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抬头,四大AMC回归主业

随着实体经济不良率和不良余额攀升,行业竞争加剧,四大AMC在完成了近十年的全牌照布局之后,纷纷开始回归主业发展。

Capitalweek - - Macro - Economics - 本刊特约作者 吴红丽/文

中国不良资产管理行业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时期,即政策性业务时期(1999-2006年)、商业化转型时期(2004-2008年)、全面商业化时期(2010年至今)。在全面商业化阶段,四大AMC逐渐发展成为全牌照经营的大型金融控股集团,然而主营业务突出地位并不明显。

随着实体经济不良率和不良余额攀升,行业竞争加剧,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纷纷在传统不良资产处置、不良资产重组的基础上,运用市场债转股、不良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增加不良资产收购,回归主业发展。 主业地位有待突出

笔者根据四大AMC公开披露年报或其他可得资料,从横向和纵向两个维度分析不良资产管理业务(主业)资产额、营业收入和收益占集团公司总资产、总营业收入和税前利润比重。

横向观察以上四大AMC2017年可得重要财务数据,华融和信达两家公司不良资产管理业务(主业)资产额占集团总资产比重分别为49.99%和42.76%,华融、信达和长城主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 比 重 分 别 为 53.81%、37.71% 和59.18%,华融、信达主业收益占税前利 润的比重分别为55.40%和57.69%。

通过以上数据可知,不良资产管理作为四大AMC传统核心业务占据了集团公司资产、营收和净利的主要份额。但在四大AMC综合金融服务全面布局阶段,根据各项可得数据,主业占比指标尚未有一项超过60%,尤其是信达主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比重仅为37.71%,东方资产主业净收益占公司净利润比重仅为13.40%,说明四大AMC主业突出地位并不明显。

观察分析华融资产2015-2018年中不良资产管理业务资产、营收占集团公司对应指标比重,可知不良资产管理业务一直作为公司核心业务占据主要份额,且呈逐年强化趋势。另外,公司2018年上半年主业收益占税前利润总额比为200.93%,远大于2017年年末及去年同期比值,主要系本期资本市场波动较大,集团其他金融业务相关资产估值下降以及外部融资规模大幅增加,利息支出同比大幅增加所致。

观察分析信达资产2015-2018年中不良资产管理业务资产、营收和利润占集团公司对应指标比重,可知作为公司核心业务的不良资产管理业务一直贡献了公司总税前利润的主要份额,资产占比和收入占比在2016年回落到较低值后 近两年逐步攀升,截至2018年6月末,该两项占比不足50%,主营业务资产、营收突出地位不明显。 不良回升,AMC竞争加剧

2018年以来,银行作为顺周期行业与经济发展相关性强,经济下行导致资产质量恶化超预期。此外,2017年以来银行业严监管持续,已实现对银行表内外业务监管的全覆盖,行业规模增长放缓、“去杠杆”进程提速。受多重因素影响,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回升明显。

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三季度不良贷款余额达到2.03万亿,绝对值接近2003年的高位水平;对应不良率升至1.87%,亦创下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新高点。

分类型银行来看,外资行不良率最低,资产质量整体向好;国有行自2016年不良率缓步回落,股份不良率相对平稳,大行资产质量较好;城商行不良率略有提升,资产风险敞口不大;相较而言,农商行不良率持续位于较高水平, 2018年二、三季度的不良率分别为4.29%和4.23%,是带动商业银行整体不良率攀升的主要原因。

在中国不良资产市场上,不良资

产管理公司(AMC)特指中国专业承接和处置不良资产的资产管理公司,受金融行业牌照限制,2013年以前AMC的行业格局由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主导。2012年财政部和银监会联合下发《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财金[2012]6号,简称“6号文”),允许各省可成立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此后2016年10月银监会办公厅向各省级政府下发《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银监办便函[2016]1738号,简称“1738号文”),对地方AMC的有关政策进行了调整,允许确有意愿的省级人民政府增设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截至2017年年末,持牌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已达到58家。此外民营AMC、未持牌资产管理公司也在快速发展中。受益于行业政策鼓励,不良资产市场进入“4+2+N”的竞争格局,AMC进入差异化发展的新阶段。

