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车神

翼驰车队隶属于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成立于2007年,成员全部由在读的学生组成。在同济大学嘉定校区内,这支车队每年都会“秘密地”造一辆赛车出来,从设计到组装全部由学生们自己完成。

Car and Driver (China) - - Contents 目录 -

坐在我对面的李笑杰情绪并不是很高涨,这或许是因为马上就要卸任了,而他对今年车队的成绩并不是很满意。“第五名,已经够好的啦!”我试图安慰他。但谁都知道,2016年是车队的高光时刻,而拿过冠军的人是不会对其他结果满意的。

山东小伙儿李笑杰目前是同济大学汽车学院的研一学生,汽车工程专业本科为五年制,研究生需要再读一年半。除了“保送研究生”,更令他骄傲的是“翼驰车队队长”这个身份,因为在同济大学,这是一个很多人觊觎的角色。

翼驰车队隶属于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成立于2007年,成员全部由在读的学生组成。在同济大学嘉定校区内,这支车队每年都会“秘密地”造一辆赛车出来,从设计到组装全部由学生们自己完成。团队内部分工明确,设有底盘部、动力总成部、电控部、车身与空气动力学部、商业管理部等5个部门,共120余人,每届队长任期一年。在这一年里,队长最主要的任务是带领团队备战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Formula Student Combustion CHINA,简称FSCC)。

这是一项面对大学生的汽车设计与制造比赛,但其严格程度相比专业赛事不遑多让。各参赛车队须按照赛事规则和赛车制造标准,在一年时间内自行设计和制造出一辆在加速、制动、操控性等方面具有优异表现的小型单人座休闲赛车。比赛总分为1000分,考核项目包括4个车检项目(机械检、侧倾、噪音、制动),3个静态报告(营销报告、成本报告、设计报告),以及直线加速、8字绕环、高速避障、耐久赛、燃油效率测试等动态测试项目。

2016年,同济大学翼驰车队以938.03的高分一举夺魁,并刷新了中国赛的纪录。冠军赛车至今仍摆在同济大学汽车学院的一楼进行展示。这辆车代号TR-16,采用红黑经典配色,以单体壳、电子节气门、第三弹簧等“黑科技”进行打造。在采访中我们得知,相比于传统的钢架车身,单体壳车身能更加均匀地承受内外部荷载,并且有着更好的扭转刚度,这是许多国内外车队用来突破成绩瓶颈的关键技术,但与之对应的是更高的设计难度。由于制造车身对环境的湿度与温度都有着严苛要求,当时学院还为此特批了一间空调教室。

值得一说的是,翼驰车队成立的时间(2007年)比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创办的时间(2010年)还早了几年。车队的“背后推手”、同济大学李理光教授的初衷,是使车队像一家虚拟的制作工厂一样运作,就连商业赞助都要靠队员们自己去拉,以使汽车专业的学生积累更多实操经验。如今车队已经有了12辆赛车的设计制造经验,为中国汽车工业培养出了许许多多的人才。

负责车队财务及电控技术的赵欣宇,也是车队的“车手”(需要在比赛中驾驶车辆的人)之一,今年他驾驶车辆参加了耐久赛的环节。加入车队4年整,赵欣宇也即将卸任,虽然非常不舍,但他说:“终于有时间陪陪女朋友了。”他的眼神中带有坚定和智慧,在被问到为何会加入翼驰时他回答得特别酷:“听了车队的宣讲会,自此就‘从来没想过不加入。’”

和从小就能叫出所有汽车名字的李笑杰不同,赵欣宇是因为高二那年开始玩“GT赛车”游戏,才对“车”这种东西有了感觉。 他的高考第一志愿填了同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高考一结束就报名了另一门考试——驾驶证考试。进入大学之后,赵欣宇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泡在车队里,“车队生活是没有周末的,尤其是车手,我们每周末要么在车间里,要么就是在赛道上。”赵欣宇说,“我这么黑就是晒的。”但他同样没有耽误学习,当年可以一边打PSP一边考进名校的这位学霸,如今也可以一边玩赛车一边读书,并且还是一个长达10年的“本硕博”套餐。

对于这些95后的年轻男孩来说,学习从来不是难事,他们似乎智商受到上天眷顾,在很早的人生阶段就已经确定了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并且愿意为之持续付出努力。来自云南的宁友博即将接替李笑杰成为下一任队长,他告诉《名车志》记者,虽然很期待带领车队再创辉煌,但有的时候失败让人成长得更快:“2017年中国赛耐久赛环节,车子的电气系统出了问题,上半场(7圈)没跑完就停在路上了,当时还下着大雨,车被推下来的时候,大家都很难过,队长只说了一句话:‘我们收箱子吧。’”

在这个车队中,也有为数不多的女生身影,她们并不只是扮演“啦啦队”角色。曾经效力于车队动力总成部门的冯晔就写下过这样感性的文字:“刚开始以女生的身份在车队干发动机,的确是诸多不便。不敢随便喊累,也不敢比别人早休息,生怕被学长们觉得女生干不得发动机。第一次给我实质性的工作就是画油底壳,后来对手糊碳纤维开始痴迷。在试车场的地上蹭坏的裤子,被机油污染的鞋子,蹭上树脂的外套,都成了勋章……退队后的感想是,算是圆满地参加了到目前为止‘最赛车’的比赛,但愣神的时间莫名变多了。也许这就是如此多的人被赛车牵动的原因,没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会对下一秒永远充满期待。”

这些年轻而又鲜活的生命啊,令人生羡。在采访中他们没有说过一个“宏大词汇”,就只是单纯地喜欢制造赛车这件事。非要追究这一举动背后的伟大意义,他们也答不出来。女生冯晔的一句话其实很好地总结了这些年轻人对于机械的迷恋:就是希望以后可以在孩子面前吹一波,你爸(妈)以前造过赛车。■

▲从左至右:即将上任的新队长宁友博、现任队长李笑杰、经理赵欣宇

03

01

0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