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财政不可承受之重

Capitalweek - - Cover Story -

9679亿元,河南退库4703亿元占当月退库项目金额五成,清库仍在继续。从所处阶段看,5月退库项目中56%的项目数属于储备库(识别阶段),管理库占比不低,准备/采购/执行阶段项目数分别占29%/9%/6%。退库项目中“僵尸项目”占比42.7%,远高于PPP库整体的27%。

申万宏源环保与公用事业研究团队根据财政部金融司发布PPP项目财政承受能力汇总分析报告推算,三成地区超标占到PPP总量的58%。分析报告显示,四川、湖南、河南、内蒙古、贵州等地超标严重,仅此5省投资总额合计3.3亿,占比33%;若按照报告分析35个地区三成城市接近预警线,选取前十大投资额地区为预警城市,合计投资额5.26亿,占比超过58%。对于纯PPP环保标的,该团队仍建议投资者谨慎对待。

在PPP的诸多原则当中,财政可承受能力是一条不可突破的底线。之所以政府推出PPP,就是希望能够在预算约束内做该做的事,摈弃以往地方政府容易出现的好大喜功、寅吃卯粮。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财政部发布的《PPP项目财政承受能力汇总分析报告》当中,对2015-2045年间的各地财政可承受能力都做了估计,显示出财政部强调财政可承受能力并不只是为了完成一时的检查,而是希望借此打造地方财政长期稳固的制度基础。5月初,金融市场曾经预期一季度对PPP清理的工作就已经完成,冲击是一次性的,但很显然低估了财政部的决心。

从时间分布看,地方政府对PPP项目各年度支出呈先增后减趋势。现有项目存量2024年支出责任总额将达到峰值,为5891亿元,其后逐年下降。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支出责任总额为2101亿元,约占当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3万亿元)的1.2%。从地区分布看,中西部地区支出压力较大。2015-2045年间,支出责任总额前五位的分别为:湖南8047亿元、河南7086亿元、四川6906亿元、内蒙古6241亿元和云南5896亿元,年均支出分别为260亿元、229亿元、222亿元、201亿元和190亿元,分别占2017年本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3.8%、3.1%、2.6%、4.4%和3.3%。

财政部特别指出,一是截至2018年1月末,财政部项目库入库项目共7446个,投资额11.3万亿元,其中有1046个项目无财政报告或报告信息不完整,未纳入统计范畴,涉及投资额1.3万亿元;二是统计对象中包括已落地项目和未落地项目,其中已落地项目支出责任占比不足一半,已落地项目中已开工建设并实际发生支出的项目共1219个,涉及投资额1.7万亿元,占比仅两成。

预算法定神圣严肃,不可突破, PPP回归地方政府财政可承受能力范围的途径要么地方政府少做事,要么有更多的外部资金支持。现在看来这似乎是一个双向调整的结果,但需要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或许是本着谁受益谁付费的理念,或者是避免中央财政兜底地方财政,中央政府较少直接通过财政资金参与PPP。对此也有市场人士建议,中央加强对PPP的专项转移支付,提高项目的预期回报和可行性。

作为化解地方政府财权事权不匹配的办法之一,在部分地区却回到了矛盾的原点,PPP又不得不需要中央政府重新出手规范。在中央和地方事权财权不充分调整平衡的条件下,期待依靠社会资本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作为量大价低、需求刚性的产品,完全市场化定价不太可能,市场在 看到收益分享之外也要对风险共担有更深刻的认识。

PPP整顿或暴露城投债“软肋”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PPP对金融市场的最大冲击是暴露出了地方财政的“软肋”——如果要建立财政的硬约束,这些政府支出责任不明或不当的“软肋”是不应被继续隐藏和模糊化对待的。因此,除了与PPP直接的股票和债券发行人以外,从财政被动紧缩带来的影响将会继续释放,据此推演,首当其冲的可能就是另一个存在同样本质问题的资产类别——城投债。

实际上,PPP创设的初衷之一就是规范地方政府通过城投平台公司过度债务融资。

中信建投统计,从总体规模来看, 2018年下半年,所有行政级别到期城投债余额为5489.6亿元,其中,县级市到期城投规模为387.45亿元,占比为7.1%。在所有59只县级市城投个券中,从到期期限来看,主要为一年期以下债券,占比为42%,3-5年期、7年以上个券较少;从主体评级来看,主要为AA+和AA评级,数量分别为15和29;从债券分类来看,占比最多的是一般企业债,数量为18只,超短期融资债券和定向工具分别为14只和15只,一般短期融资券9只,占比15%,另有一般中期票据3只。

从行业分布看,建筑与工程占比近半,此外还有综合类、多领域控股、水务、房地产开发、公路与铁路等行业。从对外担保比例看(对外担保余额/净资产),小于30%的平台数量接近一半,有10家对外担保比例在60%-80%之间,个别平台的对外担保比例超过了80%。

在所有33个下半年有到期城投债的县级市中,义乌市规模最大,达到110亿元,远高于第二位的昆山市(57亿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