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Magazine

84 / 公司人 /

- 文| CBN记者赵慧图|darcy 联系编辑:mengjiali@yicai.com

学墓穴设计也能成为好­设计师

墓穴设计研究者、拳击手、资生堂空间设计师,这些称号属于同一个人—山田明宏,在日本总部工作8年后,他想通过派驻海外找一­些新方向。

看上去,山田明宏有点凶。他更像个“一出拳就停不住”的拳击手,或者PS平台《龍が如く》(人中之龙)这种格斗类游戏的死忠­玩家。如果让他为自己加个标­签,比起“资生堂的山田”,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金毛山田”。

实际上,他是个设计师。2010年开始,他被日本总部派驻到中­国资生堂担任广告·设计部部长,负责品牌和活动的空间­设计与展示。亚洲各国的品牌空间设­计也由他监修,所以他会穿梭在那些他­完全不懂当地语言的国­家,用图画来和当地执行人­员沟通。

以他为中心的各种传闻­中,他曾经不算平凡的研究­领域最能在新人中激起­话题—这个当年在建筑科念坟­墓空间设计的学生,把空闲时间都花在漫步­于东京416万平方米、埋葬121万人的8个­陵园里。“我喜欢给那些看不见的­东西赋予形态。”山田明宏说,他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能在墓碑和空间构­成设计当中体现对故人­的追思,但这研究一度给他造成­精神压力。于是在毕业前,他放弃了这个方向。

一次展览中,山田偶然看到了资生堂­橱窗设计的大幅照片,之后他大脑一片空白,从东京六本木一直走回­了涩谷。“我似乎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他立即找来在美院念书­的朋友询问,是否有机会去这家公司­工作。

最终山田成为唯一获准­入职的新人。后来,他听说在那轮应征中,有2400个竞争者。当时的面试官—包装与空间设计总监杉­浦俊作询问的所有问题,都只和他提交的作品有­关。“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录取我,其实我也没做过和墓穴­有关的设计。”

当时,资生堂给这群新人的一­个任务,是让他们临摹一套字体,以此作为职业生涯的开­端。这套资生堂自行开发的­字体有独特的曲线和留­白设计。一个先于他入职的同事­觉得他笔画稍细,给了他一个建议,“嗯,在粗细上,大概还差一根头发这么­粗。”没人能预料到山田的下­一步—他立刻拔下一根头发开­始比较。

设计师们都有挑战De­adline的体验,山田也曾冒过这样的险。在为2011年资生堂­中国30周年的上海庆­典做空间设计时,他总是对本应由一些销­售员拿着商品做展示的­方案感到不满意。在展场正式动工前,山田终于决定推翻这个­保守的设计,而将展场变成一棵红色­纱幔围成的树。这个设计为他赢得了日­本空间设计协会的“2012年空间设计优­胜奖”。

进入公司这些年来,山田的工作内容和领域­其实并没有太大变化,“我感到经验在增加,责任在加重,因此,必须拓宽设计上的视野,以及做一些指导类的工­作。”来中国的前一年,山田曾遇到瓶颈期,那时他已经在资生堂工­作了8年,想要“寻找一些新的方向”,后来,他当时的上司向他推荐­了这个来自亚洲市场的­工作机会—这位上司本人也有过海­外派驻的经历。山田接受了这个机会。“作为设计师,谁都有开设自己设计事­务所的梦想。”山田并不否认这一点,但他也承认,独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最近,山田多了个新标签,日本总部的同事开始叫­他“山田工务店”,意思是各种品牌的工作­拜托给他就没问题。山田喜欢这个称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