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直播是如何沦落到贱卖自己的?

即便是首富之子,也养不起一家走错路的公司。

CBN weekly - - Cbn 商业评论/商业就是这样 - 文|王杰夫王杰夫是本刊特约记者。这个栏目已经持续6年,是《第一财经周刊》最受欢迎的栏目之一。联系他请发 Email:wjfsty@gmail.com

一周多以来,多方消息称泛娱乐直播平台“熊猫直播”正在尝试作价30亿元人民币卖身,买方可能是竞争对手斗鱼或虎牙中的一家。作为王思聪旗下的明星项目,熊猫直播一度被看作国内游戏直播市场龙头位置最有力的竞争者,然而创立未满3年,这个公司似乎已经决定换一种活法。

去年年底,市场就有传言称熊猫直播现金流紧张。今年以来,熊猫直播又被曝光员工的工资无法按时结算、大小主播频频怠工或跳槽,这些都显露出这家公司光彩外表下日渐拮据的真实处境。

2015年年末熊猫直播横空出世时,曾是一副何等不差钱的样子—大手笔从其他直播平台挖来头部主播,王思聪本人作为网红也亲自上阵,常常在直播间挥金如土打赏主播。熊猫直播在2016年年底和2017年年中相继完成两轮融资,金额共计16.5亿元人民币。同期,斗鱼几次传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虎牙还没有脱离YY的羽翼独立成长起来,这一切都让熊猫直播在短短不到一年间就进入直播市场第一梯队。

然而距上一轮融资过去一年多,熊猫直播再没有宣布过新的融资消息。直播向来是烧钱最厉害的行业之一,带宽成本和主播签约费都是高额的固定开销。也正是在这半年,虎牙、斗鱼分别获得腾讯的巨额投资,之后前者顺利在美股上市,后者也进入了IPO阶段。

相比之下,熊猫直播明显掉队了。短短两三年间,从行业新秀到作价卖身,它为什么会沦落至此?

运营不善 对于游戏直播平台来说,最重要的资产自然是平台上的大小主播,他们生产内容、聚集粉丝,为平台带来流量。熊猫直播当初的快速崛起,与它从其他平台大手笔挖来明星主播密不可分。然而在挖来主播后,熊猫直播没能完全发挥出主播们的价值,出现了诸如直 播安排规划不合理、粉丝管理不善、直播间气氛不够活跃等等问题。

更关键的是,熊猫直播在以巨额签约头部主播的同时,忽视了对腰部主播的培养,导致平台缺少造星能力,一旦挖角战争打响,平台没有造血能力,只能一味砸钱。

战略决策失误 几家直播平台中,熊猫直播在自制内容方面投入资源最多,但从结果看,这些资源质量不够突出,而且多为综艺性节目,无法起到持续引流的效果。在手中资源本就有限的情况下,自制内容抽取了本该用于建设主播生态的资源。

与本身形成良好付费模式的视频网站如腾讯视频、爱奇艺不同,直播平台的主要收入并非来自观众的订阅付费,而是广告和礼物打赏的抽成,熊猫的自制内容显然没有很好地带动两者的收入增长。

资本的转移 今年3月腾讯决定以4.6亿美元投资虎牙时,游戏直播市场的格局已经基本确定。通过收购游戏公司和内部研发,腾讯成为《绝地求生》《王者荣耀》《英雄联盟》这些直播平台上最热门的游戏的所有者,同时它也是这些游戏最顶级赛事的运营方,仅2017年英雄联盟总决赛的观看人数就接近1亿人。手握斗鱼、虎牙两大直播平台,腾讯在游戏内容输出端的战略布局已经完成,各种资源注定会向上述两家倾斜,这种局面导致熊猫直播在游戏直播市场逐渐式微。

正如熊猫直播副总裁庄明浩近期在一次公开场合所说的,“对头部的平台来讲,2018年是扭亏的最重要一年”。直播领域跑马圈地的时代已经过去,进入存量市场的竞争后,烧钱扩张的效率不断降低,此时平台自身的造血能力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一级市场已经很难再为此烧钱。

第一梯队与第二梯队的公司的差距会不断拉大,弯道超车的机会越来越少,对于掉入第二梯队的熊猫直播来说,寻求被收购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不过这个赛道内可选择的买家并不多,所以熊猫直播30亿元的出售估价很可能还会继续打折。

回想就在一年多前,熊猫直播完成B轮融资后估值一度达到50亿元人民币,然而变化来得太快,商业就是这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