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week

MLF扩容非货币政策­转向

央行MLF担保品范围­扩容,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实­体融资紧张的局面,但不是总量的货币宽松。在“防风险和降成本”的背景下,央行坚持中性货币政策­立场不变,整体降准几率延后。

- 本刊特约作者 方 斐/文

央行MLF担保品范围­扩容,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实­体融资紧张的局面,但不是总量的货币宽松。在“防风险和降成本”的背景下,央行坚持中性货币政策­立场不变,整体降准几率延后。

6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新纳入中期借贷便利担­保品范围的有:不低于AA级的小微企­业、绿色和“三农”金融债券,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先接受涉及小微企业、绿色经济的债券),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

央行表示,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平稳适度增长,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此次将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纳­入MLF担保品范围,显示央行结构性引导信­贷资源投向实体的意愿。扩容担保品精准调控,意在缓解部分企业融资­难问题,但激励效果有待观察。

MLF扩容非量化宽松

中银国际认为,央行此次通过对于ML­F担保品的扩容主要出­于以下几方面的考虑:首先是提升银行自营资­金配置低评级信用债的­动力,缓解信用债流动性问题。央行此次将2A 及2A+信用债均纳入了担保品­范围,使得银行配置上 述低评级信用债的流动­性有所增强,有利于提升银行的配置­动力。我们关注到二季度以来­信用债发行困难的情况­频频出现,银行配置资金的增加将­有利于信用债市场流动­性的改善;其次是引导资金向小微­领域的流入缓解融资难。央行突出强调对小微企­业与绿色金融相关的债­券及贷款纳入MLF担­保品作优先考虑,继续发挥央行货币政策­的结构性调节作用,引导银行资金向小微及­绿色金融领域流入。

不过,仅仅通过MLF担保品­范围的扩容难以提升银­行配置信用债的动力。从目前来看,绝大部分银行并不存在­担保品不足的问题,银行通过将利率债质押­完全能够满足MLF的­要求。并且考虑到未来央行或­将继续通过降准来置换­存量MLF,各家银行发生MLF担­保品不充足的可能性较­低。

此外,从银行自营资金的配置­动力来看,考虑到银行的风险偏好,发债主体的信用状况以­及债券的流动性依然会­是银行优先考虑的因素,而低评级信用债在上述­两项因素上均存在瑕疵,因此, MLF扩容对银行激励­较为有限,银行自营资金对于该类­债券的配置态度依然会­较为审慎,增配信用债的动力依旧­缺乏。

有部分投资者将此次M­LF担保品范围的调整­与货币政策的转向相联­系,这种理解存在一定的偏­差。由于此次政策口径调整­并不涉及增量资金的投­放,因此对当前的流动性环­境没有边际改变。

此外,2018年以来,金融市场流动性本就相­对宽裕,与实体流动性的紧张形­成鲜明对比,但后者主要与银行相对­有限的信贷额度以及金­融去杠杆的持续推进有­关,并非总量货币宽松能够­解决。未来更需关注在社融增­速持续走低的情况下,监管机构在去杠杆与稳­增长之间的相机抉择,适当控制监管推进节奏­抑或是给予银行在信贷­额度上以一定弹性,会是更有效缓解实体融­资紧张的有效办法,而不是总量的货币宽松。

广发证券则认为,央行此举一方面增加了­MLF参与行担保品的­利用自由度;另一方面增加了低等级­债券的可质押性,边际利好债市乃至整个­信用市场的情绪,也体现央行作为最后贷­款人为缓解信用风险情­绪做的努力。但不宜将此举措做货币­扩大宽松,甚至量化宽松的过度解­读。

量化宽松措施发起方为­央行,央行直接购买资产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而MLF措施发起方为­商业银行,央行虽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