房地產等。《Forbes》10月曾估計,他的財富多達217億美元,全球富豪排名第44 名。

事實上,微軟高速發展是在他離開以後,1984年微軟和IBM開始合作開發了作業系統OS/2。1985 年,微軟推出首款 Microsoft Windows的零售版,最初作為其MS- DOS系統 的圖形拓展版本。1990年,微軟推出 Microsoft Office,雄霸了辦公室應用程式至今。

企業要成功,是否真的「一山不能藏二虎」﹖很遺憾的是,世界上有很多例子。事實上,企業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是來自領袖的視野及魅力,並不是其在行業的專業能力。同一道理,就算你是行業專家,也不一定是成功的企業家。不過,大部份成功的企業家能夠知人善任,身邊找到不少好幫手而成就大業。筆者過去十多年的金融生涯,遇過很多的上市公司老闆。能夠屹立至今,發現這些成功的老闆成功帶領企業打出一片天的,也有其個人魅力。企業在成長過程中,會遇上大大小小的困難,一定行過高低谷。Bill Gates是成功的企業家,而Paul Allen 亦知進退。前者有名有利,而後者有利,惟人走了,世人卻欠了對他的客觀評價呢。facebook 個人專頁: www.facebook.com/kklamkakei

月前出席了商界一個以回收為主題的可持續發展講座,筆者關注的焦點自然地落在廢紙回收方面。翻查政府的數據, 2016年香港都市固體廢物棄置量為平均每日10,345 公噸(總量 379萬公噸),而廢紙回收佔總都市固體廢物回收量( 191 萬公噸)的 42%。筆者願見政府、業界及個人攜手合作,在促進回收、循環再造的工作上再加把勁,做到惜物、減廢、循環再造,一起善用地球資源。事實上,全球商界都意識到環保及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並以不同方式作出響應。

近期不少報道都提及處理即棄塑膠用品不當而造成海洋污染問題,外國有數據顯示,單在英國每年已使用85億枝飲管,即平均每日 2,300萬枝。有見及此,有連鎖快餐集團在今年9月起,於英國及愛爾蘭逾1,300間分店為顧客提供較易被生物分解的紙飲管以取代膠飲管。至於鄰近香港的台灣,今年起亦大力推動「走塑」,要求商戶逐步採取措施取代即棄塑膠餐具,包括膠杯、膠飲管等。

所謂「珍惜資源,人人有責」,商界更可把握先機,多走一步,為消費者提供多一個環保選擇。就上述的即棄塑膠用品而 言,往往可用紙品代替,目前已有食物包裝用紙能100% 完全自然降解,如亞洲漿紙研發生產的環保食物包裝紙品Foopak。

為向市場探溫,筆者曾四出在香港大型超市尋找紙飲管產品,結果遍尋不獲,只能在某些西餐廳及派對用品專門店找到,可見紙飲管在現今的香港尚未普及,亦意味著商機所在。我們立即用短時間研發優質的飲管用紙,很快便吸引了買家,投入全新機器,準備大量生產以應全球需求。把握環保機遇,為顧客生產合宜的產品,除了是在商業上做對的決定,也是為保護地球盡一分力。

展望未來,現代紙業仍充滿發展空間。除了環保包裝,再造紙的市場需求亦在迅速增長,例如越來越多機構包括中小企願意採購再造影印紙。一張紙的纖維基本上可被回收六至七次,能善用再造紙,也就能延續一張紙的生命。

紙,千百年來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身為一名造紙人,筆者一方面關注紙產品的質素和生產過程的環保性,也希望社會上各界人士能支持回收、減廢及綠色造紙,讓紙達至可持續運用,發揮它的最大貢獻。

我們建築師常多方面思考,處處希望利用建築設計、城市規劃 "design better life"。科技令無人駕駛技術和自駕汽車出現,對我們的城市空間會帶來甚麽變化?建築師及城市規劃者該如何運用當中的有利條件,創造出更多創新設計,為人們帶來更優質的生活?

當無人駕駛技術普及,汽車本身就能重返其最原始為人類代步的角色;就像在火車及汽車出現後,騎馬就變成了一種時尚生活興趣。在共享資源下,路上的汽車數目就能減少,廢氣亦同時減少,空氣就更清新;大家在週末上街時亦可以節省尋找停車位的時間,就更能好好地享受生活;如果道路黑點或意外地點能即時發送到車輛,無人駕駛汽車就能根據潛在風險自動調整行駛速度及路線,路面交通擠塞的情況就有機會得到舒緩,路面交通安全性也就能夠提高,令旅途更輕鬆,減少城市人的壓力,提升生活質素。

無人駕駛汽車帶來的便利有助減少街道上車輛數目,增加城市可用空間,對城市規劃帶來重大影響。香港土地資源有限,雖然本港政府鼓勵市民多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但仍然有不少土地用在興建停車場或路邊停車位上。在無人駕駛汽車發展成熟 的城市裡,馬路上再不需要有停車位,因此在規劃上馬路可以收窄,行人道的空間可以相對地變得比較寬敞,讓行人走路時感覺更舒適,對香港這個擠擁的環境實在有利。另外,由於無人駕駛汽車可有效地自行泊車,停車場的位置及設備也可以從新考慮,例如高度限制可以因此而降低至只限車輛自由進出便可,節省更多空間,停泊更多車輛。由於泊車不經人手,甚至可考慮將停車場建於地底深處而毋須再考慮通風系統及空調設備的裝置,節省大量空間、人手、金錢及資源,同時令整個建築設計更具靈活性。

無人駕駛汽車的出現有助減少停車場及油站數目,騰出更多的城市空間,換作興建公園等有助提高市民生活質素的建設,這不但提供人們可共用的休憩場所設施,更可重新將人與人及人與社區連繫起來。

毫無疑問,無人駕駛技術將在不久的將來大大改變我們的生活,配合適當的城市建設規劃,我們的生活將會不斷得到改善。因此回應科技發展的城市基建設計規劃工作刻不容緩,建築設計亦應該與時並進,讓城市設計與先進科技同步,互相配合,令市民生活質素可得到最大程度的提升。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