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食品预计财务洗大澡

诸多异常的财报指标显示,天宝食品已经无法保持盈利纪录了,很可能实际的亏损额度超过预期金额。

Capitalweek - - Contents -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诸多异常的财报指标显示,天宝食品已经无法保持盈利纪录了,很可能实际的亏损额度超过预期金额。

2018年最后一个月,天宝食品(002220.SZ)因为100多万元而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但截至2018年6月末,天宝食品还有2.43亿元货币资金,其中非受限资金还有1.58亿元,完全可以支付134万元的广告费及诉讼费,何至于此?而公司表示经营不受此影响。

公司表示,控股股东大连承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承运投资”)及实际控制人黄作庆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未对公司的运行和经营产生影响,若承运投资及黄作庆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这些负面消息,真的如天宝食品所说的那样,对公司没有什么影响吗?

毕竟,一家连巨额逾期债务都隐瞒的上市公司,其诚信度值得怀疑。

逾期债务瞒不住

天宝食品和出品“扇贝去哪里”的獐子岛(002069.SZ)同是大连的上市公司,主业都是农业,并且都是水产业。此外,天宝食品还从事冰淇淋业务。

2018年7月27日,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投融”) 发布相关催款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7月26日,41家企业未按时归还本金、利息及违约金等。天宝食品赫然在列,排名第二。这份公告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

9月22日,天宝食品发布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称与安投融之间无任何资金往来。控股股东承运投资曾在安投融的爱投资融资平台与中安融金(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发生过融资业务,融资总金额8000万元,目前双方已就还款事项达成一致。该笔款项的借入及使用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公司未对上述涉及款项提供任何担保。

公司表示,经对公司债务情况的全面自查,目前经营正常,与金融机构关系稳定,资金良性运转,不存在偿债风险与需拟采取措施的情形。

但到了10月27日,天宝食品却又发布了《关于公司部分银行贷款逾期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于近日收到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市分行的通知,鉴于公司尚未按期完成 2018 年应偿还本金和利息金额本金 2750万元人民币、275万美元;利息1597万元人民币、201万美元,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市分行宣布全部贷款于2018年9月22日提前到期。公司逾期贷款金额合计本金6.17亿元人民 币、5145万美元;利息 1597万元人民币、201万元美元。公司向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发生逾期利息合计1126.34 万元人民币。截至目前,公司逾期贷款金额合计约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36.73%。

三天后,天宝食品发布《关于对公司关注函的回复》称,未能按照合同约定还本日(2018年5月20日)还本付息的金额有人民币2750万元,美元275万元。

天宝食品上市以来从未发生亏损, 2010年以来每年的盈利不低于1.2亿元,其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也完全可以偿还到期的贷款,何以沦落到违约的地步?

2008年至2017年,天宝食品累计营业收入134.78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累计126.33亿元,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累计4.33亿元,现金流并不算好,应该量入为出,精打细算,但天宝食品却大兴土木。2008年至2017年,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23.16亿元。为了满足资金需要,天宝食品多管齐下,首发募集了 2.93亿元及两次增发募集了11.7亿元,合计14.63亿元。还向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分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大连分行借了不少长期借款。且非公开发

行公司债5亿元。

为此,天宝食品每年背负巨额利息支出。2008年至2017年,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所支付的现金累计9.70亿元,扣除2.03亿元的分红,偿付的利息金额高达7.67亿元。

不难看出,天宝食品资金周转不过来的最大原因是,固定资产等非流动性资产支出失控所致,其实归根到底就是管理上的问题。

那么,到底是什么项目,可以让天宝食品不惜赌上全部身家呢?

