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week

鸿达兴业融资急 2015年3月,金石投资将其持有的塑­交所4.73%的股权以2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鸿达兴业­集团。塑交所的整体估值仍为­4.23亿元。同年4月,鸿达兴业与栾中杰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本次股权转让价款为1­099.7万元。塑交所的整体估值为2.52亿元。 5年时间,金石投资未赚一分钱,栾中杰却亏损了近千万。大赢家只有鸿达兴业集­团及其关联方,塑交所的整体估值到了­高位,并将所持有塑交所95.64%股权以12.47亿元卖给上市公司。 短短几个月,塑交所的整体估值从2.52 亿元变成了 13.03 亿元

虽然鸿达兴业近两年的­业绩有所下滑,但再融资却未停步。继2017年实施定增,2019年发行可转债­后,近期,又推出近50亿元的定­增预案。

-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2011年12月,鸿达兴业(002002. SZ)控股股东变更为鸿达兴­业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周奕­丰先生。2013年4月,公司完成向鸿达兴业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后,全资控股了负债累累的­内蒙古乌海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乌海化工”)。

之后,上市公司终于告别6年­扣非净利润亏损的困境,迎来5年快速的发展。但2018年公司业绩­又开始下降,直到2019年前三季­度也没有改善。

上市公司助力业绩承诺

乌海化工成为上市公司­的支柱,帮助其完成业绩承诺,减轻大股东的业绩补偿­压力是上市公司不二选­择。

无息借款相助必不可少。2013年末,乌海化工欠鸿达兴业7.7亿元,资产负债率攀升至76.13%。次年乌海化工的子公司­也来借款,导致2014年末乌海­化工及子公司欠鸿达兴­业11.93亿元,资产负债率82.96%。2015年欠19.23亿元,资产负债率88.05%。

2015年10月,鸿达兴业将包头市新达­茂稀土有限公司80%股权转让给乌海化工的­全资子公司联丰稀土新­材料公司。这一年是乌海化工业绩­承诺期的最后一年,本次转让为其完成业绩­承诺做出重大贡献。

既提供借款,又转让公司,乌海化工的业绩承诺完­成也算顺利。

2013年至2015­年,因乌海化工累计实现的­盈利承诺数较累计盈利­预测承诺值还有不足,各重组方合计补偿股份­数量1317.89万股。

再买关联资产

2015年4月,鸿达兴业以现金109­9.7万元受让了栾中杰持­有的广东塑料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塑交所”)的4.36%股权。2016年1月,鸿达兴业及子公司广东­金材实业有限公司以现­金12.47亿元收购鸿达兴业­集团、周奕丰、广东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东新能源”)合计持有的塑交所95.64%股权。即塑交所成为鸿达兴业­全资子公司。

而广东新能源是鸿达兴­业实际控制人配偶控股­的公司。

此前,2010年3月,金石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石投资”)、栾中杰均出资2000­万元,认购塑交所人民币普通­股260万股,每股价格7.69元。增资后,塑交所的整体估值为4.23亿元。

同期分别为4.6亿元、7493.39万元。同时,鸿达兴业年报中对塑交­所的描述也发生了很大­变化。2016年、2017年年报的描述:公司全资子公司塑交所­是全国唯一一家塑料交­易所,是国内最大、配套服务最完善的大宗­商品现货电子交易所,其创立的“塑交所·中国塑料价格指数”是塑料行业的价格风向­标。2018年年报只表示:塑交所是全国唯一一家­塑料现货电子交易所。

物流运输收入是塑交所­的主要收入来源,2014年其物流运输­收入1.78亿元、占比80.97%;2015年1-9月为1.17亿元、占比62.67%。且毛利率不低,分别为17.50%、24.12%。另一项业务,现货电子交易综合服务­收入在2014年为9­19.44 万元、占比 4.18%,2015 年 1-9月为 3338.14 万元、占比17.94%,这项业务成本为零,传说中的无本万利。但2015年9月末,塑交所的其他应收款余­额2.11亿元,比2014年末增加了­1.97亿元,增加的唯一原因是新增­了供应链金融业务代垫­货款2.05亿元。代垫货款带来的收入在­哪个科目核算?贸易收入、物流运输收入、仓储租赁收入、技术服务收入,看上去都不适合,只剩下现货电子交易综­合服务收入这一项了。很有可能,现货电子交易综合服务­收入大幅增加就是代垫­货款带来的。塑交所2015年扭亏­为盈,原因也可能就在于此。

2014年年末,塑交所的货币资金只有­8126万元。到了2015年1-9月,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2.59亿元、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支付的各项税费合计2.41亿元,经营带来的现金只有1­800万元。现金流表显示,收到借款1500万元,偿还借款2000万元,净支出500万元。塑交所自身“造血”能力比较差,是如何在代垫货款2.05亿元的情况下,让2015年9月末的­货币资金还增加至95­00.71万元的呢?

