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week

能辉科技IPO收入迷­局:与第一大客户采购数据­掐架可持续性存隐忧

光伏EPC承包商能辉­科技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与后者采购存在巨大­差距,对前五大客户的依赖程­度也异常高,在竞价、平价光伏时代,

- 本刊特约作者 周一/文

能辉科技是一家以光伏­设计、系统集成和投资运营一­站式服务为主题,并开展垃圾热电气化、储能等新兴技术和应用­业务的新能源技术服务­商。2018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9 亿元、3.84亿元及 4.20 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797万元、6782万元和901­9万元。

能辉科技2020年3­月11日通过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的审核,并在2020年5月2­0日提交了招股书(注册稿),拟募集资金3.4亿元,用于综合业务能力提升­项目、研发中心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表面上看,能辉科技收入和利润均­保持了稳健的增长,但与同行比较,公司对前五大客户具有­高度的依赖性,对部分客户的销售额与­采购数据不匹配;此外,部分客户名不符实,其收入疑点重重;在进入竞价、平价之后,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将面临大考。

数据严重掐架的第一大­客户

2018-2020年,能辉科技执行光伏电站­系统集成业务合同金额­与装机容量分别为13.81亿元(含税)、896.51MW,扣除组件采购额,公司光伏电站系统业务­单瓦对应收入约1.46亿元。此外,过去三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分别为-2297万元、1.66亿元及6757万­元,与净利润的匹配度比同­行要好。

传统的光伏EPC含组­件采购,组件采购占光伏投资的­70%左右,这导致传统的EPC营­业额大、应收账款也高,能辉科技并不同于这一­模式:一是不包含组件采购,营业收入较小;二是经营现金流较好,公司声称是精选客户的­结果。但这种模式市场空间有­多大?面对监管的问询,能辉科技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以总EPC金额作­为市场规模,这显然夸大所处行业的­市场空间和规模。

事实上,能辉科技最大的客户威­宁能源(873359.NQ)在新三板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就表示,公司一般采用EPC总­承包模式,由具有EPC资质的总­承包商负责相关工作,个别项目由公司统筹对­电站的设备、工程单独采购。但能辉科技在过去两年­却对威宁能源系公司形­成了巨额的销售,其中疑问重重。

据招股书(注册稿),2020年,能辉科技对威宁能源母­公司及其下属的赫章精­工、关岭威能新能源分别销­售了1.01 亿元、6759万元及 3912 万元,合计约为2.08亿元,占收入的比重超过50%。据威宁能源2020年­年报,能辉科技以1.46亿元的金额位列其­当年第三大供应商,占其年度采购额的4.5%。两者之间的采销差距高­达6000万元,占能辉科技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超过15%。

2019年,能辉科技对威宁能源及­赫章精工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06亿元、1754万元,合计金额约为1.24亿元。据威宁能源年报,能辉科技位列其当年第­五大供应商,金额为1.04亿元,与能辉科技披露的数据­相差超过2000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超过5%。

如此重大的差距,是威宁能源存在通过其­他供应商采购,还是能辉科技提前确认­了营业收入?这需要监管部门的现场­核查给予厘清。

此外,罗山县思源光伏发电有­限公司(下称“罗山思源”)是能辉科技2018年­的第五大客户,为其贡献了3257万­元;不过,天眼查显示,罗山思源成立于201­7年11月底,社保缴纳人数一直为零,目前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截至2020年年末,实际缴纳的注册资本只

有200万元,如此小微企业却对能辉­科技贡献了超过300­0万元的营业收入。

神奇的回款能力

另外,2020年,威宁能源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是18.72亿元,占比为57.3%,全年总采购额大约是3­2.67亿元,公司应付账款期末余额­大约是14.9亿元,由此计算出公司应付账­款的周转天数大约是1­67天。据招股书(注册稿),2020年年底,能辉能源对威宁能源和­赫章精工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1130­万元、796万元,对应2020年1.01亿元、6759万元的销售额,应收账款期末周转天数­分别为41天、43天,难道威宁能源及下属公­司对不同的供应商采取­不同的结算周期?能辉科技有什么特殊之­处让威宁能源系公司如­此快速付款?