疑点重重的华家新建项目

华家新建项目预算18.23亿元,包括新建物流库(冷库)项目及新建冰淇淋项目,2013年之前的财报单列冰淇淋项目,2013年之后就合计列示。

冰淇淋项目总投资概算为8.31亿元,是这次继IPO项目之后的扩产项目。

IPO募投项目——年产5000吨大豆植物蛋白冰淇淋项目投资预算是1.14亿元。此前,在未投放广告的情况下,公司通过经销商向大连市投放了 800多万杯小包装冰淇淋,产品销售收入1048.95万元。这让公司看到了冰淇淋业务的美好未来。

2007年冰淇淋业务没有收入,2008年也只有84万元收入,2009年上半年78万元收入。公司在招股书上称,依靠自身技术优势自主开发出通过精深加工大豆生产植 物蛋白冰淇淋的新技术和新工艺,并已形成试生产能力800吨(年产5000 吨生产能力为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预计在2008年初投产)。2008年年报显示,大豆冰淇淋项目完工,由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金额1.01亿元。

2009年下半年开始冲量,全年收入2501万元,毛利率49.60%。

2010年7月,天宝食品抛出定增预 案,拟募资6亿元,其中包括新增二期冰淇淋加工车间项目3.74亿元。项目完成后,可新增年销售收入约7.5亿元,新增年净利润5661万元。

到2012年8月,公司还要加大投入,并表示目前公司的产能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已开发市场销售的需要。

2010年,冰淇淋业务的收入7550万元、毛利率44.38%,2011年为1.63亿元、毛利率50.34%。2011年7月定增大计顺利完成,2012年,冰淇淋一改每年翻番有余的爆发性增长势头,增长幅度下降至个位数,2013年负增长,2014年腰斩,收入只有7125万元,毛利率-16.99%。

2012年年报显示,在建工程中的华家新建项目,年末金额达4.61亿元, 2013年投入8.47亿元,转入固定资产1.09亿元。2014年投入4.63亿元,转入固定资产1108.31万元,2015年投入7224.64万元,完工进度95%。2016年投入1.11亿元,转入固定资产1.83亿元,完工进度98%。2017年投入 5731.99 万元,项目完工,转入固定资产16.93亿元,其他转出 1492.22 万元。2016年年末,固定资产原值10.13亿元,2017年年末,固定资产原值一下子增加了17.52亿元。此时,天宝食品在建工程终于清零了。

按预期,年均营业收入可达25.49亿元及净利润可达3.95亿元的华家新建项目历经6年终于完工了,它带来了如期收益吗?

项目从2011年开始动工,这一年营业收入17.73亿元,达到历史之最,之后开始走下坡路。固定资产越来越多,营业收入越来越少,但净利润却保持的非常均衡,2012年至2017年净利润在1.3亿-1.8亿元之间。虽然营业收入在减少,但净利润反而偶创新高。

但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大幅下滑,尤其是冰淇淋产 品,实现销售收入仅713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九成。但在2018年半年报,天宝食品仍信心满满地表示,公司将逐渐减少低端产品,集中研发中、高端产品,便于以更高的质量、品牌形象挤进市场前列。

从冰淇淋业务收入和产能利用率来看,其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了,为何天宝食品还要扩产?

一个诉讼或许可以看出天宝食品为何这么执着坚持到底了。

工程款如何核算

大连珑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嘉洲分公司(下称“珑达建设”)承接天宝食品的新建冰淇淋项目,向天宝食品开了3.79亿元发票,而天宝食品只支付了1.8亿元,为此,珑达建设2014年起诉天宝食品,要求后者支付拖欠的6000万元工程款。这笔工程款不知道怎么计算的。

大连中级法院委托中介机构对已完工程部分的造价进行司法鉴定,鉴定造价为1.82亿元。但珑达建设对此不认可,申请重新鉴定。官司打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至于结果如何?不得而知。

无论是1.82亿元还是2.42亿元,与3.79亿元的发票金额相差巨大。这个差额如何处理?天宝食品一直没有发布公告,监管部门也没有问询。

离奇的收购

为了发展冰淇淋项目,天宝食品也是下了大功夫。

2010年1月28日,天宝食品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2073万美元出资收购日本境内注册公司HOKUDAI(日本北大贸易株式会社)100%股权。当时,公司表示,日本植物蛋白冰淇淋研发及加工技术居世界领先地位,同时植物蛋白冰淇淋 消费市场相对成熟,所以收购后可以推进

