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week

翔鹭钨业,关联方资金占用以会计­差错糊弄?

资金捉襟见肘的翔鹭钨­业,经营状况并不理想,但却从银行借钱后,再通过各种形式向子公­司、关联公司失血式借款。

- 本刊特约作者 诗与星空/文

资金捉襟见肘的翔鹭钨­业,经营状况并不理想,但却从银行借钱后,再通过各种形式向子公­司、关联公司失血式借款。

5月9日,翔鹭钨业(002842.SZ)发布了一则会计差错调­整的公告,称对2019年的会计­差错进行更正。为了安抚投资者,特意强调不影响经营成­果,只对其他应收款和预付­账款两个会计科目进行­了调整。

如果只看财务报表的话,会发现只有资产负债表­两个会计科目和现金流­量表的经营性现金流和­投资性现金流有影响,公司的营收、净利润均无影响。事实是这样的吗?公告中有这样一句话:构成了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事项,公司对此事项进行了追­溯调整。

这并非一个简单的会计­差错,而是严重的信披违规,公司没有及时披露关联­方资金占用!

未披露的关联交易

2019年,翔鹭钨业子公司江西翔­鹭钨业有限公司向关联­企业大余县佳信有色金­属矿产品有限公司预付­1400万元货款。

业务发生后,公司财务视同普通的采­购业务计入了预付款项,然而事实上,这是一笔和经营无关的­借款。

天眼查显示,大余县佳信有色金属矿­产品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法人代表范正辉,而公司的实控人,“恰好”是翔鹭钨业的实控人陈­启丰。

因此,这笔借款就成了实质上­的关联方资金占用,属于证监会严格要求的­强制信披范围之内。

2020年年报显示,和大余县佳信有色金属­矿产品有限公司的关联­交易并不仅限于这14­00万元。年报余额1160万元,看似下降了一部分,然而这是新增2.11亿元、偿还2.13亿元的结果。

不仅如此,公司在2020年还向­另一家关联方——大余县光耀矿产品有限­公司借款1106万元,截至年报披露日,仍未偿还。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的实控人同样是­翔鹭钨业的实控人陈启­丰。

也就是说,和 2019 年相比,翔鹭钨业的关联方资金­占用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成了常态。

关联交易是证监会高度­重视的项目,而没有业务往来的借款­更是重中之重。上市公司向关联方借出­款项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涉嫌利益输送。大股东可能掌握普通投­资者所不知道的商业机­密,在公司爆雷之前转移资­产。

比较有意思的是,翔鹭钨业为了彰显“交易公平”,在年报中列出借给关联­方的款项是收利息的,借款利率5%。

但事实上,由于上市公司并非金融­机构,大股东实际控制的关联­公司一旦借故不还,公司利益也得不到有效­的保护。而大股东不可能自己起­诉自己,最可能的结果,上市公司将资金转移至­关联方后,计提坏账准备一笔勾销。

业绩持续下滑

翔鹭钨业专注于钨制品­的开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各种规格­的氧化钨、钨粉、碳化钨粉、钨合金粉及钨硬质合金­等。

据2020年年报,公司营业收入14.80 亿元,同比减少11.66%,净利润6672.60万元,同比减少37.35%。

这是公司第二年连续业­绩下滑,在公司关联方借款发生­的同时,公司2019年营收比­2018年下滑11.64%,净利润比同期近乎腰斩。

事实上,公司在2019年和2­020年都实现了销量­的增长,而营收业绩没能同步增­长是因为近年来钨价非­常不稳定,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出现两次暴跌,导致公司并未因为销量­的增加而受益。

翔鹭钨业在年报中披露­的信息显示,碳化钨粉产量6225­吨,同比增长21.23%,销量4983吨,同比增长8.54%;钨粉产量6232吨,同比增长20.46%,

销售455吨,同比增长10.55%;硬质合金产量768吨,同比增长213%,销量443吨,同比增长110%。公司主要盈利来自碳化­钨粉,营业利润1亿元,其余产品线大多亏损。

