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東集團霍震寰

憶父親建中山白天鵝兩賓館

Capital (HK) - - Coverstory封面故事 - 撰文 葉永成 | 攝影 張展銳

上月中,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有傑出貢獻港澳同胞,一行160 人途經位於深圳的國家改革開放紀念館內,已故愛國商人霍英東的照片亦在其中,霍老的二子霍震寰( Ian Fok)在相前憶起了上一代的許多往事,包括父親力排眾議,一手打造中山溫泉賓館,以及日後成為接待外國元首、貴賓級典範的白天鵝賓館。

1978年國家改革開放之初,其時由霍英東有份參與打造的澳門葡京酒店已經名聞中外,因此時任國務院僑辦主任廖承志便邀請霍老回國投資建造酒 店。「國家開放,准許港澳同胞回國探親,惟當年內地賓館各方面的水準,包括軟件、硬體都非常差,住宿問題變得非常迫切. .....當時中山的雍陌剛發現溫泉, 父親便靈機一動,興建溫泉旅館。」

徵過橋費解基建融資

但是,為甚麼有反對聲音 ? 霍震寰解釋,當時雍陌這個地方相當偏遠荒涼,四周都是黃泥路,交通確實存在不少問題,修橋築路對省政府亦是一大負擔。不過,霍老認為這個項目具有改革開放的象徵意義,面對重重阻力,仍堅持在一年內建成酒店。

於是霍老提出向使用新建橋路的使用

者收取過橋費,以用作橋路的維修保養及補貼建築費,銀行方面亦因此而願意批出貸款,往後過千條橋亦採納了收費道路的模式,可說是政策上的一大創新。

結果,中山溫泉賓館搶先於1980 年年底開業,由構思到建成只花了不足一年的時間,速度相當驚人,成為了中國第一個外商投資的酒店項目。而且內裡的建設風格由嶺南派建築大師莫伯治設計,將自然風光與嶺南風格融合為一,其硬體設備和軟件服務都是當時內地招待所無法相比的。

旅館軟硬件同樣重要

「一間旅館的硬體設備固然重要,軟 別提到曾參觀霍英東投資興建的中山溫泉賓館,並盛讚其硬體設備和軟件服務都是當時內地招待所無法相比的。

習近平說,中山溫泉賓館開幕時,當時其父親、時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習仲勳未能出席,讓他們幾兄弟姊妹做代表,並形容當時看到一棟棟別墅式酒店,讓他大開眼界。

霍英東的另一傑作,是享負盛名的白天鵝賓館,也同樣邀得嶺南建築莫伯治大師操刀,賓館大堂的涼庭、流水、 件方面即管理及服務人員的培訓也同樣重要。」他說,雖然內地實行社會主義,香港實行資本主義,但在酒店的管理上,只有國際慣例,管理及服務水準應該要一致,不同的只是酒店的資產擁有權誰屬而矣。

不過,他說由計劃經濟過度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過程相當艱辛,好像當年春秋兩次的廣州交易會,每樣物資都要全國支援,簡單來說買口釘也相當困 錦鯉,進一步把嶺南庭園與現代建築緊密結合起來,獨特風格更加昇華,成為了內地改革開放的酒店典範,不少領導都會到白天鵝賓館參觀或住宿,也作為了國家級元首到訪廣州的當然之選,如英女皇伊莉沙伯二世、前美國總統尼克遜、布殊、國務卿基辛格等也曾經入住。

白天鵝賓館創「三個第一」

白天鵝賓館位於廣東省廣州市荔灣區沙面島的南端、面向白鵝潭,是全國 難,隨著中山溫泉賓館等改造了局面,放寬了市場經濟的需求,促進了生產力,「舉例來說中山名菜石岐乳鴿,也是因為需求大了,當局開放了私人市場的養殖和產量,才做到聞名遐邇的代表菜式。」

習近平見證賓館開幕

據悉,習近平早前會見港澳各界慶祝國家改革開放四十周年訪問團時,特 「三個第一」的國家五星級賓館。所謂「三個第一」,是指全國第一家成為「世界一流酒店組織」成員、第一間賓館獲國家施工金質獎、第一家中外合作設計興建與管理的賓館。其時引入很多嶄新的管理模式,被形容為「國家改革開放的試驗田播下的一顆成功種子」,並為中國賓館業往後的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

大批市民湧入圍觀冷氣、抽水馬桶及多用了些廁紙,其他則別無異樣。

談及遇到的困難和逸事,霍震寰當時陪伴父親北上開展工程,也驚歎國家計劃經濟下流行著「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的說法,修建酒店的工程人員的積極性不高,工程進度緩慢。後來,霍老提出通過發獎金來激勵員工,卻被人批評「姓社 ? 姓資 ?」,是一股歪風。又例如當時參觀內地其他賓館時,都存在 著不少衛生問題,有人更說「廁所就梗係臭!」,反映了管理落後的狀況。

「不過,當時的阻力雖大,但父親並沒後退,堅持要嘗試推行,最終大大提高了效率。」白天鵝賓館總投資 4,500 萬美元,1980 年 11 月動工,1983 年 2月開業。建築面積達11萬平方米,樓高28 層,有 843 間客房,餐廳30 間。

酒店建設的象徵意義

他還清楚記得,父親投入建造質量俱佳的五星級酒店,是建基於改革開放必須吸引外資,而外商代表進入內地開會、傾生意,也需要有適宜的食宿地,酒店作為改革開放具象徵意義。

不說不知,當時中國人自己進入賓館要有單位介紹信、離開時也要賓館註銷證明,五星級酒店對普通百姓來說更是遙不可及,但霍老認為,自己的酒店不能這樣。曾說中國人的地方為甚麼不能進去,不要回到「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時代。

然而當地官員反對,認為此舉過於激進,於是霍英東白天遊說官員,晚上開會內部協調,最終決定開放試行一週,如果有問題,再交由內地領導去定斷。一週後,果然多了大批市民湧入圍觀冷氣、抽水馬桶及多用了些廁紙,其他則別無異樣,於是酒店繼續如常開放,改革又跨進了一大步。

內地酒店業的「少林寺」

採納創新的管理模式,加上著重服務人員的培訓,全國各地不少酒店從業員都到訪該兩間賓館取經或工作,成為內地現代酒店業的「少林寺」。四十年來改革,霍震寰指祖國在數十年間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走過的路絕對不容易、不簡單,剛剛進入內地時,面對經濟、環境等各方面困難,更面臨西方經濟學家的種種聲音,加入WTO時,也面臨各種質疑等,可說是闖過了很多難關。

霍震寰說,「當年兩間賓館可服務全國甚至外地來賓,今日的香港同樣可以發揮服務全國及世界的角色。國家的改革開放已到達『深水區』,大學每年培訓的畢業生數量驚人,在科技發展方面,中國將會作出更大的貢獻。」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