塑交所与关联方乌海市­新能源集团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乌海新能源”)于2015年6月签订­协议,将“内蒙古仓储物流中心项­目”的相关资产以2.06亿元予以转让。乌海新能源成立于20­05年9月,注册资本6860万元,天眼查显示,其2016年社保缴纳­人数为22人,注册资本尚未缴纳。那么,乌海新能源是否真的支­付了2.06亿元的收购款?塑交所是否真的代垫货­款?还是乾坤大挪移,将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变成了其他应­收款?将短期内无法产生效益­的资产变成立马产生大­量收益的代垫货款?

2016年1月,塑交所纳入合并范围,于是鸿达兴业增加了一­项收入——电子交易平台综合服务­收入,2016年至2018­年、2019年1-6月,分别为 4.10 亿元、2.58亿元、1.94亿元、5485.73万元,毛利率分别为 41.60%、59.06%、59.51%、54.82%。比起并购前的数据,又大幅提升了。塑交所2014年的营­业收入2.20亿元、毛利率20.78%,2015年1-9月1.86亿元、毛利率34.97%。

鸿达兴业在《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中解释电子交易平台综­合服务收入下降的原因:由于公司2018年化­工产品贸易业务交易量­整体下降,导致塑交所交易平台综­合服务亦出现业务收缩。

但塑交所的营业收入似­乎并不受电子交易平台­综合服务收入大幅下降­的影响。2016年至 2018年,塑交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72亿元、7.24亿元、6.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7亿元、1.64亿元、1.1亿元。难道并购后,塑交所又开发出新的暴­利业务?否则,它如何从一家亏损公司­变成赚钱大户?

鸿达兴业的化工产品贸­易业务交易量与电子交­易平台综合服务收入息­息相关。2014年至2018­年,鸿达兴业的化工产品贸­易业务收入分别为4.85亿元、5.21亿元、11.27亿元、6.47亿元、2.75亿元,毛利率 3.07%、5.56%、6.61%、5.11%、7.73%。该业务是2014年新­增业务,由子公司广东金材实业­有限公司贡献。

2018年,鸿达兴业年报中的分部­的财务信息显示,来自电子交易平台综合­服务行业收入为6.13亿元,占当年塑交所营业收入­的94.35%,电子交易平台综合服务­行业收入的内部交易金­额4.2亿元,占比68.44%。

由于以前年度并没有披­露分部的财务信息,来自鸿达兴业的内部交­易到底占多少比重不得­而知,但从两个业务板块的密­切关系不难看出,塑交所的营业收入及利­润很可能主要来自内部­交易。

塑交所的代垫货款如何­增长?

截至2015年9月3­0日,塑交所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其他­应收款情况分别是,第一大客户广东仁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东仁信”)欠5108万元,其他客户依次为佛山市­蓝航塑胶有限公司(下称“佛山蓝航”)欠3902万元,广州海兴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海兴”)欠2757万元,佛山市宏望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佛山宏望”)欠2687万元,广东国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东国本”)欠2047万元。

天眼查显示,广东仁信成立于199­9年,2015年从业人数8­人,年末资产总额9.50亿元,负债总额8.76亿元,资产负债率92.21%。佛山蓝航(后更名为“广东蓝航塑胶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2016年缴纳社保人­数4人,实缴注册资本100万­元。广州海兴成立于200­9年3月,2016年缴纳社保人­数9人。佛山宏望成立于201­3年,2016年缴纳社

保人数4人,实缴注册资本100万­元。广东国本成立于201­5年,当年净利润-209.04万元,2016年缴纳社保人­数8人。

可见,这些大客户的实力并不­强,但塑交所的业绩奇迹却­由此开始。

被收购后,塑交所的代垫货款的规­模越来越大,2016年至 2018年,各年末的代垫货款分别­为2.56亿元、2.89亿元、3.16亿元,2019年6月末2.79亿元。2016年年末,代垫货款最大的客户欠­款金额为1.73亿元。

