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年二季度以来,中国经济进入下行周期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如果政策的手脚都被束缚住,那么悲观地看,即便是2019年也未必就能见到底部,甚至到2020年GDP增速也可能进一步下行。 通胀变化略滞后于产出周期,大宗商品对经济周期更敏感,PPI在20192020年将延续下行,CPI更滞后一些,短期仍有2017年经济回升周期的滞后效应,可能在2019年二季度见到拐点之后逐步下行,届时市场对通缩和降息的预期将上升。 工业通缩风险的影响首先体现在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上。根据国家统计局11月27日发布的工业企业财务

工业通缩风险重现

Capitalweek - - “水牛”行情难待 -

房地产政策有可能适当松绑过去几年,房地产政策主要以控为主。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主要强调了租赁市场的发展和“保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这些政策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一二线城市房价得到控制,三四线城市去库存效果较好。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房地产调整政策的基调很可能发生转变。10月31日的政治局会议就没有提及房地产。

联讯证券认为,基调上可能转为强调房地产政策的灵活性和 因地制宜,适当放开合理需求,并增加供给。具体体现为,一二线城市的限购限贷适当放松,释放合理需求;三四线城市增加供给补库存,稳定整个房地产投资;对房地产企业的融资可能也会放松。

供给侧改革方面可能会强调基建补短板

过去几年,供给侧改革一般会在“三去一降一补”的框架内切换重心内容。比如2016年中央工作会议强调的是去产能、去库存,2017年会议则强调在“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