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放松金融监管引发对金融风险的担忧

Capitalweek - - Read 开卷 -

近两个月来,特朗普向盟友抡起关税大棒、挑起中美经贸争端、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让世界错愕不已、目不暇接。在这些热点事件背后,美国另一重磅政策——放松金融监管,也在稳步推进。5月下旬,特朗普签署《经济增长、放松监管与消费者保护法》。一周后,美联储宣布欲重新修订“沃克尔规则”、放松对特定中小银行自营交易限制,与政府主张相呼应。此轮改革主要聚焦放松对美国社区银行、信用社、地区银行的金融监管,激发中小银行业活力。核心内容在于:资产规模小于100万美元的社区银行,可免除《巴塞尔协议III》约束;系统性重要金 融机构认定“门槛”从500亿美元提升至2500亿美元;资产规模小于 1000亿美元的上述银行,将不再被纳入美联储年度压力测试范围;资产规模不足100亿美元的上述银行,不受“沃克尔规则”限制等。这预示着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坚持10年的金融监管政策发生了根本性逆转,将对美国自身乃至世界经济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此举对美国经济具有一定促进作用。此轮改革将释放社区银行、信用社等中小银行业活力,提升它们为普通家庭和中小企业提供信贷的能力,有利于刺激私人消费和中小企业投资,推动美国经济持续向好。此外,在原有金融监管框架下,美国虽然对自营交易有严格要求,但大型金融机构可通过对冲交易等多种方式规避限制,中小银行却无能为力。改革有利于金融企业公平竞争,实现美国新一轮金融繁荣。同时,放松金融监管也给世界经济带来“三重”挑战。一是新兴市场资金外流压力。在美联储进入加息大周期、特朗普税改促进海外资金回流的大背景下,放松金融监管将进一步促进资本涌向美国市场。新兴市场面临一定的资金外流压力。二是潜在溢出风险。美国金融已经开始转向,但日、欧等发达国家还在亦步亦趋加强监管。未来“竞争效应”或显现,若美日欧相继放松监 管,将加大全球潜在的金融风险。三是全球贸易面临挑战。上世纪80年代,美国全面放松金融监管,实现金融大繁荣,但也改变了美国高储蓄传统,消费和私人信贷激增。低储蓄和高消费是美国经济失衡、贸易逆差扩大的重要原因之一。此轮放松金融监管,将使美国当前5522.77亿美元的贸易逆差难以有效缓解,或有进一步加剧的趋势。特朗普将有更多贸易保护借口,对全球自由贸易体系构成挑战。与此同时,特朗普此举再次引发美国各界对金融风险的担忧。美国多家主流媒体认为,特朗普正在重复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错误。放松金融监管将再次引发“道德风险”,埋下下一轮危机的种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