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贸谈判的国际维度

资本论

Capitalweek - - Contents 目录 - 作者为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徐 高/文

中美贸易谈判需要顾及其他国家的反应。此外,中国下一步或需要在扩大投资并容忍总债务上升和金融资产泡沫化倾向抬头之间做出选择。

中美经贸关系迎来了重回正常的曙光。日前,在华盛顿举行的中美第二轮经贸谈判取得了积极进展。双方达成了不打贸易战,停止加征关税的共识,并愿意继续通过高层沟通来解决经贸问题。尽管接下来中美双方还需要就经贸协定的细节做艰苦谈判,但毫无疑问的是,中美经贸关系已经越过了一个拐点,贸易摩擦有望逐步缓和。

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经济体量排名前两位的国家。中美双边的经贸关系不仅仅是中美两国的事情,还具有不可忽视的国际影响。为了妥善地将中美经贸关系引回正轨,中国除了要与美方继续做好谈判外,还必须将中美贸易谈判的国际维度考虑进来,对中国其他重要贸易伙伴也做好工作,消除其疑虑,防止在中美之外的其他经贸关系中再生变数。

面对中美经贸摩擦的缓和,其他国家可能会有复杂心态。在中美经贸磋商联合声明中,中国承诺会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并且有意义地增加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和能源出口。这些措施在有利于美国的同时,却可能给其他国家带来不利影响。

理论上来说,美国在提升其中国市场占比时会挤压其他国家的市场份额。自然地,欧盟和日本这样有着与美国类似出口结构的发达国家,以及中东及俄罗斯等能源输出国,可能会怀疑其利益因中美贸易协定的达成而受损。

受到这种心态的影响,这些国家可能会比照美国对中国提出的要求,要求中国在与它们的经贸关系中也做出类似让步。当然,这些国家所具有的谈判话语权与美国不可相提并论。但中国如果因此就做区别对待,国际形象必然受损,同时也会在国际社会中孤立自己,不利于未来与美方的进一步谈判。

因此,在处理中美经贸关系时,中国所面对 的不仅仅是美国这一个维度,还必须把其他相关国家也考虑进来,未雨绸缪地做好工作,以免按下了葫芦又起了瓢。

具体来说,中国需要与其他重要贸易伙伴保持顺畅的沟通,将中美经贸谈判的最新信息及时地传递过去,尽量打消其疑虑。此外,中国应积极推进与这些国家的贸易谈判,将之前高层领导承诺的加大开放的举措落到实处,让这些国家直接体会到更为开放的中国市场的吸引力。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有必要在对外贸易政策和国内宏观政策之间形成恰当的协调。

未来,中国必然会大幅增加对美商品的进口。而如果中国国内需求保持不变,那么更多的对美进口就一定意味着更少的从别国的进口。为了让中国的贸易伙伴都能受益,中国在加大对外开放的同时还需要着力扩大内需,尽量通过国内的增量内需来实现对美进口的增加。从国民收入核算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中国国内要么需要通过增加消费来降低储蓄,要么需要让国内储蓄更多地流向国内投资。

推进消费转型来降低国内储蓄已谈了多年,但进展仍然相对有限。要在短时间内扩大内需,还得依赖投资。考虑到国内金融体系为债权型融资所主导,国内宏观政策有必要增强对国内债务上升的容忍度,以提振投资增长,扩大内需。这样才能兼顾中国各贸易伙伴的诉求,从而为营造良好的外部经贸环境创造条件。

在全球经济动能减弱的背景下,贸易摩擦本身会阻碍中国过剩储蓄向美国的流动,收紧美国的供给瓶颈,推升美国的价格和利率。而储蓄在中国国内的积压也给国内利率水平带来下行动力。目前对地方政府融资的严厉政策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实体经济融资难和金融市场的资产荒,进而会给金融资产价格带来泡沫化倾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