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美集团转型乱局

赫美集团及其上市前身的主业一直换来换去,但公司经营却每况愈下。

Capitalweek - - 第一页 - 本刊记者 杨现华/文

面临转型压力的赫美集团(002356. SZ)日前收到一份好消息,曾接盘乐视旗下易到用车的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计划买入公司不少于5%的股份,成为公司的战略合作者。

但远水难解近渴,赫美集团目前急需完成业务转型,公司选择的是高端消费零售业。为此,公司先后将珠宝业务和小贷业务出售。

珠宝业务本是赫美集团的第一主业,这源自公司当初收购的每克拉美(北京)钻石商场有限公司(下称“每克拉美”)。可刚过了业绩承诺期每克拉美业绩变脸,赫美集团赶紧甩“包袱”。公司计划收购的电商网站尚品网,能给这家主业变来变去的公司带来新希望吗?

转让变脸公司

赫美集团转让每克拉美的动作十分迅速。2017年12月2日,赫美集团宣布以8亿元将每克拉美出售给有信伟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有信伟业”)。按照协议,2017年12月31日前,有信伟业需支付转让款4.08亿元,2018年6月30日前支付剩余的3.92亿元。

工商信息显示,2017年12月18日,每克拉美完成了工商变更手续,有信伟业成为每克拉美的唯一股东。不过在此 之前,赫美集团就已经与每克拉美“划清界限”。

根据赫美集团2017年年报,公司确定2017年12月1日为每克拉美的出售日。对于这个公司的第一主业,赫美集团颇为决绝。

2014年,赫美集团以5.1亿元收购每克拉美100%的股份,当年9月收购完成。每克拉美的原股东承诺,公司2014-2016年的扣非净利润不低于4745万元、6636万元和8492万元。

赫美集团2014年年报没有披露每克拉美的收入,但显示每克拉美完成扣非净利润4853万元,恰好超过承诺业绩的下限。2015-2016年,每克拉美实现营收8.44亿元和9.21亿元,扣非净利润为1.05亿元和9307万元。

2015-2016年,赫美集团的营收分别为12.62亿元和21.27亿元,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为6243万元和1.37亿元,即每克拉美占到了公司同期收入的66.88%和43.3%,扣非净利润占比更是达到了1.68倍和67.93%,毫无疑问是公司主要收入和利润源泉。

就是这家为赫美集团贡献主要甚至全部盈利的每克拉美在2017年迅速变脸。赫美集团2017年半年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每克拉美实现收入6.65亿元,净 利润2026万元。在出售公告中,赫美集团透露,2017年前9个月,每克拉美实现收入7.74亿元,净利润3057万元。

而2017年年报中,每克拉美实现收入8.21亿元,净利润936万元。在收入继续增加的同时,每克拉美的净利润反而比2017年三季报大幅减少。

原本四季度应是珠宝首饰的销售旺季,每克拉美却出现亏损,全年净利润虽然无从知晓,但仅剩一个月的时间,公司的利润不足千万元,与上一年9300余万元的净利润显然是天壤之别了。

在收购每克拉美时,赫美集团增加了3.68亿元的商誉,这也是公司商誉最大的一块。在完成业绩承诺后,上市公司也要承受商誉减值的压力。显然2017年净利润的急剧缩水让每克拉美的商誉面临减值风险,此时赫美集团选择出售这项业务,不但避免了商誉损失,还带来了大笔的投资收益。

此次8亿元转让每克拉美,为赫美集团贡献了1.32亿元的投资收益。正是凭借着转让每克拉美等几家公司贡献的2.4亿元投资收益,赫美集团实现了1.44亿元的归母净利润,但扣非后公司亏损6735万元。

将本可能商誉减值导致公司亏损的子公司转让,反而获得了上亿元的投资

收益,赫美集团表面上做了一笔划算的买卖。但是,公司能得到这笔8亿元的转让款吗?

