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抄袭到输出

不仅硅谷公司在学习中国的产品和商业模式,中国创业公司的故事也在硅谷收获了更多的关注。

CBN weekly - - Cbn 商业评论/关键问题 - 文|李蓉慧李蓉慧,驻硅谷记者,她主要关注技术与生活方式。联系她请发 lironghui@yicai.com

这周我在旧金山参加了一个播客节目的线下聚会,参与者是播客的主办者和听众。播客叫作996,主办方是纪源资本,听众是在旧金山湾区居住的年轻人。

996,也就是中国创业公司遵循的工作时间。作为这个英文播客的名字,它显然与中国的创业公司有关。

这个节目是纪源资本投资分析师张睿在2017年年底提出的,想通过英文播客节目的方式介绍中国创业公司的故事,经过筹备,“996”在2018年年初上线。

巧合的是,在这个节目上线一周前,硅谷知名投资人、红杉资本合伙人Michael Moritz发表了一篇文章,在硅谷引起热议。Michael Moritz用许多办公室的细节和公司文化来描述中国创业者的勤奋,认为个别硅谷公司如果继续保持懒散和傲慢的态度,硅谷就将失去创新的领导者地位。在这篇文章中,Michael Moritz也提到了996这个说法。

我是996播客的听众。这个节目里,通常两位主持人与嘉宾聊天大约一小时,用英文交谈,主题关于创业故事、介绍中国的情况以及不同公司的“打法”。嘉宾大多是中国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或者高管,包括优步中国前负责人柳甄、大众点评CEO张涛、小红书创始人瞿芳、小米联合创始人林斌、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等。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GGV 996 Podcast的主持人之一)在此前接受我们采访时曾经分享过做这个节目的初衷。他说自己在2013年前后决定搬回硅谷,希望从跨境的角度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公司。当时大家关注的重点还是硅谷公司如何进入中国市场,不过童士豪觉得中国公司在本土发展和拓展海外市场的经历具有普世价值,值得美国创业者学习,他想通过内容输出的方式介绍中国,后来他找到了播客和订阅邮件这个方法。“美国公司相对对高收入用户比较有经验,但对普通用户就不是了。就像Uber在美国先做了UberBLACK, 4年后才有了UberPOOL。我在想如果有一家中国公司从UberPOOL开始,那么成长速度一定会缩短。”童士豪说,他希望在美国做投资的时候让美国公司知道,成功的项目,要懂得学习中国。

众所周知,Facebook已经在Messenger的功能上学习微信,Snapchat今年的一次重新设计,有报道称想法主要来自创始人Evan Spiegel的中国之行,启发他的还是微信。

从今年开始,也有不少其他的英文播客、媒体开始更侧重中国的报道,这些信号都说明硅谷希望更了解中国,不只是中国的阿里巴巴和腾讯,也包括中国的其他创业公司。童士豪告诉我们,996最大的收听群体来自美国,中国是第二名,纪源资本还增加了邮件订阅周报,最近他们用文章介绍的是刚刚上市的拼多多,此前则是在今年第一季度iOS全球下载量排名第一的抖音。

反过来想,这也是硅谷公司在中国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的又一个标志,也解释了从雅虎到Google中国,硅谷公司在中国有“光环”,到了Uber和Airbnb,这些公司要努力变得更像一家本土创业公司,而在中国找一位合适的负责人会比过去艰难许多—硅谷公司青睐的人既要有创业者精神,又要有与国际团队合作的精神,而在中国资本的支持下,这些符合标准的候选人自己创业获得的成就感高于做一个硅谷公司的中国负责人。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硅谷失去了竞争力。技术积累以及背后的教育体系、创投生态系统仍然是硅谷对人才最大的吸引力,也是它能成为全球创新中心的根本原因。除此之外,Google、Facebook、Uber等公司的经历—如何从成长型公司发展到成熟公司,再到不同国家之间团队的分工协作,对中国的成长型公司和正在海外拓展业务的公司而言,都是学习的范本。

最后,也和中国一直谈论的“消费升级”有关。以苹果、星巴克为代表的美国公司,在品牌建设方面的心得和经验一直是想提升品牌形象的公司学习的对象。在我们过去的采访中也能看到,大疆、一加等品牌正在改变海外用户对中国公司的看法,它们创造了“如果你不强调它是一个中国品牌,美国人会以为它们是美国公司”的印象。这样的公司还需要更多,而这也需要硅谷和中国开展更深入的沟通和了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