四大AMC占据不良资产市场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上承一级市场,下接二级市场,四大AMC和政府、大型机构的深度合作关系、获取不良资产的能力、获取资金低成本优势、多年积累的品牌客户网络和品牌优势、领先的不良资产运作和处置能力、以及人才优势都是其他机构难以比拟的。在当前及可预见未来的不良资产管理行业竞争格局中,四大AMC仍将继续处于行业主导地位。

地方AMC立足某一区域,对于当地市场的敏锐度更高,也更能与政府联动来处理一些单户不良或危机企业,呈现明显的地域性特征。相较于四大AMC,地方AMC处理方式更加灵活且有针对性,在处置体量小、数量多、且分散的地方不良资产方面更具优势,与当地政府、司法部门的协作优势亦能提高处置效率。

在地方牌照放开后,专司债转股业 务的银行系资产管理公司以及专司非牌照业务的民营类不良资产处置服务公司得以较快发展。国有五大行已成立专司债转股子公司,部分商业银行也已成立专门处置不良资产的部门,从事不良资产二级市场运营的中下游非持牌机构和服务商明显增多,成为不良资产市场上不容忽视的专业力量。

2018年1月1日,原银监会颁布《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引导资产管理公司按照“相对集中,突出主业”的原则,聚焦不良资产主业。同时,封堵“影子银行”的金融监管政策密集出台,金融AMC资产管理业务开展受限。针对AMC集团内部那些未受监管但具有投融资功能、杠杆率较高的非金融类子公司,提出审慎监管要求,确保资本监管全覆盖。同时还要求,引导AMC进一步聚焦不良资产主业。 四大AMC回归主业

在不良资产规模增加、行业竞争加剧和金融监管日益趋严的环境下,四大AMC纷纷强化不良资产主业,各自提出并逐步落实回归主业的发展计划。

2018年上半年,华融资产经营业绩遭遇“滑铁卢”,实现利润11.36亿元,同比下降93.1%,实现归属于该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6.84亿元,同比下降94.9%。公司表示,正在重新研究制定集团发展战略,聚焦主业,调整经营思路,转变发展方式,未来发展将不再单纯依靠加杠杆和做大规模,更侧重的是打好手中的不良资产主业牌。具体举措包括降低房地产业集中度,实行行业准入负面清单管理,加强产品和业务准入管理等。

截至6月末,信达资产不良债权资产总额超过4000亿元,较年初增长近 10%,在母公司资产总额中的占比超过50%,突出做强主业成效显著。中国信达管理层2018年年中会议强调拓展“大不良”经营格局。

东方资产采取多项措施回归不良资产主业,一是不断挖掘开辟新的不良资产合作渠道,积极与大中型金融机构开展“总对总”的战略合作,6月底中国东方投资的兴业银行不良资产包收购项目的成功落地是近年来中国东方落地的单笔收购本金规模和投资额最大的金融不良资产包项目;二是积极参与组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与国内49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对接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地利、人和”优势;三是积极参与银行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同时推进市场化债转股、实质性重组等创新性业务,当前尤其关注债权违约、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爆仓引发债务危机带来的救助、重组等投资机会。截至9月末,中国东方不良资产业务已投放1061亿元,超额完成了年初制定的1000亿元的任务目标;不良资产业务余额1556.18亿元,较年初增长82%。

在外部形势错综复杂、内部经营压力不断增大的大背景下,2018年前6个月,长城资产总计收购不良资产1006亿元,其中金融不良资产761亿元;总计处置不良资产362亿元,其中金融不良资产260亿元。以母公司口径统计,不良资产主业占比从年初的54.22%提高至6月底的60.12%,较年初增长5.9个百分点。相较2017年长城资产新增出资620亿元收购各类金融不良债权,新增出资499亿元收购非金不良债权的统计数据, 2018年上半年便接近2017年全年不良资产投放额,不良资产主业地位得以进一步强化。 作者就职于普益标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