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问 /

CBN weekly - - Content/ 目录 -

郭帆:错了,要知道如何改回来 96

之前中国导演拍科幻电影的情况很少有,你觉得为什么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开始出现中国的科幻电影?我想,这里面还是有规律可循的。科幻有一个特别大的客观背景是你的国家得发展到一定程度,只有足够强大的时候你才有可能去做科幻。

你如何看待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横行”?我们从业人员心里应该有很强的危机感。好莱坞的学习速度特别快,它有两种学习途径,一种是直接挖懂行的创作人员合作,简单有效。另一种是他们学会了自己来拍,他们只需要知道如何拍中国人喜欢的电影就行了。就像当年香港的武行团队到了美国,没过多少年我们的这些大片就要反过来找美国人做动作指导了。这种学习能力是很让人感慨的,所以,看到它的“横行”一点都不意外。

在拍摄过程当中,你与制片人讨论最多的是什么?讨论最多的还是质量把控和如何有效管理吧,特别是科幻片,拍摄过程中的核心不是创作而是管理,拍摄的过程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是施工的过程,没有管理,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切都实现不了。 你是如何看待商业电影的?我不是特别理想化的人,不会轻易陷在里头。比如片子剪完之后,我也会第一时间去试片,组织几百个普通观众去看,然后做调研报告辅助修改。这些看起来的确是比较琐碎的事,但务实说的也就是这样一种态度吧。如果你仅仅是想完成个人表达,那不如写书、画图、做雕塑或者拍艺术片,那样更直接也更彻底。但是工业片从来都是集体的行为,导演的个人表达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讲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工业电影跟做产品很像,我们要考虑到产品的属性、包装、卖相、功能等等。

对你影响最深刻的电影是什么?对我影响大的就是《终极者2》,它让我直接产生了做导演拍科幻片的梦想。另外一部是老片子了,当时影响力也很大,传播很广很深,就是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 姬》,这两个片子都属于“太有魅力”的类型,简直过目难忘。

《同桌的你》是你目前票房成绩最好的电影,你会介意别人评价这是一个命题作文吗?《同桌的你》也不完全是命题作文,最大的创作在于我把我的青春和爱情放在里面了。有人说桥段狗血,但我说里面所有的故事都是真实的,我们当时找了上百个真实的故事把它们拼在一起。

刘慈欣的小说并不容易改编,你怎么看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承受的压力?在《流浪地球》里有一句话是说《流浪地球》的意义是什么,不是说我们到2500年之后那个新家园活下来,而是我们有没有勇气迈出离开太阳系的第一步。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工作的意义。因为2500年后能不能活下来谁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没有我们的第一步,

肯定活不下来。

你是怎么看待中国与好莱坞之间的差距的?我觉得中国的设计在某种程度上是不输给海外的艺术家的,只是我们在把设计变成一个实物的过程中缺乏经验,我们老说自己是制造大国,但是制造大国其实只负责生产而已,中间这个设计流程缺位,如何从一个小的想法转变为一个具体的实物,这种变通能力还有很大的差距。

最近对你比较有启发的观点是什么?比较有启发的是这一句:“犯了很多错,我才知道下一次怎么不去犯这些错。”尤其是拍科幻电影时,你会很快发现其实大家都没有经验,都不知道怎么去下手,我们的概念设计师在《三体》的剧组工作过,他错了很多,但他知道怎么去改回来。

做科幻电影最难突破的一点是什么?最大的难题不是技术和成本,这些都可以完善和寻求突破。真正的难题出在语境和美学上。如果说我们跟人去拼特效是必死无疑,那么就一定要找到中国人能理解的方式和中国人喜欢的故事。

郭帆:中国内地导演。2011年自编自导的电影处女作《李献计历险记》上映,并于次年荣获第16届韩国富川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2014年执导的第二部导演作品《同桌的你》上映。第三部导演作品《流浪地球》将于2019年春节上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