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土耳其經濟危機

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不甘寂寞,這邊廂向中國發動貿易戰,另邊廂則向土耳其挑起新火頭。事緣美國牧師布倫森( Andrew Brunson)被土耳其囚禁。美國方面已表明沒有看到有任何證據顯示布倫森牧師有不當行為,土耳其逮捕他一事是不公平及不公正的。特朗普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Recep Tayyip Erdogan)曾多次討論布倫森問題,並對土耳其方面拒絕釋放這位牧師的決定感到不滿。

Capital (HK) - - Contents - 撰文 吳鴻生、南華證券研究部、本刊編輯部

然而,美國對土耳其出手的原因,除了布倫森被囚禁這個表面原因外,遠因可能是土耳其向俄羅斯購買導彈防禦系統,影響了北約集團的利益。土耳其於 2017年底以貸款模式向俄羅斯購買多套 S-400 導彈防禦系統,預料2020年初付運。由於北約使用的軍事系統設施與俄羅斯不同,俄方可能要派員到土耳其協助系統運作,這有機會令到俄方接觸到北約的軍事資料,影響到歐洲及美洲的軍事部署。

土美早結下嫌隙

再者,土耳其亦有向美國購買洛歇馬丁( Lockheed Martin)的 F-35 多用途隱形戰機,若要將有關戰機與俄羅斯的系統融合,則 F-35 的機密資料亦落入俄羅斯手中,嚴重損害美國利益。土耳其這個舉動,明顯觸動到特朗普以美國優先( America First)的國策。

由此可見,土耳其與美國早有嫌隙,在遠因和近因的配合下,最終令美國找到出手的機會。這次事件令投資者擔心土耳其與美國的關係變得緊張,令土耳其貨幣里拉的匯價急跌。也許特朗普是擔心里拉匯價急跌會利好該國出口,他隨後在社交 媒體發文,表示已下令把針對自土耳其進口的鋼鋁關稅提升一倍,其中對鋼材關稅會提升至 50%,對鋁關稅升至20%。特朗普這一招,彷彿是對土耳其的經濟雪上加霜,進一步令里拉匯價急跌。

然而,由於埃爾多安近年傾向低息政策去刺激經濟,2018年首季的 GDP增長為 7.4%,增幅尤勝中國。在這種背景下,埃爾多安的「救市」措施也甚為出人意表,就是高喊民眾要相信「真神」,並敦促民眾將手上的黃金及美元兌換成里拉來幫助國家渡過危機。然而,土耳其央行會否沽出黃金及美元去支持里拉匯價,則暫時不得而知。

里拉急挫擔心九七金融風暴翻版

有投資者開始擔心,里拉匯價急跌,或會影響到土耳其銀行體系的穩定性,甚至有機會演變成 1997 年亞洲金融風暴的翻版。回顧歷史,亞洲金融風暴的起因,是當時的亞洲國家都傾向使用固定匯率制度,同時也鼓勵向外舉債,而大量的借貸或造成資產泡沫,最終泡沫爆破,造成大量個人和企業對債務違約,這使得債務債權的大量逃出,帶來信用緊縮和破產。

面對資金外逃的情況,為了避免貨幣崩潰,相關的東南亞國家政府把國內利率提到極高的程度,希望以高息去吸引投資者。同時間,相關政府亦利用外匯儲備以固定匯率買下多餘的本國貨幣,希望能穩住匯價。可是,由於當時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和工業水平不高,加上政府的外匯儲備有限。最終,泰國於1997年7 月 2 日宣布放棄固定匯率,改為實行浮動匯率制,正式引發一場遍及東南亞的金融風暴。

當天,泰銖兌換美元的匯率就暴降多達 17%,外匯及其他金融市場一片混亂。在泰銖波動的影響下,菲律賓比索、印尼盾、馬來西亞令吉相繼成為國際炒家的攻擊對象。當上述國家相繼失守後,國際炒家在該年 10月將目標轉至香港,目標是聯系匯率制度,消息一度令恆指急挫。不過,當時香港特區政府重申不會改變現行匯率制度,最終支持恆指出現反彈,挽回市場信心。

不過,亞洲金融風暴並未有只此完結。在 1998 年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印尼提供的救市方法並未湊效,印尼政府宣布實行印尼盾與美元保持固定匯率的聯繫匯率制,以穩定印尼盾。此舉等同拿外國金融市場當救生艇,也讓本國經濟復甦遙遙無期,遭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可能面臨自身貨幣無故波動的美國、西歐一致反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揚言將撤回對印尼的援助。印尼陷入政治經濟大危機。這導致印尼盾兌美元匯價大跌至 10000:1,同時也拖累其他東南亞國家的貨幣大跌。直至尼印政府於4 月 8日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就一份新的經濟改革方案達成協議,東南亞匯市才暫告平靜。

可是,與東南亞關係密切的日本後來也受到波及,令日圓匯價下跌。1998年 8月,國際炒家在美股波動,日圓下跌之時,香港成為他們的新目標,看中的是聯繫匯率。面對國際炒家的進攻,恆生指 數一度大跌,最終迫使香港金融管理局動用外匯基金進入股市和期貨市場,吸納國際炒家拋售的港幣,將匯市穩定在 7.75港元兌換1美元的水準上。後來由於國際炒家在俄羅斯損手,才迫使他們收手,同時亞洲金融風暴亦告一段落。

基本因素不盡相同

表面上,是次土耳其金融危機與亞洲金融風暴有點相似,但基本因素卻不盡相同。首先,觸發危機的原因是因為土耳其與美國交惡,而非有投資者或國際炒家發現到投資機會。再者,土耳其的經濟持續增長,而且與其他東南亞國家一樣,在吸取了亞洲金融風暴後,各國政府都在金融制度和銀行監管兩方面做了不少改革,其中泰國和印尼分別放棄採用固定匯率或管理浮動匯率,改為使用浮動匯率制度,透過匯價調整去減低內部經濟面對的調整壓力,減少匯率出現斷岸式下跌的情況。

01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