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升温的经典车收藏

Henri Suzeau

Car and Driver (China) - - Contents - 文字 Henri Suzeau / 翻译吴波

话说百多年间,当科技的进步将汽车产业不断带向更前卫的同时,也把许多如今被视为艺术收藏品的车型扫进过“历史的垃圾桶”——被遗弃、被拆解。就以大名鼎鼎的法拉利250 GTO为例,该车型仅在1962至1964年间生产了区区36辆,即便它们几乎统治和垄断了当时近乎所有国际大型汽车赛事,但 当新的技术和更强大的对手出现时,的共同追求,通过各种品牌俱乐部或该车仍然被新款车型所取代,成绩榜地区俱乐部被汇聚在一起,并一同将单上的锋芒也很快被世人遗忘。是不时间和金钱投资在这些行走的尤物是感觉和今天的实际状况有点不一上。无论是更喜爱经历翻新后光彩照样?更让现代人难以想象的是,在上人的状态,还是更钟情妥善保养并保世纪七十年代,没人会对被时代淘汰、有部分历史痕迹的原装状态,收藏家退役的250 GTO感兴趣,昂贵的保养们都会以自己追求的方式妥善保存成本和贪婪的油耗让它们的市场价这些具有投资属性的、可行驶的历史值与“二手车”无异。即便是当时最遗产。对于一辆汽车而言,无论它的有远见的人也无法想象几十年之后,年代多么久远、价值多么高昂,它的它们竟能成为全球最昂贵的汽车,成外观多么令你如痴如醉,只有在行驶交价小数点前的一个个零把那些用时才能体现它最本质的价值与最原最高科技武装起来的现代Hypercar始的意义。它们通过来自不同时代的鄙视到尘埃里。机械技术与匠人精良的手工艺激起

2018年夏季,在美国加州圆石滩我们的兴致;用动力、速度和有别于优雅竞赛期间举办的RM苏富比拍卖当代的驾驶体验令我们跃跃欲试;又会上,一辆250 GTO以4840万美元的或以独特的轮廓、优雅的外观和流畅价格成交。而在那不久之前,一辆拥的线条让我们欲罢不能。在我眼中它有着可能是全系最佳赛事成绩单的们早已不再是简单的交通工具,而是250 GTO在两位顶级富豪藏家间以人类所能制造出的最动人玩具。8000万美元(超过5亿人民币)转手。即便是在汽车诞生的早年,通过如今,和250 GTO一样在汽车史上具阅读那时的文献和媒体报道,我们也有一定意义的经典车价值持续上升,不难发现从诞生伊始,汽车和他们的成为具备投资收益且可有效抵抗金驾驶者便迅速吸引了人们的兴趣甚至融风险的投资品。根据英国权威机构崇拜;而工程师们则凭借丰富的想象莱坊国际发布的最新“奢侈品投资指力、创新实力及勇于挑战的精神不断数”统计,经典车投资在资产和奢侈创造出比竞争对手更负责、高效、便品投资领域取得了最佳长期回报率,捷的产品。很快,在这样的背景下,人持有五年的投资回报为117%,持有十类的首场汽车赛事诞生,并迅速成为年的投资回报则高达362%,远高于同风靡全球的绅士运动。不可否认汽样作为金融避险工具的黄金、艺术品车收藏家们大多具有怀旧情结,也因及贵重首饰。此许多汽车赛事在经典车领域得到

汽车收藏的蓬勃发展除了令经了复兴:环法汽车赛、勒芒经典车赛、典车有关的市场和经济活动的收益古德伍德复兴赛、一千英里拉力赛、呈指数级增长外,也盘活了老式汽车摩纳哥老式F1大奖赛等,这类赛事在爱好者社区。来自各地,拥有不同社忠实传承、回顾、重现这些国际大型会和文化背景的汽车收藏家围绕着赛事当年风采的同时,也成为被全球对汽车共同的激情,以及对生活方式汽车爱好者关注、参与的国际性汽车

活动,而拥有共同客户群的奢侈品产业也乐于赞助这类活动,将品牌所意在表达的生活方式与这些高规格经典车赛事紧密联系起来。

近年经典车市场的持续升温也吸引了不少汽车主机厂商的关注和参与,从以旗下经典车型为契机向客户展示品牌的悠久历史与往日辉煌,到成立特殊部门为经典车主提供旗下历史车型的备件甚至翻新服务,其中名气较大的原厂经典车部门有:BMW Group Classic、ferrari Classiche、mercedes-benz Classic、Porsche Classic等。

所有这一切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看作是过去的现实延续,一段不会被人遗忘、却在不断积累的过去;一段带给我们教育与启发并充满激情的过去。正如19世纪法国大文豪巴尔扎克在其小说中写的那样:“对人来说,过去与未来像得出奇——对人讲过去,不几乎总等于对他讲未来吗?” 作为一个设计师,曾经马自达还算不上能吸引我的品牌。虽然我不是日本车的铁杆粉丝,但不得不说马自达近年来在设计上发生了很大变化。最近只要看到有马自达开过,我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甚至还回头一直追着车尾看。

我觉得这是个好兆头,大概始于几年前马自达开始有了自己独特的家族式前脸。那时候已经引进了浅V形镀铬前格栅总成,一直延伸到前灯并与之融为一体,形成了非常独特而又好看的前脸。伴随着流畅的线条和表面处理,它原本中规中矩的整体设计基因也进化得令人“惊喜欲狂”。

马自达将这种设计语言称之为“KODO——魂动”。用三个关键词来描述的话,分别是速度感、紧张感及迷人质感。设计大师Ikuo Maeda的灵感来源于凶兽伺机而猎的姿态和日本古剑道武术中的进攻准备动作。从2011年5月首次引入“Shinari(靱)”概念车开始,这个设计语言已经覆盖了马自达的全部车型系列,现在似乎已经完全成熟,达到了去年概念车型“Kai(魁)”的最高设计表现。

有趣的是,在“魂动”之前,由Laurens van den Acker开发的设计语言“流”从未真正投产过,但后来Franz van Holzhausen成为特斯拉的首席设计师后,“流”成为了特斯拉的设计语言,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也得益于他当时在马自达的工作经历。我们之前谈到过,特斯拉稍微有一点马自达的感觉。我也认为在“魂动”上仍然可以看到这两位设计师对马自达的影响。

回到马自达,我认为“魂动”的设计语言越来越符合国际审美,但还是有点偏向迎合地方口味,在亚洲和南欧市场会非常惊艳,但对于北欧人微妙的品位来说还差点味道。相信我,要找到这种平衡绝非易事。作为一个比较保守的德国人,就我个人品位而言,马自达的设计基因也许仍有点过于花哨和流畅。

明年的马自达3车型会非常接近“Ka(i魁)”设计理念,这也将会使这些车型成为同级别车中最时尚的车型之一。一如既往,会推出掀背式和四门轿车式两种车型,它们令人惊艳的外观设计一定能赚足回头率。2019年马自达3的这两款车型在设计上与之前大为不同。掀背式车型给人的感觉是车身轮廓线柔和、车尾宽大笨重,而四门轿车的外形则更加圆滑和优雅。两款车型的前格栅都更加抢眼,优雅地融入线条优美的智能前灯,令人印象深刻。内饰豪华简洁,一般在较高级车型才会采用。三幅方向盘动感十足,皮革包裹的仪表盘外形独特别致,流畅地连接到车门位置。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在街上看到这些2019款的车型。我想,明年马自达也许能够成为我最喜欢的日本车品牌!■

“魂动”改变了马自达文字 Mathis Heller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