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網貸平台亂象亟待監管

上月,上海一家名為「唐小僧」的網貸平台遭到查封,隨後引發了互聯網金融業的「骨牌效應」:整個6月份,中國停業轉型的互聯網金融平台達到17家、問題平台63家;進入7月份,又相繼有兩家百億交易規模的平台停止運營. ..... 種種問題,皆與內地P2P網貸行業缺少完善的行業自律性運營準則有關,行業的大整頓和大洗牌似乎已經來臨。

Capital (HK) - - Contents - 撰文蘇梓

全國範圍內集中出現多起 P2P 網貸平台退出市場等事件,清盤者有之,「跑路」者有之,一時間,引發了金融投資界恐慌情緒的蔓延,彷彿談 P2P色變,「多米諾骨牌」效應之下,提現困難等現象頻頻發生。有報道指,短短月 餘,全國網貸已爆了 133 個,部分被爆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立案偵查。

監管薄弱風險高

所謂 P2P 借 貸( Peer- to- Peer Lending),是指發生在對等主體之間的 直接借貸活動,即有富餘資金的企業或個人,通過信息中介機構將資金直接出借給有借款需求的企業或個人的借貸模式。通俗一點說,就是發生於網絡節點之間的小額借貸交易,屬於互聯網金融的一種。中國目前是世界最大的P2P 網

貸市場,有業內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6 年 12 月底,中國 P2P 網貸行業平台數量累計達到 5,879 家,正常運營平台數量達到了 2,448 家,成交量歷史累計達到31,848億元(人民幣,下同),總體貸款餘額達到 8,162.24 億元。

但與此同時,中國 P2P 網貸行業管理十分混亂,運營風險大量存在,累計跑路、違法等網貸平台已超過 3,000 家,其中多家 P2P網貸平台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集資詐騙罪等犯罪行為。特別是7月,內地P2P行業頻頻「爆雷」, 整個月新增問題平台達51家,根據第三方數據,涉及資金超過 1,200 億元。有內地金融智庫研究員表示,內地 P2P 網貸氾濫已有數年,究其根本原因,應是地方財政吃緊,地方政府根本沒錢扶持中小企業。投資者看到政府站台的項目就認為可信,常因此而受騙。由於地方債務繁重,當地政府的信譽嚴重缺失,中小企業很難從國有銀行貸款;銀行的錢都貸給國企了,民企只能自找資金。

目前,雖已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成立了數家各自獨立的網貸行業協會, 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上海互聯網金融協會等互聯網金融協會旗下也設立了 P2P 網貸專門委員會,但這些機構並未制定系統性的 P2P網貸運營準則,僅有的兩份相對系統的運營準則也比較粗疏。有業者建議,中國可以對目前世界最為先進的英國 P2P金融協會《運營準則( 2015)》進行研究,適當借鑑其體系結構和具體內容,構建和完善中國 P2P 網貸運營準則體系,以應對中國目前 P2P 行業發展亂象。 01 P2P屬互聯網金融的一部分。

資產管理須持牌

事實上,大約3個月前,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關於加大通過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整治力度及開展驗收的通知》(俗稱「29號文」),明確指出互聯網資產管理(簡稱「資管」)業務屬於特許經營業務,取得金融牌照方能從事。資管業務包括了銀行理財、信託、保險、基金(公募、私募)、券商資管、金交所產品等範疇, P2P 產品不在此列。但29號文一出,瞬間引爆了互聯網金融的網絡社交群體。

再追溯至兩年前,監管層就已經做出了規範互聯網金融平台進行資管業務的頂層指導意見,因此29號文在資產管理業務的表述上,並無新的突破。根據文件,互聯網資產管理業務屬於金融業務,需持牌經營,包括資產管理業務牌 照和資產管理產品代銷牌照。文件明確指出,「定向委託投資」「收益權轉讓」等常見業務模式屬於非法金融活動,具體可能構成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非法發行證券等。

