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代的終結

Capital Entrepreneur (HK) - - Editorial Note - 編輯部

時光飛逝,2018年快要告別我們。今年本港多位名人逝世,一個接一個,演藝、學術、文化、電影界的巨匠級人物相繼仙遊,令人覺得真是「一個時代的結束」,隨之而來的是一種無奈和惋惜。國寶級如科學家霍金、國學大師饒宗頤;文壇如明報的創辦人查良鏞、作家林燕妮;商界嘉禾的鄒文懷、阿信屋的林偉駿,及政壇教父鍾士元。莫論時勢造英雄,或是英雄造時勢,不同時代產生的人物的成功正是無法再複製。人老始終要「退場」,那是無法避免的事實,只能嘆句唏噓。

上月剛去世的鍾士元,人稱「大 Sir」,又被媒體政界稱為香港政壇教父。上世紀六十年代進入港英政府權力架構,出任立法局及行政局,最高當過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到 1988年從港英政府退下來。1989 年之後,再加入中方擔任港事顧問及籌委會成員,回歸後以八十歲高齡再當了兩年行政會議召集人才正式退休。在兩朝位極人臣,穿梭中英兩國,把持建制至高地位,前無古人。

「大 Sir」在政界吃得開,其實他是出身於工業界,擁有工程師資格的他,抗戰結束後回港,並到美資公司永備製造廠出任工程師,同時協助投資者創立工廠。1956 年,鍾氏幫助永 備入股電筒製造商的宋氏公司,出任已改名「崇佳實業有限公司」的董事局主席,他當年更研發出新技術大大減低製造電筒的成本,令崇佳一度成為全球最大電筒生產商。鍾氏的才幹吸引港英政府的注意,於1958年獲邀參加工業總會籌委會,展開其 40多年的公職生涯。

工總發表聲明指出,鍾士元是非常資深和傑出的工業家,熱心支持香港工業及經濟的發展,他在1966 年至 1970 年出任工總主席期間,致力團結業界大力促進經濟發展,包括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談判,成功促成紡織品配額制度,為日後工業界和多個相關行業發展奠下了堅實基礎。此外,鍾士元對教育事業貢獻良多,曾參與籌創香港理工學院(理工大學)、香港城市理工學院(城市大學)及香港科技大學,除了曾出任三所院校的校董會主席,亦曾擔任香港大學的署理司庫及科大的副監督,在本港高等教育發展方面擔當十分重要的角色。鍾氏晚年亦籌備成立醫管局,並出任醫管局首任主席;其畢生致力貢獻香港,無論在政界、商界、教育界,還是醫療界,總是為港人謀福祉,值得港人敬重。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