公司的冰淇淋技术研发及产品的出口。

拟收购企业资产合计约为1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490万元)。为了本次收购,天宝食品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借款1700万美元。

2010年年报显示,兑换成人民币后,日本北大贸易株式会社当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分别为2.02亿元、257.78万元。

2012年至2017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 3.46 亿元、2.19 亿元、1.95 亿元、9987.72万元、1.88亿元、1.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570.53 万元、368.88万元、709.51万元、-488.26万元、395.52万元、112.22万元。

也就是说,2012年至 2017年,其累计盈利不到1700万元,每年平均不到300万元。如果是为了冰淇淋技术,那么为何公司的冰淇淋业务越来越糟?花费1亿多元买这样一家企业,不知道天宝食品是怎么考虑的。

蹊跷的预付款项

一家上市公司如果三高(负债高、应收账款高、固定资产高)已经日子不好过了,比之更甚的天宝食品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

截至2017年年末,短期借款6541万元、长期借款12.81亿元、应付债券4.91亿元。2008年首发和此后的再融资,合计募集资金14.62亿元。加上债务融资,天宝食品募集资金高达33亿元。再加上每年经营带来的利润,为何天宝食品还不上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市分行的几千万元的借款,从而导致全部贷款提前到期?

在建工程清零了,预付款项却还在创新高,2017年年末高达9.98亿元,占资产总额的两成。天宝食品2008年年末预付款项仅8175万元,此后一再增加,到2016年再次定向募集资金后,预付款 项增加至7.53亿元,而2017年年末则近10亿元。

2015年开始,账龄超过1年的预付款项暴增,达到 5943.45 万元,天宝食品在2015年年报这样解释:账龄超过1年且金额重要的预付款项未及时结算原因主要是购买的商品需要预付且期限较长。2016年年末、2017年年末账龄超过1年的预付款项分别为2.97亿元、5.12亿元。对此,天宝食品解释称,1年以上的预付账款主要为预付进口鱼料款,挂账原因为进入保税库的原料鱼的规格不符合公司加工标准,公司未接收,由供应商继续供货。

在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公司表示,公司用于加工的水产原料主要来源于美国阿拉斯加和俄罗斯海域,部分来源于渤海和黄海海域,由于此行业的特殊性要求公司在购买原料时,供应商通常要求采购商需要在船只未靠岸之前先行预 付货款。同时,由于涉及品种较多,采购量较大,致使采购期限延长,预付款项较大。

在船只未靠岸之前先行预付货款?但是船只难道需要1年以上的时间来靠岸?

对比一下同行上市公司东方海洋(002086.SZ)。

东方海洋的营收规模大概只有天宝食品的一半,2017年年末,东方海洋的预付款项只有2130万元,占资产总额的千分之五,天宝食品预付款项金额是东方海洋的50倍。东方海洋水产品加工的红鱼片、鳕鱼片、真鳕鱼片以进口水产品原料为主。同样做出口生意,同样进口原材料,为何天宝食品需要巨额预付款,而东方海洋不用?

2016年,天宝食品前五大供应商合计2.77亿元,而预付款项前五大供应商金额为4.08亿元,预付金额远远超过采

购金额,存在过度付款的情况。2017年也如此。

由此导致预付款项在营业成本减少的情况还一直在快速增加。营业成本最高的是2012年,达14.28亿元,年末预付款项为5亿元,而2017年营业成本为11亿元,但预付款项高达9.98亿元。

延迟转固续命

为了盈利,天宝食品早已多管齐下大展财技。

2015年完工进度已经达到95%的华家新建项目,一直拖延至2017年年末才转固定资产。虽然天宝食品给出各种解释,但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是一转就亏损。

2016年,不想转固的天宝食品的在建工程又投入了1.11亿元,其中利息资本化5858.20万元,用了1年时间,完工进度达到98%。2017年投入了 5731.99万元,其中利息资本化5113.79万元,完工2%,完工进度100%,年末转固定资产。

