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们应该关注非洲的年轻人?

非洲将成为人口增速最快、人口结构最年轻的地区,投资和帮助非洲的年轻人就是在投资未来。在减贫方面取得显著成就的中国,正在向非洲输出自己的经验。

CBN weekly - - 商业评论 /报告 - 文| CBN特约记者李蓉慧美术编辑|蒋亦哲

1989年,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以下简称赫尔曼)启程前往乌干达癌症研究所担任访问教员,开展艾滋病和癌症方面的研究。在乌干达工作的两年间她亲眼目睹每天生活费用不足1.9美元的人是如何生活的—1.9美元,这是世界银行划分的极端贫困标准。和很多人一样,她希望为这些人提供帮助。

这不仅是个人的愿望。实际上,非洲的贫困问题已是全球性问题,从目前已有的预测数据来看,未来的挑战比当下更严峻。

非洲是目前全球人口增速最快、人口结构最年轻的地区。盖茨基金会2 018年的《目标守卫者》报告指出, 2050年非洲人口数量将在现有的12.5亿基础上至少增加一倍,突破25亿大关。《纽约时报》在一份关于非洲农业发展困境的报道中指出,到21世纪末,非洲大陆的人口将达到40亿。联合国预计,21世纪末全球人口将达到112亿。也就是说,届时非洲大陆人口将接近全球人口总量的1/3。

非洲也是全球人口结构最年轻的地区。《目标守卫者》报告指出,“接近60%的非洲人口年龄都在25岁以下。相比之下,欧洲2 5岁以下的人口仅占27%。非洲人口的年龄中位数是18岁,而北美和日本分别是35岁和47岁。”

非洲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地区。极端贫困越来越集中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甚至到2050年,预计86%的极端贫困人口都将居住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全球40%以上的极端贫困人口将集中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尼日利亚的部分地区。

如果迅速增加的年轻人能在教育与健康方面获得帮助和投资,他们可以改善生活,促进经济发展,这是过去几十年里的一代人能够取得进展的原因。但如果贫困国家的年轻人无法获得改善生活的机会,随之而来的问题可能就是安全、政治动荡和大规模移民。

现实是—根据盖茨基金会2018年9月发布的《目标守卫者》报告,非洲的减贫问题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但目前仍然面临多方面的挑战。“究其原因,全球最贫困地区的人口增长速度超过其他任何地区;越来越多的新生儿出生在健康水平最落后、成长环境最艰苦的地区。”在一些极端贫困地区,造成贫困的原因也有其特殊性。包括暴力、政治不稳定、性别不平等、严重的气候变化以及其他根深蒂固的因素。此外,儿童死亡率高和普遍的营养不良等因素也导致了这些国家的贫困。

因此,应该尽快开始对非洲年轻

人的教育和健康进行投资。从乌干达返回美国,在医疗公司参与过产品研发、做过大学校长,如今担任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的赫尔曼指出,过去20年里,全球超过10亿人口脱离了贫困,其中有超过7.5亿人来自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国家在减贫方面的系统性投入以及取得的成就让人们有理由乐观地看待未来,相信通过学习这些减贫的经验可以帮助非洲国家实现减贫目标。

就人口增长问题,全球发展中心访问学者阿历克斯·伊赛提出,人口增长问题涉及人权问题,颇具争议性。考虑到非洲的未来,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可以看出,按照目前非洲的人口增速,对非洲的健康和医疗投入要在现有基础上翻两番,目前的投资水平已经严重不足。反之,如果人口增速放缓,更多的资源可以投入到每一个非洲人的健康和教育需求上,让他们有机会过上更好的生活。

减缓人口增长,有效的方法是在非洲推行自主计划生育,赋权于女性,让女性可以自主选择生育孩子的数量、 时间和对象。

要做到这一点,教育是改变的核心。女性接受教育后,参加工作、获得更高收入、推迟结婚生子年龄、减少生育孩子的数量并加大对孩子投资的可能性就更高。她的子女也更有可能遵循类似的成长轨迹。

通过教育可以改变女性对生育的观念,以期望生育率和首次生育时间为例,目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女性平均生育数量比她们的生育意愿多0.7个孩子,如果这个数字能在未来5年下降为0,那么到2100年,非洲人口将下降30%。目前在半数非洲国家内,女性首次生育的平均年龄为20岁或者更低,如果每位女性都在15岁开始生育,那么60年里就会有4代人出生。但如果每位女性从20岁开始生育,那么60年里将有3代人出生。即便这些女性每一代的生育数量不变,从20岁开始生育也能帮助人口总数减少1/4。

在健康方面,赫尔曼指出,腹泻、疟疾和肺炎是目前非洲最紧迫需要防治的三大疾病。世界卫生组织2017年公 布的数据显示,非洲地区约占全世界疟疾病例和死亡总数的90%,在坦桑尼亚,每年有6万至8万人因患疟疾死亡。

中国在疾病控制、特别是疟疾防控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根据公开信息,新中国成立时约有3000万疟疾感染病例,1972年中国药学家屠呦呦提取名为青蒿素的治疗疟疾药物(并于2 015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2010年中国正式启动消除疟疾的行动计划,到2015年全国本地感染疟疾病例数为40例,2017年实现本土疟疾零病例。目前,中国正在通过一些疟疾防控项目,在非洲个别国家和地区—例如坦桑尼亚—进行试点防控,帮助当地降低疟疾负担。

除了疟疾、腹泻和肺炎,非洲个别国家也面临着其他疾病的困扰。例如津巴布韦仍在面临年轻一代进入艾滋病高危年龄段的挑战。虽然津巴布韦已经在抗击艾滋病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1997年津巴布韦艾滋病疫情正值高峰期,约有1/4的成年人感染艾滋病毒,在政府和国际捐助方的支持下,2010年津巴布韦艾滋病毒新发感染人数减少49%,艾滋病导致的死亡人数下降45%。但目前新的挑战在于, 61%的津巴布韦人口不到25岁,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人口将进入感染高危年龄段。年轻人口激增为经济发展带来希望,但前提是这些年轻人身体健康、接受过教育并积极参与经济活动,如果当下的问题得不到解决,那么经济增长就不可能实现。

关于本报告《目标守卫者》报告是盖茨基金会根据联合国在2015年通过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通过关注其中的18个关键指标,每年发布一次,主旨在于“正视一个亟待解决又被忽视的挑战,并找到应对这一挑战的有效策略”。2018年,《目标守卫者》报告重点关注非洲大陆的贫困问题和年轻人口增长带来的挑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