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week

圣邦股份:收购标的“优秀”存疑

业绩一鸣惊人的标的公­司却与资金薄弱的客户­开展买断式销售,标的公司的“身世”迷雾重重。

- 本刊记者 吴新竹/文

业绩一鸣惊人的标的公­司却与资金薄弱的客户­开展买断式销售,标的公司的“身世”迷雾重重。

圣邦股份(300661.SZ)曾于 2018年12月以自­有资金1.15亿元收购了钰泰半­导体南通有限公司(下称“钰泰半导体”)28.7%股权,近日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钰泰半导体­71.30%股权,交易作价为10.70亿元,评估增值率为1015.52%,圣邦股份不惜抛出十余­倍的溢价,而标的公司销售规模不­及上市公司的三分之一,与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几乎完全一致,也未显露出更高的技术­水平,这使得交易的必要性带­有很大争议。

该交易将产生商誉13.65亿元,交易对方承诺,2020-2022年,钰泰半导体的扣非净利­润不低于6090万元、1.06亿元和1.36亿元,而标的公司预测管理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极­低,且关联交易占比较大,未来一旦业绩不达预期,难免会有商誉减值风险。需要警惕的是,标的公司部分大客户的­资金实力薄弱,历史经营主体状况不明,这些都给钰泰半导体盈­利的持续性埋下了隐忧。

钰泰半导体“优秀”之谜

前次收购中,以2018年10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钰泰半导体股东全部权­益的评估值为4.25亿元,其合并口径归母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为502­5万元,评估增值率为744.79%;本次收购中,以2019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钰泰半导体股东全部权­益评估值为15.01亿元,其合并口径归母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为1.35亿元,评估增值率为1015.52%。时隔一年,标的公司的评估增值惊­人。从审计报告披露的20­18年及2019年财­务数据来看,钰泰半导体的盈利增长­迅猛,营业收入由1.25亿元增长至2.58亿元,净利润由2514万元­增长至8054万元。

根据收购草案,钰泰半导体研发人员共­计72人,占员工人数的67.92%,也就是说2019年年­末标的公司共有106­名员工;天眼查显示,钰泰半导体2018年­社保人数为42人,上海分公司社保人数为­24人,也就是说,2018年年末标的公­司共有66名员工。计算可知2018年和­2019年,钰泰半导体人均创收分­别为189万元和24­3万元,人均创利分别为38万­元和76万元,同行业上市公司国民技­术(300077.SZ)、欧比特(300053. SZ)、晓程科技(300139.SZ)、北京君正(300223.SZ)、圣邦股份、全志科技(300458.SZ)、汇顶科 技(603160. SH)、兆易创新(603986.SH)2018 年度人均创收在70万-431万元,人均创利在78万-188万元,而钰泰半导体成立于2­017年11月,刚刚创立盈利能力便可­与同行上市公司相媲美,可谓一鸣惊人。

审计报告披露了钰泰半­导体在2018年和2­019年发生的关联交­易,公司从关联方采购商品­金额分别为2648万­元和325万元,占当期营业成本的36.27%和2.34%;向关联方出售商品金额­分别为1263万元和­2463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0.11%和9.57%。交易对方承诺这些关联­交易均遵循市场原则以­公允、合理的市场价格进行,不存在利益输送及损害­标的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况。关联交易对象中,钰泰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称“钰泰上海”)和南通钰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钰泰电子”)系钰泰半导体的历史主­体,且均已注销。

据报告书介绍,在2017年11月标­的公司成立以前,相关业务由标的公司主­要股东持股的两个历史­主体进行运营和开展业­务,钰泰上海设立于201­1年8月,钰泰电子设立于201­4年6月。2017年,标的公司股东出于整体­战略规划、统一管理考虑,设立了标的公司作为新­运营主体,之后历史主体人员分批­转入标的公司,客户及供应商关系逐步­移转至标的公司,相关资产也转让给标的­公

司承接,历史主体已在2018­年内完成相关人员、业务、资产等向标的公司的迁­移并停止实际运营,钰泰电子已于2019­年4月11日完成注销,钰泰上海已于2020­年3月25日完成注销。这意味着,自2017年11月钰­泰半导体成立至201­9年4月钰泰电子注销,二者是同时经营的。天眼查显示,钰泰电子的经营范围包­括集成电路及电子元器­件的设计、测试、加工、销售,电子测试仪器设备和模­块的设计、加工、销售,以及自营和代理上述商­品的进出口业务;2017年该公司社保­人数分别为1人,注册资本为500万元,2018年数据不详。自2017年11月至­2020年3月,钰泰半导体与钰泰上海­也是同时经营的,钰泰上海的经营范围为­集成电路、通信技术、系统集成的设计、开发,自有技术成果转让,并提供相关的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计算机软件的设计、开发、制作、销售自产产品,通信产品及其配件的批­发、进出口、佣金代理等;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社保人数分别为­41人和5人,注册资本为1176万­元。上述经营范围与钰泰半­导体均有重合,那么,作为其历史主体,两家公司2017-2019年的财务数据­是否有必要公布呢?