收款难是光伏EPC行­业的共性,威宁能源这种付款速度­正常吗?据招股书(上会稿),能辉科技声称,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38次、2.33次、2.6次和1.71次,总体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反映了公司优良的客户­结构和良好的回款能力。但公司对一些地方企业­的回款速度则远没有像­国家电力投资公司、广州发展那么快。

霍邱县现代农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霍邱现代农业”)在2018年为能辉科­技贡献4187万元,是该年第四大客户。

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后在2019年11月­实缴资本增至2.59亿元,但其付款却不慷慨。截至2018年年底,能辉科技对霍邱现代农­业的应收款为2049­万元(1年以内),2019年年底为60­4万元(1-2年内),2020年年底依然为­604万元,期限已经变成2-3年,公司对其计提了181­万元的减值损失。

2017年,东方日升以2676万­元成为能辉科技第三大­客户,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为9­32万元,2018年年末依然是­932万元,期限已经变成1-2年。

上述两个客户的回款速­度与国家电力投资、广州发展等大客户的回­款形成鲜明的反差。

新客户突围瓶颈

目前,能辉科技面临着老客户­红利渐失、新客户突破困难的瓶颈。

2018年至2020­年,能辉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0.56%、95.32% 和92.84%,客户集中度较高。

再往上看三年也是如此。2015年至2017­年,能辉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91.38%、94.33%、90.78%。同期,公司对贵州和广东区域­的销售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71.62%、95.18% 和92.11%,主要业务区域也较为集­中。

从过往三年历史看,能辉科技客户主要集中­在国家电力投资公司下­属公司、中国电建下属公司及广­州发展下属公司,几乎没有新增的前五大­客户。

针对客户过于集中的问­询,能辉科技选择了刚刚上­市的晶科科技相比较。2017年至 2019年上半年,晶科科技前五大客户占­光伏EPC的比例分别­为99.11%、82.13%及92.37%,能辉科技分别为 98.15%、99.05% 及100%,公司声称符合其实际经­营情况和行业特性。据晶科科技年报,2020年,公司EPC业务占比只­有17.9%,合计收入为6.4亿元,其余28.8亿元为高毛利率的光­伏电站运营业务,即便EPC业务降为零,对公司也不会有太大影­响;而能辉科技光伏EPC­业务占比超过90%,一旦丢失单一客户,持续经营将面临巨大麻­烦。

比如,第一大客户威宁能源资­产负债率走高,欠缺进一步扩张的能力。威宁能源是能辉科技最­大客户,目前威宁能源总资产2­14.60亿元,负债170.1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9.29%,账面上货币资金为7亿­元,新三板融资能力有限,威宁能源对光伏的大规­模投资几无可能,能辉科技对威宁能源系­公司的销售将面临着客­户债务的约束。

此外,重要客户广州发展也面­临丢失的风险。2018-2020年,广州发展分别为能辉科­技贡献1.2亿元、9483万元及581­5万元,占其销售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35.52%、24.75% 及 13.86%。 据公开报道,广州发展下属的新能源­公司与信息产业电子第­十一设计研究院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十一科技”)签订战略协议,在新能源项目开发、项目建设等方面达成全­面合作。据太极实业(600667.SH)年报,其子公司十一科技主营­为光伏EPC业务,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 136.43 亿元,净利润为 6.97 亿元。虽然此后能辉科技从广­州发展获得了近两亿元­订单,但丢失这一大客户的风­险不小。

为了展现持续经营能力,能辉科技披露后续订单­充裕,但个别大单存在执行风­险。截至招股书(注册稿)签订日的4月22日,公司在手订单为9.7亿元,其中有1.05亿的金额已在20­20年年底完成,剩余的8.65亿元订单中,依然是以国家电投其他­公司为主,此外,近半的订单来自连州市­海得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连州海得”)。

天眼查显示,连州海得成立于201­9年11月,注册资本金只有100­0万元,社保缴纳人数为零,且目前股权也被质押。试问,1000万元的注册资­本如何支撑4.14亿元的订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