如果2016年、2017年开始计提折旧、计提减值损失,天宝食品估计早已ST了。按照天宝食品的折旧政策,2017年年末在建工程——华家新建项目转入固定资产的房屋及建筑物7.50亿元、机器设备9.43亿元,房屋及建筑物每年折旧额在2376.12万元至3564.18万元之间,机器设备每年折旧额8954.53万元至17909.06万元之间,两者合计每年最少折旧额为1.13亿元,最大折旧额为2.15亿元,取平均数为1.64亿元。加上应该费用化的利息支出,2016年利润减少2.22亿元,而2016年净利润只有1.82亿元,再考虑资产减值损失,当年度亏损更高了。2017年也是如此情形。

行业惯例是借口?

2017年,天宝食品的经营现金流入 最为糟糕,净流出高达-2.91亿元,其中第四季度-4.23亿元。对此,天宝食品解释,主要是公司相关业务的采购与销售受季节性影响,在前三个季度,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流入多于购买商品支付的现金流出,第四季度现金净流量为负值,主要原因是第四季度用于购买商品支付的现金增加,公司为下年度的水产销售订单做原材料采购准备,水产行业的原料采购模式都是先付款后发货。

先付款后发货的行业惯例,这一说法是否为借口? 2017年第四季度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6.06亿元,占全年的44.47%。2016年分别为2.96亿元、27.08%,2015年分别为 2.87 亿元、26.79%。

2017年第四季度,为下年备货的预付款远远超过2016年第四季度、2015年第四季度,如果天宝食品的说法站得住脚的话,那么,2018年的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应该远远大于2016年、2017年。而实际上,2018年营业收入、营业成本远远不如2017年、2016年。

账期换价格

2012年天宝食品营业收入创下历史新高,之后回落,而应收账款却快速增加。2012年年末应收账款余额4.42亿元, 2012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 89.55天,到了2017年年末高达12.48 亿元,应收账款周转天数266.33天。

在年报问询函回复中,公司称,报告期内,客户信用政策基本稳定,大部分客户的信用期在1-3个月。2016 年下半年开始至2017年,由于国外市场销售持续低迷,不少客户要求降价,但公司为了保持销售收入水平和整体的利润率水平,坚持维持现有毛利率水平不变,但迫于压力只能通过延长收款期限给客户作为补偿,在原有1-3个月的基础上 又增加至少 3-6个月时间,造成截至2017年年底超过10亿人民币的应收账款未能按时收回。

但数据显示,2013年至 2015 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12.26天、140.90天、198.52天。2016年227.20天、2017年266.33天。2015年应收账款账期已经超过6个月了,天宝食品所提及的1-3个月账期又是咋回事呢? 2015年至2017年,东方海洋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06.85天、110.29天、120.16天。

尽管回款速度不如东方海洋,但坏账准备方面的计提,天宝食品非常小气。1年以内不计提,1-2年5%,2至3年10%,3至4年100%,4至5年100%、5以上100%。而东方海洋计提比例分别为4%、8%、20%、50%、100%。

2017年年末,天宝食品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金额2169.72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1.74%。东方海洋该比例为5.60%。参考东方海洋的计提比例,天宝食品需要计提坏账准备7045.20万元,还需要补提近5000万元。考虑到天宝食品的回款速度,从谨慎性原则来考虑,补提上亿元坏账准备也不为过。

目前,天眼查显示,天宝食品涉及法律诉讼信息52条,被执行人信息40条,行政处罚信息5条。

在三季报中,天宝食品预计2018 年度净利润-1.61亿元至-9366.4万元,业绩变动原因:华家新建项目计提固定资产折旧增加;预计全年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增加;公司主营业务销售收入下降。上市不亏损的金身破了。天宝食品要在2018年洗大澡了,或许,年报披露的亏损远远超过预计亏损也不要大惊小怪。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