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万亿元长线资金的无奈

只要资本市场的基本生态不改变,无论是已经入市的社保基金、企业年金、基本养老金,还是即将正式运作的养老目标基金和职业年金,恐怕都无法担起拯救A股的重任。

Capitalweek - - Contents - 本刊记者 易强/文

只要资本市场的基本生态不改变,无论是已经入市的社保基金、企业年金、基本养老金,还是即将正式运作的养老目标基金和职业年金,恐怕都无法担起拯救A股的重任。

又一类长线资金即将入市。有报道称,10月16日下午,22家具备企业年金投资管理资质的机构同时赶到中央国家机关养老保险管理中心,竞争中央国家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投资管理人资格;这些机构都获得一份标书,评选工作“最早本月底就可能结束”。

在此之前,社保基金、企业年金、基本养老金已先后入场,养老目标基金也于近日陆续成立。加上即将入市的职业年金,五类具备长期投资性质的资金总计接近5万亿元。

其中,社保基金资产总额22231.24亿元(截至2017年年底),企业年金实际运作资产总额13467.24亿元(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已到账并开始投资的基本养老金总额3066.50亿元(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养老目标基金方面,据专家测算,有望每年贡献1000亿元至2000亿元的增量资金。

至于职业年金,有报道引述业内人士提供的数据称:“目前职业年金大概覆盖4000余万人,从2014年10月1日至今,存量规模或近7000亿元……由于职业年金基金缴费是刚性支付,以后每年新增缴费约1500亿元左右。”

不过,无论上述5类资产的具体规 模有多大,对投资管理人来说,如何确保受托资产在投资环境生变的背景下实现稳定增值,将是一项严峻的考验。

企业年金业绩或跑输通胀

例如,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险基金监管局9月18日公布的《2018年二季度全国企业年金基金业务数据摘要》,2018年上半年,实际运作的企业年金基金投资收益只有153.48亿元,加权平均收益率为1.22%,即年化收益率不到2.50%,不及同期业绩垫底的货币基金,甚至可能跑输通胀率。根据新华社对“两会”的报道,“中国的目标是在2018年将消费者通胀保持在3%左右。”

而企业年金之所以投资业绩不佳,是因为其大部分资产只能投向低风险、低收益的固收类产品,其对权益类资产的投资,又因为2018年以来A股市场的深幅调整而导致收益率大幅下滑,以至于对整体业绩形成巨大拖累。

人社部披露的数据是,2018年上半年,在企业年金养老金产品中,固收类产品的收益率为2.18%,权益类资产的收益率则为-5.20%,其中股票型的收益率为-8.29%,股票专项型的收益率为-8.74%。

由于调整仍未结束,企业年金2018年的收益率堪忧。Wind资讯显示,截至10月24日,上证综指(000001.SH)和深证成指(399001.SZ)2018年以来的跌幅分别达到21.28%和31.66%。

对新入市的资金来说,A股市场的深幅调整可能是一个机会,因为它能提供更便宜的优质资产;不过,那种认为包括职业年金在内的所谓长线资金的入市将有利于稳定市场的观点,则可能过于乐观。

理由是,由于不少上市公司股息率很低甚至从不分红派息,因此,此类长线资金入场后,由于无法获取稳定的回报,投资管理人出于业绩考核的压力,在资产价值高估或市场动荡时,一般不会甘于扮演稳定市场的角色,而更可能成为多空搏杀阵列中的一员。

7000亿元职业年金:花落谁家

与2004年即已建立的企业年金相同,职业年金也是一种补充养老保险基金,不同的是,前者由企业主导,后者由机关事业单位主导。

根据《2016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共有公务员719万人。2014年

5月15日,国务院法制办、中组部、人社部负责人就发布《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的有关问题答记者问时透露,中国现有事业单位111万个,事业编制3153万人。

业内人士的测算结果是,自2014年10月职业年金制度实施以来,其存量规模目前在7000亿元左右,以后每年增量约在1500亿元。

至于职业年金的入市,根据2016年9月公布实施的《职业年金基金管理暂行办法》,主要涉及五大角色,即委托人、代理人、受托人、托管人和投资管理人。

其中,委托人是指参加职业年金计划的机关事业单位(含中央在京国家机关及所属事业单位,以及各地机关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代理人是指代理委托人集中行使委托职责并负责职业年金基金账户管理业务的中央国家机关养老保险管理中心及省级社会保险经办机构。

