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新生代” 造时势,也造英雄

围绕中国市场的投资与创业一直浪潮涌动,而那些成长于本土、对未来雄心勃勃的“精品投行”,又是如何推波助澜的呢?

CBN weekly - - New New Thing/ 技术 - 文| CBN记者许冰清

2 018年3月底,光源资本合伙人兼CEO郑烜乐受邀去了趟纽约,参加哔哩哔哩(bilibili,简称“B站”)在纳斯达克的上市仪式。现场前来道贺的大牌投资人不少,他们都从这家视频网站身上获得了高额回报。但到了在敲钟台上合影的时候,B站的CEO徐睿把紧挨着公司管理层的“嘉宾C位”,留给了资本方里最年轻的郑烜乐。“能去参加敲钟仪式感觉非常好,这是B站团队对我过往工作成果的极大认可。”郑烜乐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

郑烜乐是那个将B站引上资本快车道的人。作为独家财务顾问(Financial Advisor,以下简称“FA”),光源资本曾在2015年帮助B站连续拿下了C、D两轮大额融资,引入了老虎基金、腾讯、华人文化、H Capital、正心谷资本、君联资本、海通等多个重要投资方。资金面上弹药充足的B站,由此与行业第二、第三名拉开了绝对距离,最终以超过30亿美元的估值赴美上市。

在B站的招股书封面上,你不会看到“光源资本”的名字。那上面只会写着担任此次IPO主承销商的是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和摩根大通。这些传统顶级投行的组织架构和业务方向,能满足旁观者对于金融行业的绝大部分想象—“并购之王”、IPO项目推销者、机构股票操盘手、设计复杂的衍生品与再融资体系……当然,还有高工作压力之下的高收入回报。

相比之下,华兴资本、泰合资本、光源资本、以太资本等多数成长于中国本土的“精品投行”,专精的几乎都是私募融资服务,也就是“帮创业者找钱”。

逐渐兴盛的中国互联网创业浪潮,和随之活跃起来的风险投资机构,看起来确实能够相互成就—最笃信这一趋势的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曾经花数年时间,将他的激进与善谋倾注在对这类“新经济”创业公司的追逐中。

但是考虑到零敲碎打的盈利规模和工作的琐碎程度,在包凡非常忙碌的那几年,大部分国内投行所做的生意,依然被看作“从大投行手指缝里漏下来的业务”。因此,易凯、汉能、汉理、华兴等创立时间较早的本土FA机构,一度都更热衷于在稳妥的中后期融资轮次中介入项目。“10年前国内的一级市场整体规模比现在小很多,风险投资机构也少。打法上大家也都热衷投早中期的项目,小团队或是单兵作战,对找项目的能力要求很高。那个时候整个创投市场的信息不对称是非常严重的,我们作为投资人当时出去看项目的时候,还有不少创业

者是不熟悉VC的,更不用说FA了。当时国内的FA在前期融资服务的供应上几乎是一片空白。”穆棉资本合伙人孙婷婷对《第一财经周刊》回忆。此前她曾是在挚信资本工作8年的投资人。

直到2014年,这个市场痛点突然“井喷式”地出现了一批解决方案:

有阿里巴巴产品经理背景的周子敬离开华兴资本,在传统FA模式的基础上叠加了互联网匹配和管理平台,取名为以太资本;顺着这一模式,华兴内部孵化的华兴Alpha和逐鹿X也很快追随上线;再加上Fellowplus、方创、微链等雷同思路的平台,一时间投资机构对于早中期创业项目的发掘、沟通和管理,看似只需要通过手机上的若干App即可实现。“以太模式”虽然以技术手段提升了项目与投资人之间的匹配效率问题,但另一方面, “提升供应”的需要,却又把早期投资项目和整个FA行业的准入门槛拉得更低。“早期项目不用很高的商业判断和讲故事能力,讲究的是推案子的成功率,拼的是勤奋。但对于好的FA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做头部项目的机会。与一个IPO级项目CEO接触过程中所获得的成长,要大于做10个非IPO项目。以太这种以A轮、B轮为主的模式,FA做完项目是不会有成长的。”一位曾在以太资 本负责早期项目的财务顾问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彼时的郑烜乐,也正处在一个“平台期”。

在经历了四大、外企和国企上市公司的几份财务和咨询工作后,他来到老牌投资服务机构清科集团,成为负责FA业务的副总裁。3年后,他经手的项目融资总规模在当时清科的FA业务部门内部占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比例”。

这些项目中,最出乎郑烜乐意料的,是当时已从GIF社区转型为短视频工具+社区、正要启动B轮融资的快手。郑烜乐当时的判断是,尽管这是清科历史上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项目,完成转型后的快手面对的会是一个“大蓝海”,于是他去北京见了快手创始人、CEO宿华,两个人聊了很久,最终郑烜乐代表清科很强势地拿下了这一单。宿华完全没想到,这位FA光是产品就能聊两个半小时,并且送给快手一个非常漂亮的估值故事。“清科是一个多元的大平台,但我想专注在FA业务上。头部的创业者更有机会成为英雄,而每个人成为英雄都有不同的方法。我的方法是要帮助企业家去成为英雄,帮助他们去改变世界,在这个过程中我才能成为英雄。”郑烜乐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B站、快手、APUS、快看漫画、哈罗单车、每日优鲜便利购……在2014年9月成立的光源资本专注于这类头部项目的融资后,郑烜乐很快就将此前模模糊糊的行业思考,转化成了一套用于以FA身份帮助创业公司搭建外脑的方法论:

第一步,从透彻的行业研究出发,找到行业的关键成功要素;第二步,利用买方视角,和突破性、创新性的思考方式,结合公司现状帮助其描绘出未来的想象空间,以及投资人的投资逻辑;最后,利用行业分析、公司格局和极强的交易执行能力,快速拿下大额融资,拉开项目与其他竞争者的差距,从而锁定优势。“很多人觉得,FA无非是在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组个局、攒个局,投行的价值在其中

>> 2015年,孙婷婷(右)与她在挚信资本时的同事Stefanie (左)一起创立FA机构穆棉资本。

光源资本合伙人郑烜乐认为,FA要替企业家去思考公司的想象空间,并最终帮助企业打破行业竞争格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