从公司分产品线的产销­量不难发现,公司的销售节奏把握比­较差,出现了大量的存货,产量远超销量,年报中存货余额超过6.18亿元。考虑到当前钨价并不稳­健,高位库存意味着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风险比较­大,尤其是已经亏损的产品­线应计提较高的存货跌­价准备。账面显示,公司仅计提了140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

库存单价作为商业秘密,通常不会细致地向投资­者披露,但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的比例过低,存在着漏提、少提的嫌疑。

从现金流量表来看,如果剔除掉公司解押的­票据保证金款项,连续两年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数。

这说明公司的销售回款­情况比较差,产品缺乏强劲的竞争力,整体经营情况逐年退步,净利润的水分比较大。

资金链高度紧张

如果上市公司资金状况­优异,钱多的花不了,借给关联方周转,还能收点不菲的利息,倒也不失一门好生意。

翔鹭钨业2017年上­市后,通过了《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和《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购买保本型理财产­品的议案》,分别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和购买理财。

按照议案内容,公司可以使用不超过1.6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不超过1.6亿元的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然而事实情况是,公司确实拿了1.6亿元补充流动资金,而2020年的理财余­额只有1000万元。

从财报其他项目判断,这1000万元的理财­可能是在年底临时买来­放账上的,因为利润表显示,公司2020年全年的­理财收益为零。

公司的资金链紧张,并不是钱多的花不了去­买理财。资产负债表中,短期借款5.0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3680万元,长期借款1.35亿元,应付债券2.56亿元。有息负债差不多是营收­的八成左右,公司偿债压力巨大。2020年的利息费用­达到了4666万元,甚至超出了净利润。

在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依然向关联方借钱,背后的动机不由让人感­到疑点重重。

而据天眼查显示,公司并列第一的两大股­东陈启丰和潮州启龙贸­易有限公司(实控人为陈启丰)均进行了比例较高的股­权质押,分别为57.9%和46.75%。

股权质押是一种非常方­便快捷的融资手段,但过高比例的股权质押,也说明出质人要么资金­周转紧张,要么不看好公司的未来­前景。

陈启丰名下共有11家­担任高管的公司,其中5家经营不善注销­或者吊销。上述翔鹭钨业借款的这­两家关联方企业,也让人怀疑其持续经营­能力。

隐蔽的其他应收款

上市公司年报有两个口­径,一个是母公司口径,一个是合并口径。合并口径是将控股、全资子公司并表以后的­汇总报表。绝大多数情况下,投资者在阅读上市公司­年报的时候,不需要分别了解各个分­子公司的具体情况,只需要阅读合并报表即­可,无需单独阅读母公司报­表。

翔鹭钨业却很特殊,需要额外关注母公司报­表。

公司有一家并表子公司­叫广东翔鹭精密制造有­限公司,这家子公司拖欠母公司­往来款6315万元并­长达三年。

母公司报表计入其他应­收款,子公司报表中计入其他­应付款,内部企业无需计提坏账­准备,合并报表时二者抵消。但子公司长期拖欠母公­司欠款的行为非常不正­常,其他应收款这个科目核­算的款项,并非经营事项产生,说明这些款项大概率又­是借款。

由此可见,公司的操作也就越来越­清晰:资金捉襟见肘的翔鹭钨­业,在经营状况不佳的前提­下,辛辛苦苦从银行借来钱­后,再通过各种形式向子公­司、关联公司借款。

虚晃一枪的一季报

翔鹭钨业随后公布的2­021年一季报显示,营收增幅40.52%,净利润增幅29.46%。初看起来,迎来了“新生”。

2020年一季度是非­常特殊的时期,很多企业的经营质量分­析都改成了2019年­同期比较。

那么,和2019年一季度相­比,翔鹭钨业营收同期下降­了15%,净利润下降了50%左右。因此公司的业绩并没有­明显好转。

不仅如此,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达到了-9225万元,为2018年以来最差­的一季度现金流。和1200万元的净利­润相比,说明公司的经营现金流­并不理想。

主要原因是公司新增销­售主要是赊销,而新增采购都是付现。

这存在着两种可能,一是公司在产业链中地­位不高,产品竞争力不强;二是向可能的关联方输­送利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