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焦灼

美债利率在有效突破3%关口后因为多国出现货币危机重新大幅回落, 30年的美债牛市在交易员们看来命悬一线,美国的经济基本面将是美债空头最坚定的底气所在,与此同时,人民币长期利率具备稳定的基础。

Capitalweek - - Contents - 本刊记者 魏枫凌/文

美债利率在有效突破3%关口后因为多国出现货币危机 重新大幅回落,30年的美债牛市在交易员们看来命悬一线,美国的经济基本面将是美债空头最坚定的底气所在,与此同时,人民币长期利率具备稳定的基础。

2018年,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危机接二连三地爆发,市场担心在阿根廷和土耳其之后还会飞出更多隐藏的“黑天鹅”。欧元区在消停了5年之后不稳定性卷土重来,意大利政局不稳,财政状况恶化,国债收益率飙升。此外,美朝关系局势一变再变,中美贸易摩擦在《联合声明》后细节仍待敲定,特朗普政府甚至又向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众多美国贸易伙伴开火,美国削减贸易逆差的预期也进一步扩大。

这一切麻烦共同导致了美债收益率下行。在5月10年美债收益率连续站稳3%并向3.2%的更高目标进发时,风险偏好下降令美债空头暂时退却,10年期美债收益率最低跌破2.8%。

影响长期利率的众多因素当中基本面是最主要的,目前美国经济复苏已经相当强劲,而美联储又会坚持盯住通胀的货币政策,市场终究会见到更高的美债利率。不过,提振通胀的因素是长期且缓慢的,如果不发生恶性通胀,市场专家认为,长期利率上升令美国经济复苏势头将在2020年减弱,届时美债利率或将暂缓上行。

对中国来说,显然美债利率上行的一个影响就是在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 周期与美国不一致的情况下,必然不应追随美国加息,保持人民币长期利率稳定更符合目前中国宏观调控和金融防风险的目标。按照这一情景推演,或许市场会担忧中美利差缩窄带来的跨境资本流动风险,但是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压力并非失控,而且2018年以来对一篮子货币稳定,可以增强市场就人民币长期利率保持稳定的信心。

美国复苏或步入尾声

中期来看,包括财政赤字、经济复苏相对强弱、通胀预期和美联储的政策、市场逐步修正对美联储的预期等因素支持美债利率继续上行。

不过,从现在向前展望2019年,对美国经济是否会陷入减速风险的分歧来自于利率上行的本质认识存在不同,进而利率上行对经济的影响也不一样。

在白宫看来,当前美国经济将在财政刺激需求扩张之后促使企业投资,并增加产能和就业,这会减缓通胀压力,并且提升实际利率,而这又会提振增长预期并提升风险偏好。近期,美国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则认为,美国经济这一轮的扩张可能刚走到三分之二的位置。

法兴银行全球首席经济学家Michala Marcussen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示,更可能看到的情况是,美国在特朗普政府诸如减税、缩减贸易赤字等需求刺激政策的作用下,因为产能并不顺利地进行扩张,由此使通胀上行,对通胀目标负责的美联储在通胀预期上行的情况下,将加息并使美债利率上升。但与此同时,代表美国经济长期增长潜力的实际利率仍保持在低位,而名义利率的上升足以拖累美国经济。

美国劳工部6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5月份失业率降至3.8%,为18年来最低水平。

美国投资增速在2016年年中触底并在2017年稳步上行。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对本刊记者指出,美国投资中,设备投资占比约35%-40%,高于住宅及建筑投资且与整体投资相关性最高。综合目前制造业PMI新订单指数扩张、原油价格回暖、实际利率保持在较低位置等各种先行指标来看,至少未来两个季度时间里美国投资仍有望获得一定支撑。

不过,以目前美国经济基本面历史罕见的强劲来看,如果就业和投资不能更好,那么,产能受限确实会成为问题,这也是美国更早以前投资不足、劳动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