受托人是指受托管理职业年金基金财产的法人受托机构,托管人是指接受受托人委托保管职业年金基金财产的商业银行,投资管理人是指接受受托人委托投资管理职业年金基金财产的专业机构。这三类机构皆“在具有相应企业年金基金管理资格的机构中选择”。

根据人社部发布的公告,具有企业年金基金法人受托机构资格的机构共有14家。

其中,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公司、平安养老保险股份公司、工商银行(601398.SH)、泰康养老保险股份公司、建信养老金管理公司、太平养老保险股份公司、长江养老保险股份公司共7家机构,于2018年7月被中央国家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评选委员会选定为中央国家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受托人,招商银行(600036.SH)被 选为受托人后补机构。

托管人方面,具有企业年金基金托管人资格的机构共有10家,即工商银行、建设银行(601939.SH)、中国银行(601988.SH)、农业银行(601288.SH)、交通银行(601328.SH)、招商银行、浦发银行(600000.SH)、光大银行(601818. SH)、民生银行(600016.SH)、中信银行(601998.SH)。2018年8月,中央国家机关养老保险管理中心评选出首批职业年金托管人,但名单尚未公布。

至于具有企业年金基金投资管理人资格的机构,则共有22家,其中包括银华、易方达、工银瑞信、华夏、南方、招商、富国、博时、国泰、嘉实、海富通11家基金公司,长江、平安、泰康、太平、新华、中国人民保险6家养老保险公司,以及中国人保资产管理股份公司、华泰资产管理公司、中信证券(600030.SH)、中金公司(3908.HK)及建信养老金管理公司。

10月16日,赴中央国家机关养老保险管理中心竞争职业年金投资管理人资格的,正是上述22家机构。

零和博弈:权益类资产的无奈

根据《职业年金基金管理暂行办法》,职业年金基金投资管理“应当遵循谨慎、分散风险的原则,充分考虑职业年金基金财产的安全性、收益性和流动性,实行专业化管理”。

在投资范围方面,与企业年金基本相同,也是仅限于境内投资,且主要投向银行存款、债券、债券基金等固收类资产,投向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合计不得高于投资组合委托投资资产净值的30%”。

但从企业年金的运作经验上看,相对于收益性,投资管理人似乎更看基金财产的安全性,因此,权益类资产的投 资比例非但远远不及30%,而且最近几年还呈现下滑趋势。

人社部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企业年金养老金产品资产净值合计4046.49亿元,其中,权益类资产净值为 379.71 亿元,占比9.38%。而在2017年年末,权益类资产净值为372.07 亿元,占比 10.62%。 截至 2016年年底,权益类资产净值占比11.18%, 2015年年底则为13.98%。

与此同时,权益类资产的投资收益率也极不稳定。2015年,权益类资产的收益率高达25.52%,2016年则降为0.32%,2017年上升至 12.40%,2018 年上半年又降至-5.20%。至于背后原因,制度与市场、监管者与被监管者都脱不开关系。无论如何,投资管理人对权益类资产的投资采取审慎策略无疑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由于职业年金的投资管理人同时是企业年金的投资管理人,其投资范围与企业年金基本相同,因此,其投向权益类资产的比例也可能与企业年金相近,即在10%至15%,以入市规模7000亿元计,投向权益类资产的资金大概在700亿元至1050亿元左右。

另外,考虑到投资管理人有业绩考核的压力,将企业年金及职业年金等长线资金视为A股市场“稳定剂”的观点可能是一厢情愿的,尤其当上市公司或基金派发的股息或分红无法持续满足其对收益的需求时,参与“零和博弈”将是必然选择。

Wind资讯显示,在2014年1月1日之前上市的2452家上市公司中,2015年至2017年皆发放股利的有1349家,股息率(基于10月24日的收盘价)连续3年都在4%以上的仅有45家,占比1.84%,连续3年在3%以上的只有102家,占比4.1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