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缠斗2018斯帕六小时经典车赛

当一辆1965阿尔法·罗密欧Giulia GTA在我面前优雅地漂进Campus弯冲向stevelot的时候,我知道这一定是我在斯帕见识过的最棒的汽车赛事。

Car and Driver (China) - - Auto Welt -

少一点下压力,少一点抓地力,少一点电子辅助,外加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噪音限制,还有世界上最棒的赛道,那么你就来到了斯帕六小时(经典车赛)。自从1993年以来,这项每年九月举办的经典车赛事已经成为铁杆车迷赛历上不可错过的重要行程。多达13个组别的短程冲刺赛和接近120辆赛车报名,每车由两到三名车手驾驶的六小时赛,可以满足任何挑剔的车迷。

今年第26届的斯帕六小时无论是车手还是赛车都是众星云集,从前F1车手五届斯帕24小时冠军eric van de Poele到阿斯顿·马丁厂队车手Darren Turner和wtcc世界冠军rob Huff,再到热衷漂移的车评人Chris Harris和richard Meaden都聚集在此。今年由masters Historic Racing新成立的masters Endurance Legends也第一次加入到周末的比赛时间表里,参赛车型可能是距离你记忆深处最近的勒芒老熟人,包括了拥有天籁般嗓音、搭载自然吸气V12发动机的lola Aston Martin DBR1-2 LMP1、纯手动换挡的保时捷996 RSR、法拉利550 GT1、奥迪R8 LMP1和极少公开露面的标致908X等等从1995到2012年众多的勒芒原型车和GT赛车,这些赛车在退役后一部分被

私人收藏家收入囊中,而Masters Endurance Legends则满足了一些收藏家希望再次让这些速度机器回到赛场的愿望,同时也让许多当年没能亲临勒芒现场的车迷有机会和这些传奇零距离接触。

把时间线向前推移就来到了主要由20世纪80年代F1赛车组成的FIA Masters Historic Formula One Championship,也就是F1经典车赛,这里也许没有传奇的红白麦克拉伦MP4/4,但是诸如威廉姆斯FW07C, March 721G带给你的视听震撼都是现代F1所无法超越的,极具机械感的引擎声不停调戏你的耳膜,天马行空的设计和如今外形如出一辙的时代有着天壤之别,加上原始且粗暴的操作方式,令人神往。

时间继续往前推移就是几乎被20世纪60年代末Lola T70统治的FIA Masters Historic Sports Car Championship(国际汽联经典运动车),其中除了Lola就数它的英国同胞Chevron占据大量车库空间,其中参赛车型以与Lola T70外观神似的chevron

在过去想要驾驶一辆E-TYPE或者AC Cobra赢得六小时赛还不是一项不能完成的任务,然而如今,这项赛事被福特GT40完全统治。在过去的25届比赛中,福特GT40总计12次获胜,加上今年30号GT40的夺冠,这款赛车胜率达到了惊人的50%。究其原因,今年冠军赛车30号的最快圈速为2分42秒470, B16为主。T70标志性的流线型外观令人印象对比今年WEC斯帕六小时GTE-AM组冠军深刻,令人不由得联想到后来的保时捷917,的2017款阿斯顿·马丁Vantage V8赛车在正实际上两者确有一些联系,在电影《勒芒》赛赛出的2分17秒591只相差了25秒左右,考虑里被撞毁的保时捷917正是由一辆T70底盘到福特装备的是没有现代科技的轮胎,以及伪装的道具车。20世纪60年代的记忆不仅少得多的下压力,没有电子辅助,纯手动换属于运动车,也是GT赛车的黄金年代,福特挡,车架刚性更低,和WEC职业车队相比GT40、捷豹E-TYPE、AC Cobra、法拉利250、规模极小的技师团队,这个圈速已经相当可Bizzarrini、保时捷911都诞生在这个年代。观。在Cammel大直道上这辆30号gt40最Masters Gentlemen Drivers Pre-66 GT的参高时速达到242.2公里,而现代GTE赛车在赛名单中这些名字就占据了不少席位,这个这里也最多只能达到280公里/小时左右的组别正是为1966年前生产的前置引擎GT跑极速,但在观感上GT40甚至更快,这算是时车设置的,由于福特GT40是中置引擎,所以代的倒退还是当时设计理念的超前,相信每全部17辆GT40直接参加周末的压轴赛——个人心中自有答案。在六小时的参赛名单里斯帕六小时。除了GT40这样变态的赛车以外还有不少相 对“理智”的E-type、cobra、lotus Elan、福特Falcon和福特野马,以及零星的911、mgb、TVR。对这些大多66年前产的赛车来说,完赛和不出重大事故才是主要目标。

我已经记不清来过斯帕多少次了,记忆中在这里看赛车都需要提前记好pitwalk时间,因为这几乎是整个周末唯一可以进入维修区近距离接触车手和赛车的机会。然而在这个周末的斯帕显得特别的友好,没有保安的检查,没有车队工作人员的阻挠,也没有只允许VIP进入的观众区,除了偶尔在比赛过程中保安提示不要越过维修区红线以外,任何一个普通观众都可以畅行无阻。走在围场里,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汽油味,伴随着

Masters Endurance Legends满足了一些收藏家希望再次让这些速度机器回到赛场的愿望,同时也让许多当年没能亲临勒芒现场的车迷有机会和这些传奇零距离接触。

各个年代引擎的轰鸣,随之感受到的便是大赛前的紧张气氛和车手升高的肾上腺素。

周六下午开始的六小时赛是对所有车手的挑战,除了要尽全力让赛车在赛道上保持运行以外,每次进站车手需要自己加油,还要面对和24小时耐力赛相似的考验——从白天驶入黑夜,对光线和赛道条件的适应让这一大部分由业余车手组成的比赛显得紧张刺激。从发车开始便频繁出动安全车,但幸好都没有发生重大事故,这些50岁高龄的 老爷车在比赛过程中出现一些小毛病也是可以预计到的,当安全车驶离赛道比赛重新恢复,速度更快的GT40车阵便开始迅速穿梭于慢车之中,犹如LMP1套圈GTE赛车。由于这些赛车大部分装备的都是老式规格的轮胎,并且下压力也非常有限,所以在今天连GT3赛车都可以全油门通过的EAU Rougeraidillon弯,这些高龄赛车还需要和当年一样,要求车手在过弯时需要对油门和转向做出精准地控制,这种驾驶的艺术在如今高下 压力赛车盛行的年代绝对是难得一见,除了斯帕这个最有名的弯角,诸如Les Combes和Campus这两个组合弯更凸显这一特点,许多车的进弯姿态都是似漂非漂,而出弯则伴随着尾部的躁动。

我认为享受也要适可而止,因此我并没有等到比赛结束才离开。黄昏时我走在Cammel直道旁把冠军30号福特gt40和其他众多pre66-gt赛车的身影记录在相机里,安静地期待明年9月快些到来。■

▲阿斯顿·马丁Lola DBR1-2 LMP1

▲奥迪R8 LMO1

▲ 1939 Lagorida V12 Le Mans

▲法拉利550 Gt1

▲ 1969 Lola T70 mk3b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