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的小孩来个财商课怎么样

结果很可能是,他没有像你一样错过财商教育,但除了照样穷,还失去了部分快乐。

CBN weekly - - /理财专栏 - 文|崔鹏 崔鹏是一个价值投资者。联系他可发邮件

最近参加了一个关于理财的专题讨论,其中一个是关于所谓儿童财商教育的。

据说一些受众把儿童的财商问题看得很重要。这种想法似乎有点流行—如果我在20年前受过比较好的财商教育,那么现在就不会这么穷了。不过这是人们“受穷”的真正原因吗?

依我看可不见得。首先我们可以用一下逆推法,看看那些已经不受穷的人是不是比别人更早接受过某种财商教育。

最有说服力的有钱人黄页大概就是《福布斯》财富榜全球前100名,当然还有中国内地的什么此类排行榜10 0 0名—虽然各种排名繁多,但也就是那么几个人的名次稍微调换一下。翻看这些人的传记或者百度百科上的人物介绍,几乎没有人强调说,自已在小时候受过财商培训所以后来比别人更容易致富的。反而,无论马云还是马化腾,沃伦·巴菲特还是比尔·盖茨,偏执是他们性格中比较明显的一部分,而偏执大概又和所谓的财商教育中的理念是冲突的。这就像传说某种方法可以延年益寿,但是真的长寿者几乎没有用过它的。这种逆验证多少有点令财商教育的推崇者灰心。

再类比地想一下问题,很多人说自己没受过财商教育是因为在十几年前还没有财商这个概念。从另一个角度看智商这个概念或者情商这个概念早 就有了吧。那么有没有人在十几年前受过智商教育,而现在在智商上相比没受过智商教育的人占有很大的优势呢?这方面的例子我是没听说过。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说也有,智商教育其实就是接受普通的正规教育,普通教育中的胜出者就是智商优势者。

做个比喻,普通教育就像在超市买的半成品菜,配料其实已经把所有味道的可能性搭配进去了,根本不需要再往里加更多的盐或者其他什么,起码那样做不会让菜的味道更好。如果你一定要增加更多的财商教育,那很可能是多余的。

当然,关于财商教育最重要的是,财商到底是什么?我猜大概可以解释成人们可以使财务生活更加健康和高效的能力。这种健康的财务生活几乎都是以尽可能增加财富收入为基础的,在儿童还没有收入能力的前提下,财商应该从何讲起呢?而且我也怀疑,增加自己的收入对未成年人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事。也许他们兼职打工会获得一些收入,而且相对同龄人会有财务收入上的优势。但是这种优势又很快被大家今后“真正”的工作收入所摧毁。

我接触过一些做财商教育的培训公司。它们会笨拙地把那些令人难以理解的财务名词生硬地用儿童熟悉的某种东西作类比,希望小孩对那些枯燥的东西产生金什么兴趣。而实际上,那些类比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有很多希望把财经或者投资解释得通俗一点的内容提供者都有这种通病,他们为了把难以理解的东西说得容易一些,宁愿做错误的解释—小孩把时间白白花在听那些不着边的所谓“教育”上,还不如带他们去玩一天电子游戏然后再去必胜客吃一顿比萨大餐(这样可能不够健康,但起码孩子会感谢你)。

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并非你给他灌输什么就会得到想要的结果,特别是对儿童教育这种问题。普林斯顿大学的艾伦·克鲁格教授曾经对过早给儿童做所谓的财商教育做过调查。那些教育的成果对被教育者财富的影响并不直接,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些被教育的小孩童年幸福感减弱了。比如吃巧克力时,他们并不感到那么兴奋了。

所以,关于儿童财商教育,我劝你不要那么理想化地对你的小孩进行尝试。结果很可能是,他没有像你一样错过财商教育,但除了照样穷,还失去了部分快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