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一个月

Car and Driver (China) - - Editor's Letter 卷首语 月 -

很多人问我,这个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在此说声:“谢谢”,只是因为太忙所以没时间发朋友圈或在朋友圈互动。

可以负责任地说,这是我从业以来最忙的一段时间,整体来说最近3个月似乎没怎么在北京,而且最近也萌生了休息一段时间的念头。先说说最近一个月干了什么吧,4辆车5万公里,川藏、青藏、新藏还跑了个来回。粗算一下自己驾驶应该有15000公里。虽然这个月很累,几乎每天都在路上跑,但我个人还是很享受这段时间的历程,因为我去了我喜欢的西藏。

此次进藏并没有选择寻常路,所以看到了很多没办法用语言,没办法用镜头表述的美。壮观、雄伟、奇迹、叹为观止这些词叠加在一起也很难形容你看到了什么。同时,还有路边的野生动物距离你是那么近,野驴、藏 羚羊、野牦牛成群结队的出现,甚至他们根本不怕人。静静地观察他们在吃草,在嬉戏,在喝水,感觉自己到了野生动物园。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在青藏公路上偶尔遇到他们还会停车甚至掉头来寻觅它们,感觉还挺兴奋。而此次感觉完全不一样,这里是他们的家,它们本来就应该在这里出现,是我们打扰了它们。

消失,其实本应该是正常的生活,在没有网络的世界里,才会让你感觉到真实的存在。一个月去了2次珠峰,虽然时间短暂但感受略有不同。途径中国最高公路点海拔5566米,还在那个地方爬了50米的山,最终达到了5616米的高度,也算我这次进藏一个小小的收获。有人问我,你不会再去西藏了吧,而我的回答是“如果我有机会,我会再去。也许那个时候,我可能会消失得更久”。此刻似乎不方 便,我们这一个月到底干了什么,也许12月杂志会告知我们干了什么。

梦想,下一次也许可以到达6500米的海拔,甚至未来可以更高。

在结束前,我坐在办公室里笑着想起了同车好友的一句话“一个没有高反的人,很难理解有高反人的痛苦”。我想了好几天,似乎还是没有答案。只能用呵呵来回应此次历程。■

编辑总监Zhang.liwei@hearst.com.cn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