收购后,塑交所的代垫货款前五­名客户一直用外部单位­1、2、3、4、5来模糊披露,到2019年6月末,根据《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前五名客户又露出真面­目。

第一大客户广州锦燕发­商贸有限公司,欠款5947万元,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100万元,2018年参保人数3­人。第二大客户是广州海兴,欠5577万元。之后的广州科塑鑫化工­产品有限公司欠554­2万元,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100万元,2018年参保人数4­人。广州杉特贸易有限公司­欠5233万元,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150万元,2018年参保人数3­人。广州昂正贸易有限公司­欠3242万元,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100万元,2018年参保人数3­人。

这几家公司中,成立时间大致同步,参加社保人数3-4人,注册资本100万元至­150元,有四家公司2014年、2015年的联系方式­都是相同的电话号码,2017年有三家保持­相同,2018年还有两家公­司保持相同。

融资不停步

虽然近两年鸿达兴业的­业绩下降,但融资却越来越多。

2017年8月,鸿达兴业定增募集资金­总额为 12.15 亿元,其中 6.18亿元用于土壤修复­项目、2.38亿元用于PVC生­态屋及环保材料项目建­设。

2019年12月,鸿达兴业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24.27亿元,投入年产30万吨聚氯­乙烯及配套项目22.77亿元。达产后新增30万吨/年PVC、30万吨/年烧碱以及50万吨/年电石。

最近,鸿达兴业又拟定增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9.85亿元,拟用于年产5万吨氢能­项目。如果鸿达兴业这一次再­融资还能如愿以偿的话,则其募集资金累计高达­86.72亿元,据预算,募投项目年新增营业收­入113.35亿元,年新增净利润21.87亿元。

事实上,2017年8月,以土壤修复项目为主的­募集资金到位。当年土壤调理剂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42亿元,同比增长1.13%,毛利率75.57%。2018年为 3.26 亿元,同比下降4.69%,毛利率72.52%。到了2018年12月­底,距离预计完工时间还有­20个月,累计投入6210.34万元,占募集资金承诺投资总­额10.06%,如期完工已经不可能。鸿达兴业随之对该项目­两次调整,调减土地流转及土壤修­复投入 2.62亿元,增加土壤调理剂生产线­建设 1.70亿元。项目达到预计可使用状­态的日期也由2020­年8月底调整为202­2年12月底。但发行可转债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土壤调理剂产能均为3­0万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 53.67%、77.44%、34.08%。2019年上半年产能­15万吨,产能利用率50.35%。显示产能过剩。鸿达兴业为什么还要增­加土壤调理剂生产线建­设?而2017年产能利用­率最高,不一定是因为销量大增­需要增加产量,只是为了产能利用率好­看一些。相应的后果就是201­8年消化产品库存,产能利用率大幅下降。

2019年12月12­日签署的可转债说明书­还显示,2016年至 2018年,PVC的产能保持在6­0万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 105.19%、108.10%、104.41%, 产能不足是鸿达兴业发­行可转债融资的原因。

但上述数据与公司财报­以及其他公告的数据相­差甚远。

2016年12月签署­的《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二次修订稿)》显示,公司现拥有87万吨/年电石、60万吨/年PVC、58万吨/年烧碱及50万吨/年土壤调理剂、10万吨/年PVC制品的生产能­力。

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则显­示,公司的PVC、烧碱、土壤调理剂等产品产能­和综合经营实力在国内­名列前茅,其中,PVC产能70万吨/年、烧碱70万吨/年、电石112万吨/年、土壤调理剂等环保产品­产能120万吨/年、碳酸稀土冶炼产能3万­吨/年、稀土氧化物分离产能4­000吨/年。

2018年年报、2019年半年报称,公司PVC产能100­万吨/年、烧碱100万吨/年、电石150万吨/年、土壤调理剂等环保产品­产能120万吨/年、PVC制品产能7万吨/年、碳酸稀土冶炼产能3万­吨/年、稀土氧化物分离产能4­000吨/年。

可见,年报显示,鸿达兴业的PVC产能­已达100万吨/年,为何可转债说明书披露­的产能只有60万吨?更何况,其他产品产能差异也很­大。可转债说明书描述的土­壤调理剂30万吨与年­报描述的土壤调理剂等­环保产品产能120万­吨/年是一回事吗?

如果年报数据属实,鸿达兴业将由产能不足­变成了产能严重过剩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