按照当初的约定,有信伟业应于2017年12月31日支付4.08亿元,剩余的3.92亿元于2018年6月30日前支付。

可根据赫美集团年报,在公司其他应收款中,来自有信伟业的金额为6亿元。显然,有信伟业并没有如约支付第一笔4.08亿元的收购款。截至财务报告日已回款1.7亿元,预计可收回。

有信伟业原本应支付超过4亿元,实际情况是不足2亿元。赫美集团是在2018年4月27日公布年报,而6月30日前,有信伟业应全部支付8亿元收购款。在时间还剩下约两个月之时,有信伟业还需支付4.3亿元。

高价涉时装

赫美集团的前身是浩宁达,主营业务是电能表。在2010年上市后营业利润连年大幅下滑,2013年不足800万元,此时公司开始多元化转型。

继2014年收购每克拉美涉足钻石首饰零售后,2015年,公司又收购互联网金融平台联金所和小贷公司进入了金融业。2016-2017年,赫美集团的金融业务实现收入3.96亿元和6.41亿元,超过80%的毛利率则昭示了行业的高回报率。

不过,在转让每克拉美前后,赫美集团又几乎将金融业务悉数转让,刚刚贡献两年的金融业与钻石销售从此不再是赫美集团的主业了。2018年一季度,在6.27亿元的收入中,服饰业务以3.71亿元正式成为公司主业。

赫美集团的服饰业务主要是品牌服装代理。2017年6月,赫美集团出资1500万元并增资2.63亿元获得了上海欧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100%股权,后者拥有阿玛尼等多个知名服装的代理权。

8月,赫美集团又宣布计划以5.56亿元收购温州崇高百货有限公司(下称“崇高百货”),后者拥有包括阿玛尼在内的品牌代理店59家。10月,赫美集团又宣布以8亿元收购深圳臻乔时装有限公司(下称“臻乔时装”)等4家公司各80%的股权,其所拥有的仍是包括阿玛尼在内的多家品牌服装代理权。

那么,赫美集团收购的这些线下渠道盈利如何呢?以公司正在收购的崇高百货为例,2016年、2017年上半年,崇高百货实现营收4.31亿元、2.1亿元,实现净利润-2286万元、2083万元。

原股东承诺,2017-2019年,崇高百货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500万元、5250万元和7875万元,合计1.66亿元。不仅如此,转让方还将出资不少于2.5亿元用于购买赫美集团的股票。

2017年上半年,崇高百货已经实现了2000余万元的净利润,完成全年3500万元的承诺业绩应该不是难事,可工商信息披露的净利润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工商信息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营收4.42亿元,净利润仅有1621万元。

与赫美集团公告的2017年上半年营收相比,收入基本稳定增长,可净利润完全不一样了。那么,崇高百货下半年亏损了?如果不是,那么谁在欺骗投资者呢?

赫美集团8亿元收购的臻乔时装等4家公司2016年无一例外全部亏损,2017年上半年也只有两家盈利,合计净利润仅有645万元,原股东承诺2018-2020年的扣非净利润不低于6900万元、9660万元和1.35亿元。

此业绩承诺的基础是4家公司2017年实现不低于2000万元的净利润,即使服装销售有一定的季节性,在纳入两家标的的亏损影响后,上半年,4家公司合计净利润只有442万元,臻乔时装等4 家公司下半年会迎来销售的高峰?

如果是,那么同样经营阿玛尼代理的崇高百货为何2017年下半年的收入较上半年没有明显增长呢?

边缘化的互联网电商

尚品网宣称是全球时尚轻奢购物网站,也是全球知名高街品牌TOPSHOP在中国全渠道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可就是这个公司对外宣传的卖点,在此次交易中被剥离出来,仍由原股东运营,与赫美集团无关。

百度指数显示,尚品网的搜索量从2016年开始就跌跌不休,如今已经跌至谷底,以这样的边缘化态势,又能给赫美集团带来多少期望的流量呢?

尚品网的股东名单算得上星光熠熠了。既有高瓴时尚、晨兴资本这样的私募巨头,也有雷军控股的顺为投资。可即便如此,尚品网早已经处于边缘化状态,赫美集团此时接手能改变公司的未来?

根据业绩对赌协议,交割日起1-3年,赫美集团要求的交易金额总和(GMV)不低于4亿元、6亿元和9亿元,退回率不高于24%。至于目前尚品网的营收和GMV,赫美集团并未披露。

主打奢侈品的上市公司并非没有,在港上市的米兰站(1150.HK)主打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公司从2012年起陷入亏损,当年收入尚有5.55亿元,2017年缩水过半至2.67亿元,净利润从亏损1129万元扩大至亏损6753万元。

在纳斯达克上市不久的寺库(Nasdaq:seco)在2017年刚刚实现盈利,当年公司实现收入37.4亿元,净利润1.34亿元。电商网站从来都是靠规模制胜,寺库网的收入较2015年翻了一倍不止才实现盈利,尚品网仅以4亿元的交易总额而非收入何时才能实现盈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