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大崩盘的10个投资启示

所有的投资历史一再告诉我们,没有价值的投资,终究是难以久立的。

Capitalweek - - Contents - 本刊特约作者 陈嘉禾/文

所有的投资历史一再告诉我们,没有价值的投资,终究是难以久立的。

在虚拟货币2018年的大崩盘里,投资者应当学到一些至关重要的投资原理。这些投资原理,都是历史上那些最有经验的投资者,曾经反复唠叨过的。

正所谓忠言逆耳,在牛市中,这些原理总是不那么中听。但是事实证明,只要金融的世界仍然由人类组成,人类的情感和非理性仍然泛滥,那么这些“旧时代”和“旧投资者”所念叨的原理,就永远不会过时。

牛市里的癫狂理由都靠不住

在每一个癫狂的大牛市里,我们都能听到一大堆支持价格上涨的理论,这次虚拟货币也不例外。

你还记得这些理论吗?单个虚拟货币总量是定死的,所以没有通货膨胀(尽管实际上有上千种虚拟货币,只不过每一种的总量都是定死的而已,这就和以下的逻辑一样奇怪:“今天食堂供应的包子是有限的,但是我们供应一千种包子”);虚拟货币匿名,所以可以突破现有监管体制,完全保护隐私;虚拟货币用了最新的区块链科技,所以不会被偷走(事实上被偷了好多),等等。

不光是虚拟货币,在其他牛市里你也能听到许多许多理由,中国经济要崛起,所以2007年A股的60倍估值不贵; 城市化导致需求大增,所以房子再贵也不贵;科技股是人类的未来,所以150倍的纳斯达克也不贵,等等等等。

不论这些理论有多好听,但之后的发展总会告诉你,所有牛市里的那些癫狂理由都靠不住。它们被广为传播的唯一原因,不是它们有道理,而是因为价格一直在涨,所以人们选择相信它们。

无法估值的东西更不要买

在绝大多数时候,一种资产的估值越高,代表当时市场对这种资产的热情越高。而物极必反,过多的热情,往往之后跟随的就是冷却。过高的估值,往往之后带来的就是下跌。所以历史上,高估值的投资往往很难给投资者带来什么好回报。

而有一些投资标的,甚至是无法估值的,这次的虚拟货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无法估值(也就是没有盈利)导致在牛市情绪最为热烈的时候,投资者可以对虚拟货币做出无限的想象,但这种想象就像南海泡沫中的南海公司一样,找不到真正的载体。与高估值资产相比,无法估值甚至是一种更糟糕的状况。

所有人都在讨论的投资大多不好

在2017年虚拟货币顶端的之前几年 里,几乎所有人都在谈区块链、虚拟货币。那年夏天,我在一个公园里练武术,有个大爷就跑来找我聊区块链。而我几句话就可以肯定,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接触编程。

而上一次我在同样的公园里,见到有人关心金融资产,是2007年的夏天。那时候,许多晚上跳舞的大爷大妈,会围着一台笔记本看K线。我清楚地记得,他们还用上了当时非常先进的2G无线网卡(现在我们都快用5G了)。

所以说,当你发现所有人都在讨论一种投资时,不论这种投资是估值飞上天的股票、租金回报率可以忽略不计的房子、每年固定收益高高的“保本”P2P产品、还是代表了人类最新科技和未来世界的虚拟货币,那么你几乎可以肯定,这不是一个好投资。

逆周期监管在长周期里往往是对的

在2017年顶点的之前几年里,人民银行等机构一直在用各种手段,限制虚拟货币在中国的交易。其核心逻辑,就是监管者意识到,这种交易其实并不会给社会带来任何价值。

这种监管方法,就叫做逆周期监管,主要体现形式有两个:在市场对某种交易狂热的时候泼一盆冷水,或者在市场

非常冷却的时候添一把柴火。但是,这种泼冷水(或者添柴)往往在当时并不讨好,在虚拟货币的例子里也不例外。

一方面,市场狂热的情绪,导致在短期内,逆周期监管并不会改变价格的走势,因而常常被市场参与者嘲笑为无效的监管。另一方面,逆周期监管是逆着当时市场价格而行动的,正所谓“忠言逆耳”,这种监管,很难讨来那些在当 时赚钱赚的正开心(或者亏钱亏得很伤心)的投资者的欢心。

但是“忠言逆耳”却“利于行”,逆周期监管往往意味着相对冷静得多的决策层,发现了价格运动方向的问题。

尽管在短期,逆周期监管无法改变市场的狂热,但是在长期,它们往往是对的,而这次虚拟货币的案子也再次给出了明证。因此,投资者们应当把逆周 期监管,作为长期投资的重要参考。

以为自己懂但其实不懂,更糟糕

我非常喜欢马克·吐温的一句话,这句话也被电影《大空头》所引用:“让我们陷入困境的不是无知,而是看似正确的谬论。”

在虚拟货币大牛市中,有多少投资者是对虚拟货币一窍不通就投身其中的?

又有多少投资者自以为明白了区块链、去中心化这些高深的术语,实际上一行代码都没写过,就义无反顾投身其中的?

对于后一种“自以为懂”的投资者来说,他们往往由于以为自己明白了最先进的科技,因此比前一种“一窍不通”的投资者,更愿意去下更大的赌注。这也就导致他们在之后的市场崩溃中,亏掉更多的钱。

所以,《吕氏春秋·疑似》中有这么一段话:“使人大迷惑者,必物之相似也。玉人之所患,患石之似玉者。相剑者之所患,患剑之似吴干者。贤主之所患,患人之博闻辩言而似通者。亡国之主似智,亡国之臣似忠。相似之物,此愚者之所大惑,而圣人之所加虑也。”不懂一种东西不要紧,最糟糕最要命的,是自己以为懂,但是“懂”的完全错误。 如果一个标的跌了50%不会变成一个好标的,那么它现在就不是一个好标的

在价值投资中,一个很好的检测“某个标的是不是好标的”的方法,就是设想一下,如果这个投资标的突然下跌了50%,那么它对你来说,还有吸引力吗?你是特别开心、感觉捡到了宝贝,还是会感到恐惧?

这种方法,其实会检测两个因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