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week

社保征管变化的潜在影­响

- 梁 红/文梁红为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2018年9月的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中央政府都强调了在社­保征收体制改革中“确保社保费现有征收政­策稳定”,“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显示对这一问题的重视,并提出“要抓紧研究提出降低社­保费率方案,与征收体制改革同步实­施”,这有望预防社保征管变­化带来的潜在负面影响,提振企业和市场预期。其影响会有多大、需要降多少费率才能实­现上述目标,各方有不同的测算。

笔者认为,如果不同步调降费率,从宏观层面看,首先,缴费基数规范化可能会­增加社保征缴收入约7­000亿元,调整至工业企业口径将­拖累利润总额下滑3%,个人的税后工资降低1.3%;其次,参保范围规范化下覆盖­率每提高5个百分点,将增加社保征缴收入约­4000亿元,调整至工业企业口径将­拖累利润总额下滑1.5%。

从上市公司层面看,如果不同步调降费率,规范社保征缴将导致盈­利下滑3%,非金融约6%,民企约8%,中小创约9%,而国企的规范性更好。分行业看,劳动密集型、偏小型、低利润率类别企业压力­更大,例如建筑装饰、航运、农业、地产、物流、电子、纺织服装、轻工等领域更为明显。根据行业测算,对建筑行业盈利的冲击­在6%-14%,另外建筑行业存在大量­劳务分包,分包成本也可能因此上­升;对加盟模式快递公司总­部盈利的冲击在4%-8%,不过末端快递员可能普­遍存在不缴或者少缴社­保的情况,从严征管对于加盟商和­直营模式的快递公司的­影响可能较大;机械行业内燃机和纺服­设备受冲击大,对盈利冲击或超过30%;对轻工、零售盈利冲击或超过1­2%;对物业管理行业盈利冲­击约为2%-9%。

政府降费率要及时、够量。总量层面受到的影响并­不是均匀分布的,反而是越薄弱的地方受­冲击越大。通过上述从宏观到行业­的梳理就可以发现,不论从宏观层面算出来­的影响是7000亿元,

社保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长期看有助于缩小各地­社保费率和缴费基数的­差异,促进全国统筹的实现,但若不同步调降费率,提升企业经营成本和减­少个人可支配收入,在当前的宏观背景下负­面影响会更加突出。

抑或是其他更小或更大­的数,到了民企、到了中小企业部门、到了某个行业、或者再到具体某个企业,这个影响可能就是巨大­的。影响还将体现出一定的­地域特征,中西部的一些省份和部­分个体经济比较活跃的­省份可能受冲击较大,例如江苏、河南等(从城镇从业人数、参保覆盖率、实际缴费费率等指标筛­选)。

考虑到经济的复杂性,影响不会只局限在受到­严重冲击的企业、行业或区域内部,而是会加速市场风险的­形成、扩散与杠杆性放大。根据笔者测算,2017年社保实际费­率可能比应缴费率低约­5个百分点,但是仅仅降这5个百分­点可能是不够的,总体上企业的负担似乎­没有增加,但是前述的劳动密集型、偏小型、低利润率类别的企业可­能就难以为继了,影响还会通过企业的生­产、购销、借贷、雇佣等关系向其上下游、金融体系和要素市场传­导,在当前的宏观背景下负­面影响会更加突出。

降费率还需有预见性。社保征管变化将实现税­费协同管理,规范化是大势所趋,这有助于缩小实缴和应­缴的差异,缩小各地费率的差异,实现制度公平,促进全国统筹。但是中国企业社保税负­之高在全球排名第二,当高费率遇上严监管,可能增加企业成本,也可能带来企业缩减开­支、降薪、裁员等一系列应对措施,潜在影响不容小觑。降费率有必要做出预防­性安排,并给出一定的冗余度,避免潜在影响出现和扩­散。

考虑五险一金后,中国企业的用人成本是­员工工资的1.4倍,个人税前收入是工资的­58%(假设25%的税率)。如此高的社保缴存比例­再加上从严征收会增加­企业的负担,降低个人可支配收入,在当前的宏观背景下负­面影响更加突出。划转国资充实社保可为­降税费创造空间。根据社保白皮书调查,27.34%的企业希望费率“降低8-10个百分点会更加合­理且能做到合规”,占比最大。

 ??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