「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于百程分析指,互聯網平台進行定向委託計劃、收益權轉讓等業務一直是監管盲區,在 P2P業務監管明確之後,這類業務不允許通過網絡借貸中介平台來操作,部分平台將上述業務進行拆分,有些平台則主打定向委託融資。29號文對此類業務亂象進行了明確監管,意味著長久以來存在與網貸平台上的各種資管計劃、理財計劃、定向委託融資等項目將被徹底終結,長期以來通過網貸平台和地方交易所以及一些類金融產品的資管灰色地帶被徹底重視並清查。

新規範衝擊三類平台

網貸之家研究員楊駿敏早前則撰文指出,在 29號文的監管下,網貸資產管理業務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獲得金融機構牌照或取得資管產品代銷資質,以維持現有業務,二是清理存量業務,以避免被認定為「從事非法金融活動」進而被取締。但對於大部分互聯網平台而言,獲取傳統金融機構牌照幾乎不可能,獲取資管產品的代銷資質現在也難於登天。以基金代銷牌照為例,目前共有 116 家第三方理財機構獲得基金代銷牌照, 2017年,上海僅有兩家公司取得代銷資質。因此,對於沒有資質的互聯網平台而言,消化存量、下架此前代銷的資管產品將是唯一出路。

楊駿敏又指出,互聯網資管新規可能會對三類 P2P造成衝擊:其一,將資

管業務從原有P2P業務中剝離,宣稱「我不是 P2P」的平台;其二,引入基金、保險等資產管理產品打造一站式理財的平台;其三,代銷違規金交所產品的平台。 年內實現常態化監管

6月,中國銀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在上海陸家嘴論壇對媒體表示:銀監會將繼續進一步做工作,但今年年內還不行,讓然需要繼續加把力。至此,本定於6月完成的網貸備案又一次延期。而近日又有消息傳出,稱國家體系將制

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億達律師事務所所律師董毅智認為, P2P平台的整治延期因其面臨如下問題:首先, P2P 平台存量依然很大,近日「爆雷」的百餘家只是其中或比較突出的小部分,而且李均鋒表示現在市場上 P2P 運營數量大概在 2,000 家,最後存活下來的數字無法判斷。其次,187條實施細則的推出正是為了解決先前各地區監管不同,產生套利的問題。對於 P2P平台統一監管才能更好的防范風險,防止平台採取套利方式轉嫁風險至用戶。

互聯網金融危中有機

近期 P2P網貸平台一連串的「爆雷」 事件,可說是互聯網金融發展的必經過程,無論業者或投資者,付出的代價或許都不小,但整件事也並非沒有利好的一面。從社會層面來看,截至今年 5 月底, P2P 行業的歷史累計成交量突破7萬億大關,已然是國內規模最大的「共享經濟」。雖然亂象橫生,但互聯網金融成為金融科技創新的強大支點,甚至是進一步激活經濟增長的推手,是毋庸置疑的事實。頻繁「爆雷」後的互聯網金融,讓優勝者有充足的時間做出成效並匹配市場需求。從平台層面而言,金融行業的核心是風險控制,在擴大規模的同時,還要嚴格控制逾期和壞賬率。要完成這一目標,似乎只有不斷加強風控體系和技術 團隊架設。事實上有不少例子證明,市場的亂象可以激發業者的創新之舉,比如互聯網金融平台「愛錢進」便借助自研的風控反欺詐系統,有效地識別風險和欺詐,從而完善了對自然人的風控能力。此外,「爆雷」事件也將加速現存的平台積極擁抱規範,推動備案合規進展、透明化運營、銀行存管等。

從用戶層面來說,對資金配置仍缺乏理性認知、過於追求高回報均會導致忽略事物背後的合理性。此次全國 P2P大範圍的倒閉潮,未嘗不是一個提醒。作為普通投資者,須對高收益產品保持警惕,謹慎選擇 P2P 平台,辨別平台超越許可範圍的違規業務,多借助信用評級等信息對借款人進行風險識別,以免中了「高收益,高回報」的圈套。 01 網貸風控不僅是政府和業者的責任,也是投資者的責任。02 中國規定互聯網資產管理須持牌方能運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