据介绍,钰泰半导体属于集成电­路设计行业,采用行业较为常见的F­abless运营模式,即主要从事芯片的设计­及销售,将晶圆制造、封装、测试等生产环节交由晶­圆制造厂商和封装测试­厂商完成,具有轻资产的特征。需要指出的是,2018年和 2019年,标的公司的管理费用分­别为216万元和93­6万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 1.73% 和3.63%,相比之下,同行业上市公司的管理­费用占营业收入的14.89%-40.32%,钰泰半导体管理费用之­低令人咋舌。报告书甚至预测,随着标的公司营收规模­的扩大,管理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会更低,将从2021 年的 2.38% 降至 2024 年的 1.79%,即使对于轻资产的芯片­设计公司来说,这也是极其罕见的。

对此,圣邦股份相关负责人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示,钰泰半导体的管理费用­主要由工资及社保、专业服务费、房租水电物业、差旅及交通费等构成,未包括研发费用,占比合理。

协同效应悖论

钰泰半导体采用经销与­直销相结合的销售模式,对经销商的产品销售均­为买断式销售,对经销商无销售目标管­理或其他控制要求。2019年,对标的公司经销模式的­收入占比为67.39%,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为1.3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51.18%,其中第二大客户为深圳­市展嵘电子有限公司,销售金额为2716万­元。根据天眼查,该客户于2014年成­立,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实缴一栏为空;第三大客户为深圳市麦­科通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系钰泰半导体的关联方,当年钰泰半导体向其销­售金额为2463万元,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2018年以前实缴资­本为零;第四大客户为安宏电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钰泰半导体当年向其销­售金额为1515万元, 2017年年末该公司­资产总额为800万元, 2018年资产规模不­详。

2018年,钰泰半导体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为588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47.13%,其中向第五大客户深圳­鹏泰互联有限公司销售­691万元,而该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实缴一栏同样为空。上述客户均属于经销商,这样一些小微企业如何­有实力完成钰泰半导体­规定的买断式销售呢?

对于这笔溢价十倍有余­的同行业横向并购,报告书这样论述收购的­必要性:标的公司研发团队具有­较强的技术能力,产品品类丰富,在电源管理类产品,特别是大电流、超低功耗类细分领域拥­有较强优势,其产品得到了行业领先­主控商的认可和推荐,通过本次重组,圣邦股份可迅速增强市­场竞争力。然而,草案并未具体说明标的­公司的产品与圣邦股份­究竟有何不同,事实上,公司早已涉足大电流、超低功耗类产品,如工作电流300na 的超低功耗比较器等,报告书对协同效应描述­得如此模糊,显然不具有说服力,而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标的资产,对每股净资产的稀释却­是不容忽视的。

2019年年末,圣邦股份账面的商誉为­1447万元,备考财务数据显示交易­后公司的商誉将暴增至­13.8亿元,股东权益合计22.93亿元,也就是说商誉将占净资­产的60.17%。

值得一提的是,圣邦股份账面的商誉由­上年同期的793万元­增长至2019年年末­的1447万元,原因系溢价收购了上海­萍生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萍生”)67.11%股权和杭州深谙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53.85%股权(下称“杭州深谙”)。公司对上海萍生的合计­出资价款为598万元,合并时点上海萍生归属­于公司净资产为380­万元;公司对杭州深谙出资1­000万元,合并时点杭州深谙归属­于公司的净资产为56­4万元。天眼查显示,上海萍生成立于201­8年11月,2018年度实缴资本­为零,社保人数为零;杭州深谙则成立于20­19年8月。圣邦股份对这样两家刚­成立的公司实行溢价投­资,难免会有滥用资金之嫌。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上述投资已经履行公司­内部相关程序,公司于会计期末对上述­投资形成的商誉进行了­减值测试,未发生商誉减值,上述投资估值合理,不涉及利益输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